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八十三章 落幕演出
    三后,搜集來的數據匯總成為一個報表,用以明廣告對于“德福”集團的營銷增長效應,以及作為個人明星,白珂在其中起到的帶貨能力。

    寶利抽調來的團隊,把這種能力換算成了一個可量化的數字,答案是沒有白珂,他們的銷量會降低三成以上,越往東越是如此。

    這倒不奇怪,快銷行業向來瘋狂,他們的廣告投入甚至能占當年利潤收入的一大半。有些甚至會負債進行廣告投放。

    這么多預算,砸給誰呢,當然是砸給代言明星。

    合同上標的價格翻了兩倍,三百萬,一個一定只有一線才可以拿到的數字。成功了,白珂可以在圈內真正聲名鵲起。

    對于明星咖,真金白銀的報價比金雞百花影帝還要來的有服力。

    胡以梅則通宵達旦,趕工出了一篇言辭懇切的硬核文章,附上這些數據,編輯發給了德福。她的本專業并不是經紀學,而是經濟學。按她的法,她本來想成為一名獨立的女性經濟學家。

    然而,女經濟學家不來快錢。

    白珂也在看這篇郵件,有些條件是他在做決定。如果讓他來擬寫,在有數據的情況下,他可以比胡弄的更有邏輯性。

    想必德福收到這封郵件會很傻眼,它自己公司的統計都沒有如此的詳實。

    一般的十八線明星,往往出自公司,或者屬于大公司沒人關照的棄子,根本不可能有這么專業的團隊助力。

    比如愛豎中指的京妞兒柳蜜,她之前屬于公司,人也不算是十八線,現在已經有潛龍在淵的意思了,三月份登上了南方系報紙評比的新四花旦,廣告商看好她報價紛紛大漲,但她去年和某求職網站簽訂了長達五年的超長合約,價格僅僅不到五十萬,這是公司給她埋的大坑。

    柳蜜后悔的要死。于是她開始自學經濟和合同法,從此每個簽約都要自己親自細看。

    發完郵件,就等著德福那邊的答復。

    “啪!”

    胡以梅拍了拍鍵盤,起來伸了個懶腰。白珂背著手,默念自己的八輛牧馬人是不是能換成三叉戟。

    一整個十八層的公司職員,隱隱都在看這邊。

    白珂回頭掃視一遍,對這些白領笑了一笑,他現在自信心爆棚,總覺得不久后這些“好兄弟”都會為他打工賣力。

    胡以梅對他道,“按照那幫人的法,你都該拿到千萬了,可惜現在還沒有年輕人敢拿一千萬,除了港地那一群王……我聽大哥成拍廣告直接從人家的營業收入里面抽成,那就是上億。”

    大哥成是港地一號王,甚至是娛樂圈絕對的領軍人物。

    白珂道,“我這次是敲竹杠,狂到拿一千萬,以后就再也不可能拿一千萬了。”

    “你倒是懂得這個理。”

    “細水長流嘛。”

    胡以梅罕見的開玩笑,“你管三百萬叫細水長流?”

    “三百萬和上億比,那不就叫細水么?”

    “你敢和大哥成比?”

    “夢想總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

    當晚,魔都靖安路。

    進酒吧的排成長龍,外面停了許多車,白珂跟著胡以梅,從巷的后門進去,這巷子的積水像是從來不會有人去管,映襯出火燒一樣的空。

    外面的大幅照片是白珂的半身像,風箏一樣的蕩著飄。

    納智捷繞過半身像,竄進一條羊腸路停下。

    保安對他打了聲招呼。他回了個嘻哈禮。從車里出來。

    “今就是最后一場了,以后沒了,白珂。”胡以梅對他道。她手指按在煙上不斷摸摩挲,但不敢掏出來,“其實你就是拿兩份錢也無所謂。商演照常的跑。沒人會擋著你賺錢。”

    “商演太花時間。”

    “但人家給錢啊~”胡以梅皺眉,不敢看他,還在看煙。

    胡以梅這人,實際上是有抽成在的,商演因為是胡找的渠道,她的分成會更高。像今拿的二十萬,她就能拿到百分之五。一萬塊一晚上,對于普通人也算了不得了。

    白珂拒絕的干脆利落:“沒興趣。”

    “唔……”

    胡以梅欲言還休,憋住了。

    白珂回看了一眼,也沒話。只感覺胡以梅的經濟學白學了。

    商演終究賺的也是辛苦錢,有更多其他的方法可以讓他積累資本,讓人費盡力氣的,絕不是一門好生意。

    ——白珂之前簽的商演還沒有跑完,今是最后一場,也許是粉絲知道他的計劃,這一來的人格外之多,還沒全黑,酒吧已經像零點一樣的繁華。

    進門照常訪問大佬們,這些是給錢的金主,現在每個拿錢的都要來金主面前亮相。

    剛落座,在化妝室更衣,還沒來得及拜見大佬,白珂手底下的助理,其中一個女的,就尖著嗓子,細聲道:“老板,有人找你。”

    “誰?”

    “他們是這家酒吧的老板。”

    是他要見的大佬。

    白珂很快換完衣服出來,原來是老板找他要簽名,那人是留著分頭,看起來是個富二代的樣子,伸手跟他一握,開門見山道:“白先生以后不會來我們酒吧駐場了?”

    白珂道,“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那還是朋友,常來?”

    “我一定常來。”

    又嘮了幾句,那人道:

    “這是一點情誼,希望白先生收下。”

    那人做了個吩咐,后面的經理模樣的人物,拿了一張卡過來,解釋道,“其實來我們酒吧的明星不少,以后看來也會有白先生了,都是一個行當里的人——這是會員黑卡。”

    白珂假意推辭一番,才接過來看,上面的編號排到了五十開外。

    魔都這邊的大酒吧是這樣,有名氣的人物往往是直接給黑卡,消費有一定額度,這些明星咖的粉絲總是能不知道從哪里搞到自己偶像的名字,然后瘋了一樣的往酒吧擠。營造消費無數。

    寶島那邊更是過分,光是請明星來玩,在包廂露那么一個面,就敢要價幾十萬。

    這邊喜歡來玩的,也大多是來大陸發展的寶島明星。

    盡管如此,白珂還是接了。

    下了臺,以后他就是貴賓。

    十點鐘,主持人介紹白珂,他今晚上的落幕演出正式開始。

    鮮花,尖叫,酒精味兒,各種香水,一并混淆在一起,整個場子像梵高的星空畫,而臺下的觀眾則像那幅名畫向日葵,扭曲著偏偏又很美麗。

    另一邊,胡以梅熟門熟路,找了個位置落下,酒保低頭過來看她,她道,“有白開水嗎?”

    “我們有果汁兒,價格是……”

    “我就喝白開。涼白開。”

    “您是……”

    梳背頭的酒保往保安那邊看,覺得這人似乎像是要鬧事。

    “諾?看到了嗎?他是我的藝人。”

    胡以梅努了努嘴。

    這時候酒保腦中的某些畫面像閃電一樣的炸出來,白珂來這兒也不是第一次,他好像每次來的時候,都跟了一個長得男相的熟婦。

    酒保再問:“你是?”

    胡以梅點頭。

    確認過眼神,是老板要捧的人。

    于是這老哥免費給胡以梅上了一杯白開,完了還加冰塊,笑嘻嘻的遞過去。

    胡以梅剛接過來,旁邊忽然有人道,“啊~我也要白開水!我不能喝酒的!”

    這聲音像干這一行的聲優,撒嬌的不行,總之胡以梅聽著渾身不舒服。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