txt電子書下載網 > 玄幻小說 > 荒島開局怒甩扶弟魔女友 > 第二十八章:高媚出馬
    “是嗎?”

    不會上人家的當,當時看人家的時候,可是眼睛都看直了。

    鬼才相信他的話。

    “你說我要真那個女的發生點什么,能這么快來找你?你那么冰雪聰明的,怎么到了這種事情上就那么糊涂。”

    “你說什么?”

    “沒、沒什么。你看,事情我也跟你解釋清楚了,咱能不能不生氣了。咱的東西可還都在外面晾著呢,要是被那個高媚給順手牽羊……”

    向東的話還沒說完,林聽雪就驚叫著往回跑,“你說你也是的,我走了你也走了,那物資什么的可都在山洞里呢,要是被那個女人給偷走了怎么辦。”

    向東微微一愣,連忙跟了上去,“不會的,孫姚斌現在還沒跟咱們徹底撕破臉皮,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讓人偷咱們的東西。”

    “人家真偷了你還能給扣出來不行?別廢話了,趕緊走。”

    二人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山洞,東西倒是都還在,但那個高媚也還在。

    看見那女人林聽雪就來氣,妖里妖氣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

    她一巴掌別過向東的腦袋,不許向東看高媚,更不許他們說話。

    然后,自己徑直來到高媚跟前,“你怎么還在這?”

    “我跟東東的悄悄話還沒說完呢,暫時還不能走。”

    “東東?呵呵,你跟向東很熟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之前應該都是不認識的吧?管他叫的那么親熱,怕是別有目的吧。”

    “我不管你什么目的,都給我趁早打消你的念頭。只要有我在,你就別想欺負向東。”

    “我哪敢欺負他啊,林大總裁,你可真是冤枉死我了。我是真來跟東東說正經事的,事關兩個團隊的事情。”

    向東在一旁靜靜地聽著,不由得冷笑兩聲。

    這個高媚,還是不肯死心,說是來談正經事的,其實就是想用美人計來俘獲向東。

    向東奈何不了她,自有林聽雪對付她。

    這種女人還是少來往的好。

    當下,向東逃也似的進了山洞,讓林聽雪去對付那個高媚。

    林聽雪雖是林氏集團的總裁,但其畢竟是子承父業,沒什么經驗,跟高媚這樣的職場老狐貍周旋,怎么可能周旋得過人家。

    二人你來我去的,林聽雪都不知道怎么就被這個高媚給算計了,等著反應過來,卻發現高媚已然一扭一扭著走向山洞了。

    “你給我站住!”

    反應過來的林聽雪沖著高媚怒吼,卻只見高媚沖著她拋了個眉眼,笑嘻嘻地說,“林總真是可愛。”

    說完,轉身進了山洞。

    林聽雪緊跟著追了進來,只見高媚正一扭一扭著走向向東。

    她再次大喊,“我讓你站住,你沒聽見嗎?”

    高媚就是裝沒聽見,徑直來到向東跟前。

    向東也是萬萬沒想到,這個高媚竟然能從林聽雪手底下殺進來,也真是厲害了。

    更沒想到的是,林聽雪被對方氣了個半死,而這個女人呢,卻始終跟個沒事人一樣,還在不斷地沖自己放電。

    而她接下來的一番話,才是真正讓向東驚愕了好一會的,“孫姚斌一直將你視為眼中釘肉中刺,你難道不需要個人幫你在那邊盯梢嗎?”

    言外之意就是,她是來毛遂自薦,幫著向東做事來的。

    這女人兜兜轉轉了這么一大圈,終于把話題扯到正事上來了,向東倒是對她的話很感興趣,想聽聽她接下來會怎么說。

    高媚卻是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瞟了一下追過來的林聽雪,故意說,“想談的話,就先請林總出去。”

    向東雖不知道這女人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卻還是照著高媚的話對林聽雪說,“聽雪,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你先去外面看看咱們的野山菌吧。”

    “我不去。”向東這是擺明了要支走林聽雪,林聽雪不想走,她就是不放心向東跟這個女人在一起。

    向東哄勸道,“乖,聽話,先出去。”

    “我……”林聽雪委屈至極,向東卻是不理解她。

    她傷心了,孤零零地從山洞里走了出來。

    向東卻是沒發現林聽雪的異常,在林聽雪走后,和高媚說起那件事來。

    “你不是孫姚斌隊伍的人嗎,怎么想著為我做事?”

    “孫姚斌是我們部門的人,當初游輪出事,他率先表現出的先見之明獲得了不少人的支持和擁護,大家愿意跟著他,那是看他有點本事。誰知道他除了有點算計人的本事之外,也沒什么貨真價實的能力。”

    “更重要的是,孫姚斌那人城府很深,心術不正,而且還領導架子十足。我早就不想跟著他了,這不是跟你又不太熟嘛,一直也沒機會跟你拉近關系。宋家人被趕走后,孫姚斌一時想不出辦法來,我就毛遂自薦來了。”

    “他們以為我是來睡服你的,其實我真正的目的,是來跟你談條件的。”

    “睡服”從她嘴里說出來,跟說吃飯喝水一樣簡單,一點不好意思的感覺也沒有。

    反倒是向東,第一次見一個女人這么開放這么嫵媚,臉頰上不由得飛起兩片紅暈。

    說完正經事的高媚又恢復那副妖精樣,一只手搭在向東的肩膀上,用指甲扣向東的臉頰,“你的才能和本事在各方面都蓋住了孫姚斌的光芒,他可是看你不順眼好久了,私底下沒少想法子針對你。”

    “你就算再有本事再厲害,也頂不住那么多人一起針對你。跟我合作吧,我可以給你當內應,那邊但凡有點風吹草動,我都可以跟你匯報。我的要求不高,假如那一天我被孫姚斌那些人發現了,你愿意讓我跟著你們就行。”

    “這買賣怎么算都是你在賺,小東東,不要猶豫了,答應我吧。”

    向東別開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不好意思地向旁邊挪了挪,“誰知道你說的話是真是假,就像你說的,我們又不熟,我憑什么相信你。”

    “多聊聊,不就熟了嘛。”高媚嫵媚一笑,身子緊跟著湊了過來。

    那扭動的水蛇腰,高聳的胸口,無不刺激著向東的神經。

    向東不敢多看,大腦已然有點懵了。

    “你……你說話就說話,別扭來鈕去的。”

    “我喜歡這樣說話,控制不住,要不,你幫幫我?”

    說著,柔若無骨的手在向東肩膀上一陣游走。

    這女人撫摸人的手法也是跟一般人不一樣,癢癢的酥酥的,像是在抓撓男人的心肝,向東實在經受不住這樣的挑逗,下意識站了起來,“你要好好聊咱們就繼續往下聊,你若不想好好聊,現在就走吧。”

    “嗯,好好聊,那你坐下來,咱們繼續。”高媚卻跟個沒事人一樣,輕輕拍了拍身邊的石塊,示意向東坐過來。

    向東瞥了一眼,沒坐過去,而是轉身走向高媚對面坐了下來。

    那女人實在太妖精了,他怕再跟高媚挨著坐下去,遲早被那女人給吃了。

    “說正經的,你得拿出點貨真價實的東西來才能讓我相信你,否則,這事就免談。”

    高媚這女人說妖媚的時候就妖媚,說收斂的時候,也能分分鐘收斂。

    怎一個收放自如了得。

    只見她從懷里拿出一部手機,純白色的,在屏幕上點了幾下,然后將手機屏幕對著向東的方向。

    這是一段視頻,看角度,應該是偷拍的。

    畫面里,只有孫姚斌、張超、錢軍和馬力幾個人。

    張超說,“孫哥,姓向的這幾天可是出盡了風頭,我就怕再這樣下去,咱們團隊的人會人心不齊。”

    錢軍跟著附和,“是啊,眼看著姓向的整天吃香的喝辣的,那些娘們不動心才怪。我可是暗中偷聽到好幾次了,好幾個女的都在暗中商量著要去投奔姓向的。”

    “她們敢?誰要敢做對不起咱們團隊的事,我馬力第一個不饒她。”

    “你能攔住他們的人,你能攔住他們的心嗎?”

    “攔不住也要攔,當初說要跟著孫哥的是她們,現在看孫哥虎落平陽了要走的也是她們,什么好事都讓她們給占了,天底下哪有這么好的事情。”

    “你就會說這樣的話,那她們真要走,你還能跟她們動粗不成……”

    三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差點爭吵起來。

    孫姚斌伸手打斷眾人的話,“姓向的除了會點生存技能和一點蠻力之外,還會什么?他一個鄉野莽夫,根本不懂得怎么經營管理,更不懂得怎樣管理人員。”

    “那些人目光短淺,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根本看不到跟著一個不善管理的人的后果會是什么樣子。她們愚蠢,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們犯蠢。”

    “安排宋家人去偷學向東的本事,等咱們把那些生存技能全部掌握了,他姓向的也就沒什么可牛逼的了。”

    “到時候,咱們新賬舊賬一起算,一次性讓他還回來。”

    張超補充說,“還有李威的死,也得讓那混蛋償還。”

    視頻到這里結束了。

    高媚將手機關機,裝進口袋,媚笑著看著向東,“這個,夠不夠誠意啊。”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