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一百零三章 請客吃飯做兄弟
    此后又補上了些鏡頭,夜戲大概在凌晨四點結束,即便江紋越拍越精神,劇組其他人的狀態也由不得他胡來了,江紋粗略掃了一眼,宣布隊伍解散。

    隨后抱著自己對象往房車走,兩個人卿卿我我旁無若人,進去拉上燈,誰都知道他倆要做什么了——老江和發哥一樣,在梅家大院這邊留了豪車方便辦事,不過老江相對低調,他是一輛自己改裝的江淮。改了懸掛,改了沙發。不打開門,外表平平無奇。

    論到車,常年癱著的葛大爺最具反差,他喜歡超跑,喜歡哈雷。與老友相會,葛大爺常騎摩托車飚京城內環,上過頭條,這算是出了名的。

    豪車是明星第二臉面,好像無論是幾線,都有幾分講究。

    ——不過這都和拿剛脫貧的白珂無關了,他拍完這場戲精疲力竭,轉身上了二樓,沉沉睡了一覺。

    接下來連著三,主要都是三位大佬的對手戲,趁著發哥仍有檔期,江紋的安排密不透風,白珂偶爾也進去亮個相,但不知道他的鏡頭能不能保存下來。

    主攝是趙飛,但凡輪到這位,配角群戲中,基本上都會把鏡頭往白珂身上引,開始白珂還要道謝,琢磨怎么禮尚往來,后來發現趙飛是真不吃這一套,悶頭悶腦,隨即作罷。

    趙飛是個不錯的攝影師,這種人導演會喜歡,他也是。

    在這種無言默契下,趙飛的拍攝中,白珂的狀態總會更加好一點,他知道趙飛能抓住他的細節,不讓他的心思白白作廢,于是使出渾身解數,反過來便壓制了其他配角的戲份,劇里面三大配角,江武尚且還好,他演的是個武人,角色定位和白珂南轅北轍,胡敏就慘了,他的狡黠,精明,市儈,白珂表現的比他更好,更自然,襯得胡敏的表演寡淡,這在劇里面很危險,江紋雖然都是一樣的開工資,胡敏可能還高一點,但胡敏很可能被剪的一刀不剩,拿高薪,干白工。

    江紋看得出趙飛和他的默契,但聽之任之,想來無論拍多少鏡頭,留不留,都在江紋心底里。

    時間轉到來粵省的第二周,極晴朗,翻滾白云如蒸籠里面的熱氣,浮在了頂上,剛過去的這一周,南中國海的臺風“梅花”未能登陸上岸,摩擦摩擦不得其門,只好拐彎去了菲國,一心種香蕉的菲國人民真心蒙了,但臺風不是含糊的,這次輕而易舉完成全壘打,于是菲國爆發洪澇,新聞上了粵省當地電臺,主持人播報的時候,腔調拿捏極富喜意,聽得出來一種“舒服了”的感受。

    當然粵省也不是毫無影響,起碼市面上的香蕉漲了三毛,以及每下午,都得下十分鐘暴雨,劇組全部停工,大伙兒無論身份高低,一齊聚在攝影棚子里面,暢所欲言,等放晴了再磨磨蹭蹭出來。白珂不知道總是陰雨的倫敦是什么樣,但羊城這個地方,讓他多多少少不太適應。

    就像是現在。

    江紋看了看,一聲令下,“收工休息。”

    “喔喔喔喔~~~”眾人歡呼著把器材搬進來,搬不走的,就拿防雨布蓋上,攝影師趙飛比較寶貝自己的攝像機,連帶著支架強行提著往攝影棚走,他走到一半的時候,那暴雨就下起來了,頭發瞬間貼在臉上,搞得他很狼狽。

    白珂往身邊看,葛大爺依舊是癱在椅子上,實力詮釋生無可戀,江紋在和對象周蕓談情。這倆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樣的自然打啵。

    周蕓:“親我。”

    江紋吧唧一聲啃上去。

    反正沒人管趙飛了。

    想到自己今沒戲,淋濕了也無妨,白珂沖出去幫趙飛拿支架。

    趙飛艱難睜眼,認出是他,先把攝影機盡可能壓在身下,佝僂著身子,才和白珂一起回來,兩個人都濕了。

    趙飛道,“謝了。”抹了一把雨水。

    “沒事。”

    江紋支人給他倆各拿了一塊毛巾過來。等兩個人擦干凈,夸道:“都是好漢子!硬!”

    葛大爺“垂死病中驚坐起”,比出他給今麥郎方便面拍的那個一模一樣的大拇指和一模一樣的笑。

    發哥不在,又曠工去了,他在的話,一聲聲“靚仔”少不了。

    目所及處,皆是笑容洋溢。做一件好事,讓下人知道,是聰明人的基本操作。

    白珂感到自己好感度+10。

    唯獨只有胡敏的表情很不爽。這他就沒辦法了,干演員這一行,不得罪人不能成事,進劇組就像是進一個公司,大家都是來上進做大內總管的,不可能和每一個同事合得來,除非你是大股東加董事長,在公司里一手遮。

    為什么,因為沒有同事。那大家就可以做兄弟,講福分了。

    就像是江紋。

    白珂忍不住瞄了幾眼老江。

    正坐在江紋腿上的,二婚老婆周蕓,對這雨似乎很有興趣,忽道:“你當初追我的時候,特喜歡那些話,的煩了也,那時我心里不信,對你懷疑,直到有一我們約去什剎海,剛好那下暴雨,跟今一模一樣,可能還要大……”

    江紋的腦回路比較清奇:“我當時給你了什么?”

    周蕓嗔道:“什么永遠啊,絕對啊,還總寫一些半文半白的信!”

    “噢喲~這種事怎么拿出來了。”江紋頗尷尬的來回看:眾人都在恰到好處的聊或者休息,只有白珂木愣愣的看著他,他避不過來,搞得江紋老臉一紅。

    周蕓:“你怕什么,反正我的也不是壞事,江紋,你開始煩我話了?”

    “你你……我錯了……你別糾人啊……”

    “你冒著大雨,淋的濕透了,也按時來了,我又心痛又感動,之后才肯信你對我是真的。”

    江紋得意道:“比金子還真。”

    “誰知道你是不是苦肉計?故意不帶傘?”

    “周蕓,你這么,我可就百口莫辯了……”

    “你還惱我?”

    “我……錯……了……”

    往往來的很快的動作,結束的更快,十分鐘不到,暴雨便停了。江紋招呼人搬器材出去,眾人有氣無力的行動,白珂探頭探腦,正打算出去幫忙。

    江紋攔住他:“白珂,明陪我去吃個飯。”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