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九十九章 有眼力見的一八七
    梅家大院,紅磚地,斯賓塞皮椅扯出來平放作采訪椅,中間鑲嵌瑪瑙酒柜,絲絲冒冷氣兒,車內的裝飾是黑紅的吸音板,上面是六角形的人造水晶,射出暖黃色的光暈。

    還有火速趕來的十二位王保鏢。

    入鏡效果不錯,《盜官記》演員最大牌在這里臨時舉行答復會。

    發哥風度翩翩,經典背頭梳的一絲不茍。大長腿一上一下交叉疊著,像隱居的毛子寡頭接受西方記者采訪,精心準備才露面的權勢造型,有一絲神秘色彩。

    演員第二大牌江紋,和他的兄弟江武遠遠站在舞臺邊角,江紋笑嘻嘻的拿出煙,江武幫他點上,后面慢慢跟上一堆劇組人員,葛大爺也在此。

    發哥有點緊張,他的經典賭神笑容發僵,這個記者沒能看出來,或者不甚注意,作為朝夕相伴的導演,江紋是看出來了的。

    江紋等場面擺開了,才忽的拍大腿道:“啊!這的,他這個景選錯了,給他選這個的是在害人。”

    他弟弟江武鼓起眼睛,單字一個“啊?”

    葛大爺摸了摸光頭,起了興趣:“要個什么景兒……您。”

    江紋嗦了一把煙,“他該搬一個塑料板凳,最好穿一個黃背心,兩腿岔開了,身子前傾,笑傻一點,和斯賓塞有多遠離多遠,更別花里胡哨的水晶和保鏢——再回答那記者的問題。否則這采訪還不如不做。”

    江武眼睛鼓更大:“啊?”

    葛大爺仔細瞧了瞧那邊的布景,記者人人露出咋舌的表情,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嘴咧開:“喲,我好像有點明白了。”

    江紋一語雙關道:“明白了吧,他這次是真沒眼力見。”

    另一頭是港地劇務,也是一隊人,這里其實也有早年來港地混的大陸仔,但現在哪怕是回歸故地,也不怎么普通話了,也不認為自己是大陸人,也始終沒成為港地人……總之,現在片場吃瓜客分成兩列。且隨著時間流逝,兩隊人馬呈迅速增加之趨勢,其中,大陸的長龍要粗得多,歪歪扭扭。

    江紋這邊很多人都是老煙鬼,一個個借火吸煙,順便議論一番。

    躍躍欲試,都在看王的戲。

    此刻如果有人問白珂怎么看待這件事情,他肯定會實誠的給出答案,他當時是趴在窗子上往下看的。

    眾記者嚷成一團,聲音最大的沖在前面,露出《一周刊》的lg,“發哥,大陸有傳言你每光酒店住宿就花銷超過三萬塊錢,請了廚師二十四時貼身照顧,吃穿用度不少是從魔都空運過來……這件事情是真的嗎?”

    “這個……”

    發哥左顧右盼,露出有些尷尬的笑容。他在看自己的經紀團隊。

    見此囧相,記者偏頭示意,攝像頭紛紛對準王臉錄像。

    ——相當多的明星習慣一邊答話,一邊看詞,這屬于照本宣科。發哥年少成名,荒唐了大半輩子,他的金牌經紀人在確認他當真金盆洗手后早已隱退,不作危機公關之職,現在還留在團隊的都是人才北上斷檔后的港地菜鳥,處理不了場面。

    果然,領頭的經紀臉色難堪,沒給出什么訊息。

    圈中傳言發哥老來復出后,行事任性,喜怒無常,常要經紀團隊為自己擦屁股,這次的事情得不到大陸資方支持,顯然經紀團隊單個兜不太住。

    記者繼續問,“這就是發仔來大陸和在港地拍戲的區別嗎?”

    發哥擺手:“不是……”

    “那你怎么解釋在大陸花銷這么高?有傳言是你經紀團隊主動要求資方提高宣傳待遇?”

    “我……”

    “港星來陸都是這個行情嗎?是不是都會有超格的待遇呢?”

    記者舉話筒問道。這人帶了個眼鏡,平頭,就是剛才沒理白珂那人。

    后面的攝像機中心紅點一亮,繼續錄影。

    發哥被問的啞口無言,轉而言其他:“《盜官記》是我相當看好的一個片子,我拍電影很多年了,很少有劇本一開始就讓我動心……”

    記者繼續追問:“我們之前采訪了來陸的港星,有人表示這只是基礎待遇。”

    發哥道:“待遇是資方自己配的,我對這個其實不太清楚。”

    “也就是,你自己并沒有主動去要求得到什么樣的待遇,這些事情都是主辦方想當然的配上。”那記者扶了扶眼鏡,下了個套。

    發哥頓時感覺事情在向好的方向發展,當時就道:“我自己是不知道的。”

    記者道:“可是你來劇組也不是一兩了,你對自己享受的超格待遇不清楚嗎?如果清楚,為什么不會覺得不妥呢?我們聯系了好萊塢拍攝《加勒比海盜》的資方華特迪士尼,對方表示即便在這一檔投資過億美金的超a大作,也沒有巨星拿到相當于一百人份的住宿待遇。”

    紅圈攝像機繼續錄像。

    發哥蒙了:“我……”左右張望,掉下豆大滴汗,這時候記者繼續追問,“發哥,有消息稱你參加片方的宣傳會耍大牌,拒絕接受采訪,拒絕透露出席時間,拒絕在公開場合露面,大搞神秘主義……也是主辦方的意見嗎?還是推給經紀團隊,繼續你不知情。”

    記者露出狡黠的笑。

    這才是殺招。

    之所以區區三萬塊錢搞的發哥狼狽,根本原因在此。發哥隨緣任性的出勤率惹惱了大陸資方,劇組分裂成兩派,只出了三四分的力保他。來陸港星搞特權的從不是一個兩個,但發哥這次過了界。

    吃瓜群眾頭子江紋見狀重復道,“他這件事情確實是做的沒有眼力見。”

    葛大爺:“膨脹了,膨脹了。”

    江武:“啊?”

    “這,”發哥真的慌了,隨行的經紀人見狀闖入鏡頭,道:“拒絕回答這個問題,過!”“下一個記者。”

    下一個是大陸網媒企鵝的記者,對王一笑,仿佛要手下留情。問道,“能透露一下此片的片酬是多少嗎?”

    “不清楚。”

    “豪華住宿費用上了片酬賬了嗎?”

    “不清楚。”

    “報稅了嗎?”

    “這……過。”

    再下一個,一開口:“請問大陸方明星,住宿費最高的是多少?加起來有三萬塊錢嗎?”

    “過!”

    “……”

    “過!”

    “……”

    “過!”

    采訪果然如江紋所料,一塌糊涂。發哥越是要保持神格,越是要墜入凡間。越是要處尊居顯,越是要進退維谷。

    臨近尾聲,分成大陸港地兩派的劇組人員登場,一東一西兩條隊伍組成的人龍,導演江紋攥話筒站在龍頭,《盜官記》劇組在媒體面前,維持最后的表面兄弟情誼。

    又是拍全家福的照片。

    在陽臺上遍觀事情經過的白珂,很容易看出誰是真龍,誰是水蛇,他意識到站隊的機會終于來了,麻利的溜下樓,一身素白衣服,手里還拎著沒吃完的腸粉。

    一八七鶴立雞群。

    江紋一回頭就看見了,呀,年輕人啊,真有眼力見。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