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八十五章 錦衣夜行
    “咕嚕咕嚕……”

    一杯水下來,喉嚨稍微舒服了一些,他是口口的慢咽,盡可能的讓嗓子處于放松狀態。隨即扣著杯子,倆眼睜著打量,假寐。

    酒保不動聲色,又給他用冰塊磨了一杯。但白珂沒動了。

    冰水對他的嗓子有害,喝多了喉嚨發腫,一般像他這種,正處于“拼的動”“敢于拼”“996”時期的年輕伙兒,最是愛惜自己的一把嗓子。

    圈內有不少大佬,功成名就后,抽煙喝酒樣樣都來,一把好嗓子懟廢了,唱歌開始跑調,氣息漸漸發顫,聲音慢慢沙啞,就輪到他這些家伙上位了。

    實話,要是他在十年代的美國,估計現在已經在琢磨著發唱片跳霹靂舞,而不是當勞什子影視明星。

    經紀人胡以梅和大佬那邊在聊,看樣子聊的時間不短。

    白珂問酒保:“今晚上酒水賣的怎么樣?”

    “很好。”酒保低頭道,“全賴白先生的表演。”

    “平時賣的不怎么樣?”

    “恐怕不如今的三成,兩成。”

    白珂點頭。

    他下來之后,更后面的歌手還在演唱,一般十點到一點是他的表演時間,這是黃金檔,其他的都屬于配角。

    新上來的歌手,是個唱民謠的胡子男,頂著全場的“安可”聲,光是拿吉他發出聲就花了好大功夫,下面的人在慢慢退場,唱民謠的也習慣了,這玩意兒現在忒眾,不夠鬧騰,那人扒拉兩下琴弦,只管唱自己的。

    白珂又跟酒保聊了幾句,從自己背包里面,拿出一本書來,半躺著看。

    是一本《近代史》,這課學分不少。

    五月到六月是學校的考試季,白珂是大二的在校生,他想畢業,必須得拿個不錯的成績。這期間還有體測,以及某些不得不去的實驗課。

    這年頭,大部分在校明星,不像十年前大花生那一幫猛人,整學到爆肝,學到崩潰,作品也要比,成績也要比,男朋友也要比。

    現在的校園明星基本上顧及不了功課和演戲,畢竟功課的唯一意義就是演戲,如果已經達到了結果,誰還在乎過程呢。

    比如柳蜜進來的時候是北影專業第一的學霸,但她從不對媒體透露自己大二到大四的成績。

    白珂可不能這樣。

    每周都要去的實驗課,系主任假大空幫他開了灶,用“拍戲”,“課外實踐”的名義頂替了一部分的學分,體測也以“身體不適”之類的理由拖住,但期末考試他不得不去。

    他翻開書看了會兒,又對照班的美女班長給他發的筆記,很快記住了骨架,接著填充血肉。

    花了大概有一個來時。

    這時候胡以梅終于把事情處理完了,拍了拍白珂的肩膀,道,“k了,你以后就是這邊連鎖店的尊貴會員,老板你要是帶著朋友來,十萬內的消費全免,要是帶的也是大明星,給你轉賬獎勵——只要你掏出這張帶編號的黑卡。”

    白珂合上書,留了一個折角,“我可不差那點獎金錢。”

    “你怕是沒有明星朋友可帶吧。”

    “我怎么沒有?”

    “但都是女的。”

    “女的怎么了?”

    “女的,你敢帶到酒吧玩嗎?不怕你的粉絲傷心?現在已經有媒體開始關注你的行蹤了。”胡以梅瞥他一眼。

    白珂表示不參與討論。

    他的粉絲現在幾乎都是顏值粉,看了廣告腦子發熱催產素分泌過多,這種類型粉絲頭腦比較簡單,很容易隨便換一個老公。

    胡以梅看到他的冰水,“今喝白開的人挺多,其實這兒沒白開。”

    “怎么,還有其他人這么倔?”

    “一個女的,長的挺不像魔都人。”

    “那她可真的長的有點特色了。”白珂著,不知道為什么想起了學妹李若白。

    李若白和他的聯系比較少,他忙著拍戲以后,這女生就很少和他話,比江曉琪還要少。不得不承認的是,大部分明星火了,高了,朋友就開始變少。像被拋在外太空的火箭助推器,他飛上后,跟不上腳步,就打算和他永不相交。

    他道,“我有一個學妹,有段時間沒見了……”

    胡以梅:“長的漂亮的話,可以推薦到我們公司……”

    “還是甭提了,咱公司可沒一個女演員混出頭的。叫人家來演什么,抗日片?她那樣子,成嗎?”

    “不定她就能成呢?我們公司也有古裝的。”

    白珂想起李若白連復習功課都要找他輔導的傻樣,暗自搖頭,“別了,她這樣的,真能成才,不如我自己帶。”

    納智捷就停在巷,白珂起身,熟門熟路的往后門走,“走了,胡姐,你把合同關注到,成了送到我學校來,我明去上戲體測,接下來一周,也沒戲拍,除了大合同,您甭找我了。”

    胡以梅提醒他,“白珂,你的水還沒喝完。”

    “那是多的一杯。”

    胡以梅望著吧臺上空出來的冰水,純的沒一點泡沫浮起來,忽然道,“不定我剛才碰到的那人,就是你的學妹呢。”

    她著越發肯定,有種臆想出來的浪漫感。

    “怎么可能,她哪有那膽子,深更半夜出來玩,找罵。”白珂摸了摸下巴,語氣有點復雜。

    “何況,她好像都不太聯系我了。”

    “還能有女人忍住不聯系你?”

    “她肯定屬于特例。”

    ……

    清晨,手機第三次重復單調鈴聲的時候,白珂終于從床上起來。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胡的短信,兩個字,“成了”。

    他立馬明白了什么意思,德福沒有討價還價,只想項目立馬上馬,寶利的職業經理人團估計的很準確,對方打算拿住這個時候加大宣傳,也許會做成系列廣告,加大預算,全國各大超市貨架上會有他的肖像,而他是唯一代言人。

    很快,在任何公眾場合,他都只能吃德福的巧克力了。有時候還會拿著巧克力擺拍。

    但這沒關系,他們付了三百萬。

    “干!”

    白珂朝猛揮了幾下拳頭,恨不得直線跑到學校。

    他也差點這么做了,如果不是知道今上午的體測正好有長跑的話。

    坐公交到了學校,系主任假大空自告奮勇來接他,老賈給他安排接風洗塵,順便給他開點物理掛,認識一下本學期的任課教師,請客吃飯,免得期末大考慘遭不及格的奇恥大辱。

    白珂現在的名氣不,走的又是正能量人設,媒體對他的要求很嚴,考不及格,已經能讓他和上戲雙雙登上娛樂新聞。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