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七十四章 不上鏡吻戲
    前幾分鐘,另一邊的白珂拉了拉帽子,他的身材尤其高大健碩,負手而立,屬于“閑雜人等”,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他:

    “哥們你……”

    “我找糖糖姐。”

    白珂脫了帽子露出微笑,一張俊臉露出來,問他話的人忍不住瞪大眼睛。

    “你!來找糖糖?”

    “對,就是那個穿紫色衣服的,身材很瘦的那女的。”

    “你和她關系很親密?”

    “我們……不熟。”

    問他話的人笑容古怪的去傳話,白珂就在片場外等著糖糖來。

    他是第一次來《仙俠傳》劇組,更確切的,他是第一次來古裝戲的劇組,對于里面穿著古色古香晃悠的人們,而外面依舊是現代工業機械的片場風格,他有些不習慣,好奇的打量起來。

    白樺林里,工作人員把整個場地圍起來,在外面看不到里面任何東西,中間有很高的懸臂攝影機,探腦袋等命令,這場戲的成本就很大了,因為這機器動用一次價格非常昂貴。

    橫店不是一個完全的平面,像是在丘陵,或者人造的土坡上,除非是狗仔帶了無人機,或者會輕功,不然是絕無可能看到里面的,這是個絕地。

    可能是因為這場戲特殊,就目前來看,《仙俠傳》的保密措施比《特戰隊》來的完善,當然,這也和《特戰隊》是一部戰爭片有關,不論是道具槍,還是埋好的炸藥,記者不會也不敢對這些東西產生興趣。

    糖糖很快從人群中出來,她還是初見的紫色衣服,這次腦門上的菱形亮片沒了,發髻做了修飾,稍微遮擋住了些額頭。

    依舊很漂亮。

    她臉蛋紅的像要破殼的生雞蛋,有種東著就要出來。

    見面便問:

    “白珂,你拍沒拍過吻戲。”

    “沒拍過。”

    “你和人吻過嗎?”

    “這……”

    大蘿莉看上去又生氣又高興,“那你就是有經驗了,白珂,哼,要不我倆試一下,我沒拍過,你教教我。”

    “這……不太好吧……”后半句話沒得出來,大蘿莉破荒的攥著他手,往白樺林深處逃遁。

    踏得葉子莎莎作響。

    《仙俠傳》劇組的人對這種一見面就雷地火的事見怪不怪,不少人抱手努了努嘴,相互露出戲謔的眼神:平時裝純,總算是逮到了。

    當然,這種事情發生在糖糖身上,還是讓人有些驚訝了。

    大蘿莉在片場向來是撒嬌耍乖扮可愛,但這些東西不會給除了姐妹以外的任何男人看到,作為魔都本地青年演員,糖糖對男人尚且有幾分高傲。

    眼下這高傲的美女回頭看白珂:

    “我們就幾分鐘,白珂,你看到上面的太陽沒有,別等它落下來,落下來我就完蛋了,李導會殺了我的。”

    白珂當然一點就通:“你們這是要拍落日吻戲?”

    “對,而且是最惡心最惡心的那種吻戲,我想著你沒那么惡心,”她打量了一下白珂,慢慢把他拉到稍微僻靜一些的地方,道:“所以我就想跟你親……呸!排練一下。”

    “我明白了。”但你怎么知道我愿意呢?

    白珂看著大蘿莉的嘴,紅紅的像蜂蜜果凍,話不出來。

    竟然還有這種好事。

    他在《仙俠傳》看到的幾個人,這位糖糖雖然腦子不好,腦門也大,身材平平無奇,還有門牙……拋開這些,她真的透露出一股嫵媚可愛,呆萌御姐的漂亮勁兒。

    糖糖深吸一口氣,她回頭看了看那邊的片場:整個場地已經布置完成,再回頭過來,道:

    “白珂,現在你抬頭看太陽。”

    “這光太強,我暈光。”

    “那你閉眼睛。”

    “還是有光。”

    “我幫你擋住。”

    大蘿莉趴在他身上,白珂閉上眼睛,感覺大蘿莉的腦袋攀上來,頭發落他脖子讓人發癢。

    “是擋住了。”

    她于是甩了甩舌頭,摁住白珂腦袋,很快速的碰了一下,縮回手,“啊!原來是這樣?”

    她單腿跳起來,扶著白樺樹干,望著白珂傻笑。

    白珂沒有任何感受,雖然心跳是很快,道:“蜻蜓點水,你這樣是不行的。”

    “那你要我怎么弄?”

    大蘿莉的眉毛皺得起了褶。

    “你過來!”

    大蘿莉很聽話的探頭,白珂下意識卷了卷舌頭,這次認認真真的打算做全套,兩人慢慢抱在一起,這顯得很奇怪,因為他倆腦袋是擱的很近,腿卻規規矩矩放的很遠,就像搭積木的兩條長棍,組合成一個“八”字。

    然后什么也沒有發生。

    白珂聞到了那股海的味道。

    敗退而去。

    大蘿莉顯然也很驚慌,捂住嘴,想找地縫兒鉆進去,現在她想起來自己打算整人的把戲了,結果用錯了人,她急得左右看,不敢放下眼神跟他對視,最后一邊摸臉一邊拼命往拍攝地跑,只丟下一句:“白珂,我們下次再練,你,你,你等等我!”

    提著裙子,中間打了個趔趄,差點栽倒。

    消沒在人群中,又看不到了。

    白珂反倒摸自己的嘴唇,悵然的嘆了一下。

    他在片場外等了半個時,這場戲依舊沒拍完,估摸著遙遙無期,懸臂也沒放下,但太陽都到樹腰了,只有扭頭回錄音棚,把自己最后的一點東西搞定,和三個助理,收拾東西準備回魔都。

    寶利有公車接送,只是這次沒有胡以梅。

    有助理之后,胡以梅便不會再做開車待人發東西這些事情,她終究干的不是純粹伺候人的活計,另外,也就是在魔都,曾經發生過經紀人身兼數職疲勞駕駛,車毀人亡的事情,但凡藝人稍有一點能力,都不會叫經紀人身兼數職。

    真出事了,只有下輩子心。

    提著裙子的糖糖,也遭遇到了相當的驚喜。她低頭低腦擠進人群,發現所有人都在對她露出奇怪的眼神,其中大部分還帶著惋惜的苦笑。

    發生了什么?

    她已經做好了準備,親都親過了。

    對面的男藝人已經站在攝像機前,有兩臺機器,奇怪的是,懸上的那個對準了那人的靈蓋,看角度有點不對勁。

    這可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真刀真槍”的吻戲啊!

    糖糖還沒來得及張開嘴巴,那男藝人就面容苦澀的對她笑了一下:“糖糖姐,導演,這個片段是借位,你看,因為攝像一直過曝,看不清細節。”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