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六十七章 堪比《勞動法》
    最后一場戲很簡單,白珂站在櫻花樹底下,和紋璋演的中國留學生,擺出各種親密姿勢,冬去春來,友情越來越厚,一個吊兒郎當,一個內斂華貴,南轅北轍兩個人成了好友,回到相識一幕,溯及以往,櫻花樹下,這叫人生只若初見,“咔!”周衛國和竹下俊照了一張合照,鏡頭內的兩人笑的沒有一點分別。

    “再幾年就回中國了?”

    “是,后年,也許是明年。”

    “我去中國拜訪周君?”

    “朋友來了,有好酒相伴。這幾年你請我喝了很多酒,rb酒寡淡,我話很粗魯,不過我覺得,好東西還是在我的家鄉。”

    “周君,希望那時我們依舊是‘朋友’……現在來看,情勢有些不妙。”

    “唔……那請你吃的,恐怕不會是一杯好酒了。”

    “那會是什么?”

    紋璋咧嘴大笑,反問道,他的眼睛難得的具有侵略性起來,像一個被逼到絕路的老實人。

    攝像頭采用了一個經典的從下往上鏡頭:“竹下俊,到那時候,你覺得呢?”

    “我覺得……”白珂下意識換了個詞,“我希望,永遠不會有那一。”

    ……

    “啪啪啪!!!”

    “殺青!!!”

    “白珂,你殺青了!”

    智雷從釣魚椅上彈起來,拖長音調喊道,他的大喇叭雖然沒上電池,然而浮夸的動作已經表現出了一切,跟屁蟲副導還沒來得及扯嗓子喊,眾人已經鼓起掌來,開始就幾個人,后來越來越多,在掌聲中,和白珂有些熟識的服裝師方三,捧了一束鮮花走過來,很突兀,而白珂面前的紋璋,則罕見的對他露出稍微友善一些的笑容,白珂聳了聳肩,表情復雜。

    方三道:“白老師,白先生……”他努了努嘴,因為被注視有些不安道,“這是您的花。”

    白珂大笑:“你買的嗎?”

    方三聞言靦腆一笑,回頭看了眼人群,被他看中的人群中,有些人笑的更加燦爛,他又轉回來:“這不是我的主意,也不是哪一個人的主意,白老師,我們都挺喜歡您的。”

    “榮幸之至。”

    “我跟著智導拍戲十來年,好久……不對,應該是從來沒見過,這么順暢的年輕演員了。您演戲真叫人賞心悅目,可能您不知道,有些時候,我們晚上聊的話題,打的賭,就是算第二您的ng數,能不能過十,我總是賭一定會過,因為幾乎所有演員都會發揮失常,失常起來就是無底洞……當然”,他舔了舔舌頭,坑坑洼洼的黑臉紅起來,“大部分時候,我總是要輸些錢的。”

    “那我可真是對不住你~還勞煩你獻花。”

    方三道:“一點也不勞煩,一個劇組有白老師,我們這些跟著劇組跑的人,實在是輕松了不少。”

    著哈哈大笑,白珂接了方三的花,和這位服裝師雙手握住致謝。

    給他的陣仗當然不止這些,后面還有幾個女演員,包括和白珂相熟的寶利方女前輩,個個都了挽別的話。

    白珂的身上,很快被戴滿了東西,他脖子上是手工紙折星星,胸口插著鋼筆,手中還捧著一大束鮮花,接著又有新的人過來……白珂抽空掃了一眼,智雷在上面看著他笑,滿眼全是贊賞,也許還有些許不舍——像美學攝影師離開了自己的靈感繆斯;而對面的紋璋,則艷羨的看著白珂經歷的一切,一語不發,直到白珂直直的看著他,他像一個不太熟悉的內向的人,路上偶遇不太熟的熟人,對上眼,結果對的太久,意識到不得不打招呼那樣別扭:“你不像個新人,也不識規矩,但你演的真好。”

    “謝前輩夸獎。”

    “你……”紋璋搖著頭不想話,右手扶住脖頸:“禮物我當然備好了,給了你經紀人,是一本書,好好演戲,我反正不想當你面前的男一號了,下次碰到你,我肯定是不進來摻和。”

    到后來有些咬牙切齒。

    然后又丟了一句話,“你看看這么多人的反應,別辜負了他們,你好好演戲,肯定是能出頭的,下次就不會給人做配了,你難受,我也……唉!”

    胡以梅也到了這兒,胸器逼人,白珂還得靠她那輛納智捷回魔都。

    人群中她那兒的東西,應該比白珂還多了不少,和白珂當真不熟的,或者咖位差了很多的,就轉交給經紀人。

    這種場合,寧可大家都不送禮物,否則絕不會有一個人忘了送,白白得罪人。

    殺青送東西是一種禮儀,當然也有吃火鍋的,涮羊肉的,總之對重要的員工,需要給出儀式感,劇組就像職場,也要搞好團建,有時候還要按摩洗浴大保健一條龍,只是這里員工離職不代表離別,下一次回來的時候也許便是劇組一方諸侯,升職魔幻快過火箭,所以尤其重視交好關系那一套。

    紋璋眼底艷羨又嫉妒,一方面是這些寶利人毫不在乎他這個男一號的感受,大張旗鼓搞歡送會——他的殺青是絕不可能超過這個規格的,要是放女藝人里,又是一場值得下力氣的斯比戰,事實上為了規格,片場處處都能斯比;另一方面,作為混過幾年的紋璋,知道這些道別的人,并非全出自于搞好團建的儀式,很多人是真心覺得惋惜。

    《特戰隊》是資方和寶利合資電視劇,定好的拍攝時間,輕易不能延期,當然也不會提前拍完,否則還怎么磨投資人洋工。

    以方三為代表的服裝師,這些人是片場的中流砥柱,無論工作多么努力,最終依舊落在演員自己身上。有的演員演的快,于是大家朝九晚五,聊打屁,當公費旅游,有的演的ng不斷,于是大家跟著一起通宵達旦,還得挨導演臭罵。

    所以他們是真心挽別白珂,他比《勞動法》還有保障。

    片場的中底層人物,比導演還渴望好演員,實在是被某些名不副實的ng王逼瘋了。

    胡以梅注意到白珂,轉了轉手中的鑰匙。

    白珂對眾人作別。

    智雷簡單對他了幾句話,拍拍肩膀,也沒過分傷感,智雷是寶利簽約導演,最遲下一次的寶利年會,兩人又會碰到一起。

    白珂跟著胡以梅坐進納智捷,追出來的幾個演員,揮手對他格外熱情。

    白珂道:“那些人是誰?拍戲怎么沒見到。”

    胡以梅撇嘴:“可能是寶利簽的吧,你算他們太子爺,當然要道一聲哥哥了。”

    “寶利除了我,還在簽演員?”

    “不是,他們是子公司外包的演員,一個經紀人能管幾十個,換句話,沒正式編制。雖然在一個片場呼吸,但待遇可不一樣。”

    胡以梅著拿出煙點上,白珂這次沒否決她,香煙可比炮彈的味兒舒服多了。

    他回過頭,納智捷后備箱滿滿的全是送的東西。

    特產,鮮花,信件…這些東西可比一句“演技不錯”的稱贊來的具體,他已經過了片場這一關,只差觀眾了。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