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九十七章 山頭主義(三)
    日頭漸歇,云也藍黑得快要看不見,平地上108幢二三層洋房,像臥著的黑龍鱗片一片連著一片,商鋪招牌就是血肉,這是興建于快八十年前的梅家大院,《盜官記》劇組在龍的腰間,最高最豪華的建筑墻邊;當中高達五米的懸臂攝影機模樣很明顯,燈光打開,光柱照亮一大塊空地,如同吊了個奧迪車上去,開足了遠光燈懟人。

    《盜官記》拍攝期間,整塊場地是封鎖著的,中心位置很明顯,取決于導演江紋屁股底下的板凳搬到哪里去,一不二。

    白珂到了地方,他先做的是拜山頭。

    ——前面過了,這地方的大山頭有兩個,一個大陸派,一個港地派,論明星,論投資,目前是大陸派占據全面優勢,剛好白珂也不是粵省人,更沒娶港地老婆,這輩子怎么著也和港地派扯不上關系。

    有靠著滿足以上條件之一,左右逢源討人情的,可惜白珂沒這個福分。

    他屬于根正苗紅的大陸科班,只有一條道走到黑了。

    “喂……哦,好,好……麻煩了。”

    到這兒給那助理打了電話,很快就出來人接他。來的人先跟他告罪一番,介紹情況,好奇道:“今兒雨大,信號不好,白先生您是怎么過來的。”

    這人聲音聽起來像京城人。

    《盜官記》劇組是有港人的,一開口便知道,畢竟舌頭翹舌音抻不太直,這幫人雖聽命于江紋,但更聽命于背后的港資公司,有些來自于資方人手,有些是港地王自帶的體己人,專管腌臜事,為難人特別有一套。

    “地鐵。”

    白珂分神瞥了一眼雨,還在下。現在片場動作有點亂,好像在收拾什么。

    “——地鐵?”那人愣道,“怎么會去乘地鐵,白先生您沒帶車啊?打車也行啊。”

    “沒帶,我是新人,第一次來粵省,不認識人,打算吃住都在劇組。”

    那人聞言一笑,見白珂身邊也沒跟著其他人,道:“沒家鄉好辦事是吧?我們當時來了也費勁兒,適應了一段時間,都在聽規矩,你要想在片場學習……現在正是好時候,江導有空閑脾氣就很好,看他有沒有興趣指導你了,對了,你不能吊兒郎當,導演討厭沒技術窮折騰的窩囊廢,咳,白先生,我這只能到這兒了。”

    “謝謝了,您貴姓?”

    “免貴姓王。”

    “王師傅好。”

    白珂著往兜里掏人情,捏一薄信封出來,塞給王師傅,姓王的手指捻住信封角,“我受之有愧,真是不好意思,”然后身體擋住光線,深黑色雨衣一撇,不動聲色收進去。

    動作行云流水。

    回頭接著給白珂一個靦腆的笑,“果然是高材生,你要不嫌棄我,叫我王老哥。”

    “麻煩王老哥了。”

    姓王的手一翻,多出一枚鑰匙來,遞給白珂:

    “來,我領你去住處,一定是好地方。”

    跟著走過去,往上轉悠兩圈,路過藤蔓繞的綠墻,到另一邊,很快:

    “——這地方能看到平時拍戲,屬于最好的位置,”老王領著他往下看,透過菱形花紋的玻璃窗,底下是劇組來往車馬。中國一線導演江紋,就這么平平凡凡的和另一粗壯些的男子站在一起,江捏著鴨舌帽,攝像頭隨著他帽子揮動的方向不斷調頭。

    還有一個矮瘦老大爺,頭發后梳,樣子極奸詐,笑容可掬。這人叫葛大爺。

    三人正在戲。

    “……你該這么拍!啪一下跪下去,干脆利落!”“不要多話,也別作表情,那些玩意兒都該刪……”江紋拎著帽子道,話聲音極大。

    粗壯的,挨訓的那個是江的弟弟,也是演員,叫江武,在旁邊默默點頭。這人傳言和他哥性格相反,不多話,這倆兄弟常在電影里唱雙簧。

    比方現在:江武啪一聲跪下去之后,江紋拿著槍指他,“你要是個文舉人,他應該給你磕兩百個頭,可惜你只是個武舉人,他只能給你磕一百個頭,現在他兩百個頭磕完了,你還他一百個頭。”

    跪地上的江武特夸張的叫了聲:“啊?!”

    攝像頭拍下兩方人的表情。

    江紋,江武,葛大爺,三人一瞬間表情各異,都挺滑稽。

    “u!”

    江紋回來看鏡頭,半晌,笑道:“過!”

    于是整個劇組的人放聲大笑。

    像上晚自習遭班主任抽查的高三學生,笑的有點機械。

    白珂在陽臺上也覺得逗。這里調侃的是江紋和他弟江武的名字梗,一文一武,文是哥哥,當然大,武是弟弟,當然,“可惜你只是個武舉人”,這話,也可以聽成“可惜你只是個弟弟。”不僅是在演戲,還暗指的真人。

    配上三個人的細膩表情,戲劇效果就出來了——黑色幽默。

    什么叫黑色幽默,就是需要腦子轉一下的,不太好明白的幽默,叫黑色幽默。

    然而觀眾大部分來電影院不喜歡過腦子,只想嗨,所以江紋這人的電影有時候叫好,但一般不討喜。他也很少有上各大影視學院當教案的電影素材,把觀眾換成專業科班生,也不見得能知道他和他弟的“文武”名字,進而ge到江的雙簧梗。

    “——滿意不?”老王問一句話把白珂拉回現實。

    白珂細盯著片場,頭也不回一下,“滿意。”

    關上窗。

    底下的江紋登時眼皮一跳,咧嘴嘟囔道,“一上來就去二樓趴著看,這zei是真不見外,還好沒錄到鏡頭里面,嗎的,沒規沒矩,廣角鏡又不是電視劇的四方圓筒,能這么隨便嗎。”

    江武道,“大哥你什么?”

    “他不會是坐地鐵來的吧?蹭發哥熱度?還是選擇站派?”

    江武蒙了:“啊?”

    江紋搖頭,呲牙道,“沒什么。”拍了拍手,副導相當識相的給過來一喇叭,江紋接住,“大家今晚好好干!有賞!”

    ……

    一夜無眠。

    沒拜成山頭。

    江紋竟然拍了一整晚上的戲,還沒他參與,更不會給他閑空,好好拉關系。

    上午下了戲,梅家大院紅磚場間,稀稀拉拉擺了幾輛房車,劇里面的大咖就睡在里面,白珂的隔壁也住了人,聽有混進去的記者,多是來自港地。

    記者不是沖江紋來的,沖的是片場偶爾回來補拍的港地王。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