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一百零二章 小試牛刀
    梅家大院,《盜官記》夜場。

    三影帝齊齊飆完戲,眼下各自進了休息區,葛大爺和發哥倆已經是無力再戰,江紋還挺硬,尚有余力,看了鏡頭后一頁頁翻分鏡稿,指揮調度。雖然看的出來狀態不好,江頻頻拿指頭捏鼻梁骨,喝了幾次水,但還能應付。

    粵省的晚上很熱,江的腦門一直滲汗,他老婆周蕓看的心疼,拿了張紙巾過來,江順勢摟住周蕓的腰,站起來,倆人打了個啵,周坐他大腿上,道,“江紋,你醒了嗎?”

    江紋咧嘴一笑,“你呢”,他是男人,這下他當然醒了。

    劇組都當沒看見。白珂也不敢多看。

    周蕓是一個不錯的演員,也在這部戲里面,現實中是江二婚的對象,實際上,自打江取了周蕓,片子常常給了周蕓不少的戲份,業界內,這么力捧對象的也不止江一個人,拍紀錄片的,拍奧運會的,中外數出來能有一大堆。

    這中間有四十來分鐘的空歇期。做造型,上戲妝。

    白珂入場,換了戲服,外是一套青灰馬甲,里邊兒是深黑色長馬褂,褲子和馬甲一個色兒,偏大,穿上去看的他很滑稽。

    等待開拍的時候,白珂拱手朝另兩個搭戲的作揖,“倆大哥好,我姓白名珂,演胡萬,誒,待會兒不得,要學學二位老哥的經驗……”

    話是套話,另兩個還是給面的笑了幾聲。也幾句話介紹了自己。然后垂眉一臉觀世音相,看來入戲路子也是一脈相承。

    白珂不是獨角戲,這兩個和他一起搭戲的是江武,以及胡敏。江武是江紋老弟,這白珂很熟悉,此人沉默寡言,圈里極為低調,誰也不得罪,另一個,胡敏,配角專業戶,剛聽他介紹,當過搖滾歌手,賣過十年唱,經歷挺豐富。

    ——不過依舊撲街。他心里補了一句。

    葛大爺癱在搖椅上,假寐,樣子特逗,發哥回了斯賓塞,但窗戶還亮著,隨時可能探出頭指導后輩,發哥傳有好為人師之名,不過白珂沒港地基因,可能沒這個福分。

    “咳咳……”江紋和他對象啵兒完了,咳嗽了幾聲,打著哈欠拍手掌。

    白珂,江武,胡敏三個人,立刻就跪了下來,他們仨背后雙手早已經綁好,三配角演的是被審問的戲,是配戲,用來襯托三駕馬車的主戲,放電影里面,就是三駕馬車圓桌會議打機鋒,一段臺詞,錯了,激動了,鏡頭便切到這邊來,這仨配角就得死一個人,最后死完了,大佬們依舊談笑風生。

    兩段平行鏡頭交錯剪輯,以象征新的內涵,經典的蒙太奇手法。

    以白珂的咖位,在這里的確只能演灰飛煙滅的檣櫓之類角色。

    江紋道,“都他嗎好了嗎?”

    “好了,導演。”答的不止一聲。

    江紋滿意點頭,場務拿著打板過來。三人見狀知道要開始了,都低著頭,白珂往右下偏,擺出一個最喪的姿勢,表情生無可戀。

    他這張俊臉做起表情來比正常人更具效果。

    拍他的攝影師立馬嗤嗤的發笑。

    江紋看稿子去了,抬頭發現鏡頭竟然在抖,怒罵了聲,“在做什么?”

    那拍他的攝影師立馬苦臉道,“我錯了,導演。”

    “你知道錯是好,不過有錯就有罰,這才叫處理公平,那什么……趙飛,你過來,替他,別他嗎掉鏈子了。”

    叫趙飛的攝影師默默的替了先前那人,這下白珂幾個心里稍跳了些,趙飛是江紋的主攝,跟組很久了,還是北影科班生。

    同一個鏡頭,主攝拍的自然和路人甲不一樣。一定程度上,主攝有自己的鏡頭美感選取自由,當然這個自由是在極力貼近導演的前提下。

    但趙飛拍的特寫鏡頭很少被罵。這是共識。也就是,這段特寫很難被剪。

    一想到這,三個跪著的,腰又彎了一些。表情開始痛苦不堪,各飚演技。白珂的喪臉偏低著,尤其出眾。

    胡敏左右一望,忽的重重肘了一下白珂。“聽你演的挺好的,你是個人才。”

    “怎么了?”話的聲音都很,低頭嘴皮子也沒動,怕江紋發覺。

    “江導今兒拍了很多場戲了,你別讓他拍第二遍,第三遍,你就完了,你知道嗎。”胡敏盯著白珂。

    “我盡力。”

    “你頭別偏著。”

    “礙著您了?”白珂下意識看了攝影師趙飛一眼,以為擋著了胡敏鏡頭,然而從趙飛的角度,這顯然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往左邊偏。

    胡敏道,“年輕人不要用力太猛,太想要表現自己。”

    江武聽到這句話,睜開眼睛,一向木訥的眼睛少見的閃過一道精光。然后又恢復一臉懵逼樣。

    飆戲升級為搶戲。

    白珂道,“夸不夸張了,導演了算。”

    胡敏:“年輕人,我是為你好,你不要總拿導演來壓每個人。”

    “我堅持讓導演判斷。”

    “重拍我要給導演……”

    “——準備!”江紋的聲音忽的傳過來,抿著嘴,啥也不知道,全身心看鏡頭表演。

    場務立刻打板:“a!”

    三個人,從左往右,都一臉喪氣,只一個表情,演技難長短,前兩個頭往前伸,后一個,也就是白珂,他腦袋垂的往右邊偏了,剛好他右邊是一堵墻,像是要靠上去,得了軟骨病一樣,演戲重在細節——失魂落魄的時候,人會下意識的找依靠,無論是精神上的,還是物理上的。

    剛好這是一張帥喪臉,器宇軒昂的長相,喪的要命,反差帶來極強的喜感。

    攝影師趙飛理所當然的把中心對住了白珂。

    特寫大概三四秒鐘的樣子,這是串聯戲,不可能被剪,江紋搞黑色幽默,幽默重在于肢體,表情,最次才是臺詞。

    果然,江紋眉飛色舞,拍老婆的大腿站起來:“拍的好,拍的好,趙飛,你處理的很不錯。是我要的效果。”

    “好!”他豎大拇指,大叫了聲。

    葛大爺大概是被吵醒了,艱難的從搖椅上扶腰起來,抿嘴附和,“好,真好。”發哥的斯賓塞反而關燈了。

    江紋道,“拍的好,演的好。”

    夸到了自己,三人聽了皆有喜意。

    接著又重放了幾遍,江紋細看,惋惜搖頭,“不過整體看啊,這個表情太繃了……比起來力度太飄,不夠勁兒,胡敏……你笑什么,我你呢。”

    胡敏腦門冒汗,忙不迭道歉。

    “還有江武,你……你要不也再彎下去點……你反正也不是給我磕頭嘛,演戲嘛。”

    江武懶洋洋道,“啊。”

    了一圈,沒白珂。他就自己問,“導演,那我怎么演。”

    “你就那么演,你演的好。”

    趙飛忽然插話:“江導,那咱們這么拍,這三個人拍出來就不是在鏡頭中央了,你看看……”

    江紋聞言道:“那就讓白珂去中間,你主要拍他,他好。”

    白珂趁著換位置,低低的對趙飛了聲,“飛哥,謝謝你了。”

    趙飛扛著攝影機,還是很悶:“不,是我謝謝你。”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