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七十三章 他從來不刷牙
    左右不出話。

    只有將就著進去,一進去,就出了差錯:他是直接穿的耐克鞋,按規矩,得換沒聲音的布鞋。

    而且那些木地板確實“貴”,聽是從加拿大空運回來的杉木。

    所以王大分頭就拍起了桌子:“白珂是吧?你這點兒規矩都不知道,要不我給你上一課,你這是欠弄!”

    他話的聲音特別大,雖然錄音棚只有他和白珂兩個人,對了,是三個人,第三個人是大分頭的下手,默默關了攝像頭。

    王大分頭翹起腿:“你過來,我教教你規矩!”

    很快聲音逗得兩個大漢進來,這是白珂新招的倆助理,這倆人也不話,撩開簾子瞪了大分頭一眼,再看白珂的眼神指揮,低眉順眼離開。

    蹬蹬蹬踏得地板都響起來。

    糟了!糟了!

    大分頭就知道白珂不好惹了,能養幾個助理白吃飯的腕兒,可能他還不知道名字,但一定是個魔都來的狠腕兒。

    大分頭作手勢表示繼續錄。

    白珂就錄了一段。

    智雷給剪切了些鏡頭,有些音畫不同步,得消了重來,有些當時收麥的抽風沒錄好,這也得重錄,有些念白的大段陳述臺詞,這更得全神貫注重錄,灌注感情。

    白珂錄的很好,他一帶起耳機,站在麥前面,整個人就不一樣了。

    “且隨疾風前行,身后亦需留心。”

    “死亡如風,常伴吾身。”

    “……”

    這一大段錄完之后,白珂醒了醒嗓子,等大分頭指示。

    結果大分頭拿了一雙棉拖鞋,和礦泉水過來,“白先生,來,喝點水。”

    白珂接過來才發現,這家伙,連蓋都給他麻利扭好了。

    ……

    錄了兩,當然也不可能沒日沒夜的趕,這是專業配音演員才干的事情,一部電視劇下來,假如賣臉的能拿一百塊的話,賣聲音的,一毛都拿不到。

    而且這活兒還不好接,專業性很強,至少比賣臉的強。

    有些人一個人配完一部電視劇,至少換三四種聲音,這種牛人,居然收入堪堪糊口。

    他最終還是沒碰見智雷,來的第二,智雷接了新片子,回老家琢磨劇本,帶著他的兄弟班,原地解散。

    白珂舊地重游,結果什么熟人也碰不到。寶利是公費旅游,他又不想浪費大好“吞吃公款”的機會。

    大蘿莉曾經探過他班,白珂現在想,可以還回去。

    彼時白珂離開劇組,沒給糖糖姐信兒,鬧的大蘿莉照常跑《特戰隊》看他,結果沒人,氣的不行,好些日子沒跟他發過消息,知道白珂上了瑜伽班,面對二三十個大屁股之后,大蘿莉察覺到危機感,又開始聯系他了。

    怎么聯系呢?

    吃了嗎,睡了嗎,在嗎,熱水隨便喝,假如世界男女地位對調,直女不懂風情的笨拙程度肯定遠超“直男”,可惜沒有假如。

    今是白珂給的一個驚喜。

    《仙俠傳》片場。

    導演李紅,剛剛宣布晚上有一場吻戲,主要是紫軒美女糖糖,以及來自青城派的大師兄,這兩人需要犧牲一下清白,扮演“大師兄”這個角色的是來自灣灣的男演員,在片場還算有風度,無褒無貶。

    但這哥們私下里就不好了,不太自律,吃快餐,這方面名氣更大,所以大蘿莉糖糖對“大師兄”,實在是不太喜歡。

    《仙俠傳》這片三個女主,誰都不喜歡這樣。有時候姐妹團聚一起話,打開話匣子的利器,就是掰扯“大師兄”又怎么晚上沒回來。

    這種場合,柳蜜老是故意裝作不會話,剩下那一個一句話能死,唯獨她糖糖,那的是滔滔不絕。

    娛樂圈看起來很大,實際又很,無論多么匪夷所思的東西,驚秘聞,對圈中的人,從來都瞞不住。

    只是大家都默不作聲。

    “這個吻戲一定要拍的唯美,鏡頭會拉近了細拍,所以糖糖,你做好心理準備。”

    大蘿莉回想起李導的原話,冷不丁打了個機靈。

    從高的驚人的白樺林望過去,紅日逐漸沉沉的落下來,落在樹梢,燈籠一樣,以至于整片林子都像香山上的火紅楓林,這是絕佳的背景,簡直不需要再多加修飾。

    但太陽很快就會從樹梢落到樹腰。

    所以這個吻戲前的間隔,不會太久。

    林子里的人很多,但都不認識,架起了機器,笑嘻嘻的,個個都像是要監視她在這兒獻出一吻。

    大蘿莉怕的左右張望,她的好姐妹,柳蜜跑粵省軋了戲,披星戴月也阻攔不了柳蜜那顆女強人的心,另一個稍次一些的,叫施詩,也算好姐妹,就抱著手冷冷的看她心焦,道:“糖糖,你要和那個男人拍吻戲了,你他惡心,恭喜你,現在你和他拍吻戲了,我聽他之前吃了海鮮,味道好極了……”

    大蘿莉辯道,“海鮮算什么,我吃了大蒜!”

    “你竟然吃了大蒜?”

    “我還喝了冬陰功湯呢!又酸又辣!我特地沒刷牙!”

    大蘿莉兩條眉毛倒吊起來,努力顯出很兇的樣子。

    施詩被哽住了,感覺自己占了上風的大蘿莉,忽的也沒那么難受起來。

    片場“p”當然不是個個都如膠似漆,有些是反著來的,這些p會故意在這種場合整對方,ng越多,拍戲越難受。

    雖然老娘被占了便宜,但大大的“惡心”了你。

    結果話題終結者施詩很快發揮賦技能:

    “你比不過的,你知道他從來不刷牙。”

    大蘿莉隨即想到了“大師兄”那一口黃牙。

    嘶~

    這下真的毛骨悚然了。

    她又看在安裝設備的道具組,急得吞了把口水。

    如果有這樣一個人,外貌豐神俊朗,氣質儒雅溫潤,渾身上下沒別的俗物,干干凈凈,她就愿意和這樣的人親上一下,主動獻吻也無妨,哪怕沒有李導要求。

    事實上不是沒有這樣的人,糖糖在腦子里面觀想,越是觀想,這個人的形象就越是具體,最后變成了一個人,那就是第一次見面的傷兵,露出大白牙對她笑的白珂。

    她開始想象如果拍這一場吻戲的人是白珂會怎么樣。

    大蘿莉的臉漸漸紅起來。

    “糖糖姐——”

    “糖糖姐——”

    她的助理忽然跑著過來,上氣不接下氣,很驚訝的抬起頭,“有人過來探你班來了。”

    “誰?”

    “那個大帥哥。”

    助理的臉也忍不住紅了。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