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七十章 斷人財路
    “好,同學們,我們換下一個姿勢。”

    形體課的瑜伽老師,跪在瑜伽球上,臀部挺翹,正對著白珂,這是一個大腿為中心點,腰部整個沉下去再起來的動作,需要很強的核心力量。

    勒出一個“”形。

    所以白珂看的比較認真,他都能從腿縫中看到瑜伽老師倒過來的鵝蛋臉。

    正好老師也在看他,這個對視讓老師臉紅了。

    瑜伽球歪歪扭扭,好容易才保持住平衡。

    這是一個很久沒演過戲的前演員,二十七八轉行當寶利的瑜伽老師,寶利有不少這類人,雖然演藝生涯失敗了,但作為前演員,其現實顏值和路人依舊有壤之別。

    演戲很難轉行,部分演員的確是靠賦而不是靠腦子吃飯。

    整個練功房,除了其他不溫不火女藝人,沒有能比得上這位老師的雌性動物,對了,白珂上了幾才明白,原來形體課就是瑜伽,見鬼,明明他想象中的形體并不是這個東西。

    不過……他伸了伸脖子細看,其實瑜伽課也不錯。

    下一個動作的時候,老師道:“同學們,看清楚動作了嗎,來跟著我,一起做,注意把握平衡,練瑜伽最重要的就是平衡,這是一個絕對能練習臀部肌肉的動作,女生們想擁有一個挺翹的……”著盯住唯一男生白珂,道:“白先生,您雖然是插班生,但掌握的很不錯。”

    “謝謝老師。”

    白珂跪在瑜伽球上單手做了個“k”,身子隨著大球顫抖,但就是沒倒。

    一般男性肌肉強壯,反而較女性難以維持住平衡,不過白珂不知道為什么,僅靠一雙腿就能鐵鉗一樣的卡在球上。

    或許這是為了空出雙手做其他的事情。

    他直起身板,下意識看了看攝像頭,想象這玩意兒抓在自己手里,虛拖了一下。

    頓時一八七的身材蓋住了所有人,像要撲過來一樣,女老師臉一紅后退,緊緊咬住嘴唇,夾住腿,隔了會兒才從白珂墻一樣的身軀中恍然大悟:“白先生,您擋住了后面的人視線,這一排的人,她們看不到我的動作。”

    白珂回頭看,原來他后面夾住腿倒下的人很多,瑜伽球彈來彈去,這些學員一點也不在乎瑜伽球,好像個個都來了生理期。

    他道:“那我撤到最后一排?”

    ??

    干就干。

    他挪到了最后。

    再也看不到一八七男神的女學員們則若晴霹靂,痛苦的抱回瑜伽球,并頻頻回望。

    女老師的眼神也帶著后悔。

    眾人重復擁有“提拉臀部”功效的動作,白珂做的很認真,也很快,抬起頭來的時候,二十多條緊身長褲的弧度半圓對著他,動作標準,白珂嚇得忍不住掙扎了一下。

    從球上掉下來了。

    女老師幾乎時時刻刻都在注意他的動作,也不看表,直接道:“下課了,休息十分鐘。”

    房間里的女學員,又如同往常一樣,齊齊圍過來,有的帶了熱水,有的帶了水果……對這群女人來,關于這間房間的戰爭才剛剛開始。

    女人們看著白珂,白珂連連后退,直到門口。

    “砰砰~”

    敲玻璃的鈍響,眾人被吸引注意力。

    胡以梅隔著消音玻璃,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她把一張紙“啪”的貼在玻璃上,有字的那一面朝著白珂,簽名處留白。

    白珂湊過去看,胡以梅撇嘴。

    五位數,顯然又是一場商演。

    他起來頭也不回的出了練功房。

    剩下一群有氣無力練瑜伽的女人們。

    ……

    趕的是一個午夜場,從下午一直到凌晨兩點,酒吧給了白珂不到十萬,實際上這個數字并不如房企,但白珂喜歡這種能唱歌的場合。

    另外,房企的規矩多,路子野,反而不如看起來魚龍混雜的娛樂場所厚道,他們最懂規矩,酒吧不會如部分行業叫藝人陪酒,有的反而會提供這種服務。

    和他同行的還有走穴的前大陸人氣歌星,他的前輩,真正一首歌唱了一輩子的男人——那些看起來銷聲匿跡的前歌手幾乎全都能在酒吧中,或者勞教所,或者開往勞教所的警車上找到他們。

    而白珂作為暖場藝人,他的表現太暖,狀態驚人,以至于正主兒上臺的時候已經沒辦法調動情緒,面臨的是一堆high累了的觀眾。

    對方拿出成名曲也是唯一知名曲,竟然沒有得到觀眾的熱烈掌聲。

    但這位藝人很有素質,黑著臉強行唱完了成名曲。

    然后是第二首歌,他表示這是自己“很有意義”,只是“鮮為人知”,但真正的粉絲一定“不會忘記”的一首好歌。

    他懟了草快廢的嗓子聲嘶力竭,期待歌喉能感動觀眾……當然不會,先前還能跟著唱兩句的觀眾懵逼了,這些跑來釋放荷爾蒙和壓力的都市男女,確認了不知名男神白珂不會再上場之后,甚至喊出了下臺的口號,不僅喊口號,還往上面丟鞋子和酒瓶。

    結果顯而易見,前輩被轟下了臺,而制造這一切的罪魁禍首,白珂跑的比前輩更快。

    “——你得罪了人!白珂,下次不要表現的太好!這是毀人!”胡以梅扶著墻,氣喘吁吁。

    白珂:“我怎么知道他會唱破音?”

    “估計是被你氣的。”胡以梅深深看了他一眼。

    兩人溜到一條巷,這是酒吧的暗門,穿過污泥漬水叢生的這塊兒狹長地,就是城市繁華區的星光大道。

    胡以梅溜之前還拉著白珂拜訪了連鎖酒吧的管理層,出來很急,已經算是提前下班,可白珂從沒有在這個點,還往大街上游蕩。

    他看了看自己的破翻蓋。

    現在是凌晨三點。

    胡以梅很疲乏,抽了根煙提神,然后鉆進車數鈔票。

    白珂靠在車引擎蓋,努了努嘴,忍不住打了個哈切。腿忍不住抖起來,明明離開了酒吧,血脈里面依舊蹦跳著鼓點。

    他越來越適應這種生活了。

    “白珂,”胡以梅道:“你火了,在華東的圈子現在都知道你,今踩了別人一腳,雖然砸人飯碗,但干的不錯——白珂,明我們的價碼又不一樣了。”

    白珂聳肩:“誰在乎呢?”

    “這都是錢吶。”

    “這點錢算什么。”

    胡以梅聳肩,“人家可看重這點錢了,你是演員,你的路還很長,很闊,你大概不知道賣唱的已經快活不下去了。”

    “他活不下去,關我什么事情?”

    “他會搞你。畢竟你斷了他財路。”

    胡以梅著拍了拍胸脯,像握住海綿一樣的深邃,她道,“還好我們跑得足夠快——白珂?”

    “白珂!”

    “白珂……”

    “唔……”

    白珂不聲不響的應了一聲,也許沒應,總之他瞪大眼睛盯著暗門,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