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六十六章 殺青
    《特戰隊》片場。四月初。

    “周君,見到你很高興,”白珂身穿陸軍士官制服,英氣逼人的眼神中,釋放出善意來。攝像頭給了一個側身像,他風度翩翩,貴族氣質一覽無遺。

    紋璋咧嘴一笑,瞧了一眼他的胸牌,道:“竹下俊……請多關照。”

    有些吊兒郎當和身處異國的謹慎。其實紋璋演的尚可,他主要吃了智雷龍傲角色人設的虧。

    真正的特戰隊精英,隱忍比張揚更多。紋璋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越來越收著演。

    拍的是周衛國留學rb,第一次和竹下俊相遇的情景。

    兩人握手。

    不知道從哪里飄揚著櫻花,灑了一路,智雷開始拍慢鏡頭,這符合他的鏡頭美學。

    白珂道:“這幾年很少見中國人來陸軍士官學校,你是第一個,以后還是我的同學,周君,鄙人榮幸之至……也許我能找你學習中文,我很喜歡中國的文化,博大精深,”他故意模仿東洋佬吐著大舌頭,“是這樣嗎?周君?”

    “你的很好,原來你喜歡中國,那我們就會是朋友了。”

    對視望了一眼。

    “咔!”

    攝像頭外,提著牛角風扇的場務呼哧呼哧喘氣,櫻花樹上的助理,跳下來道:“這樹上的花,這么搖下去,明年怕是長不出花兒來了。”

    “那可不關我們的事,景區管理方自己會維護,實在維護不力,明年又栽一顆新的,橫店不差錢,何況咱寶利是自己人,自己人還能找自己人要錢?”場務道。

    “那萬一下一個劇組,不要櫻花,要拍梅花怎么辦?”

    “找投資人要錢唄?我幫你算賬,移植一顆梅花樹,賠償一顆櫻花樹,不過會計那群沒卵蛋的陰賊肯定不這么記賬,他們會劇組分別種了賠了十棵,然后拿給資方報賬,得好幾百萬吧。”

    “不是只用了一棵嗎,剩下九棵怎么解釋?”

    “燒了唄。你怎么查?你敢查嗎?”

    智雷躺釣魚椅上,帽子旋了一圈,飛出去了,道:“先等一等。”

    聲音很,智雷今忘了給喇叭上電池。于是他旁邊的副導演立刻起了作用,副導一路跑撿起帽子,遞給智雷:“導演,您的帽子,”然后轉頭大吼道:“智導先等一等。”

    他都沒用擴音喇叭。

    剛才對話的場務和助理,聞言一個橫抱起電風扇,另一個三倆下爬回樹梢。又雙叒叕隨時待命。

    肉嗓喊話這活計副導很熟悉。自從晉升為副導后,這位副導已經跟智雷干了五六年——依舊是副導,他是因為智雷才成為的副導,也是因為智雷一直都是副導。

    這有點像混公務員,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所以副導是很希望智雷的人身安全險生效的。男人走捷徑不賣屁股,就只有靠做夢了。

    倆導演,包括懸臂上的攝像機,都是掛在空中俯視大地的,這是最后一場大戲,廣場上密密麻麻站滿了身穿制服的龍套,演近百年前的東洋開學典禮。

    還好橫店沒造“靖國神社”,否則想象力豐富的抗日劇導演們和畢業于專科院校的爆破組們是不會放過這個地方的,不定游客也會擠進來尿上一壺。

    智雷特意加的大場面。

    聽靠這一場戲,他能撈好幾百萬。

    《特戰隊》的片子拍攝是倒敘,結構是顛倒過來的,所以白珂前幾才被削去一臂,并被紋璋“賜死”,一命嗚呼慘死在鏡頭前,今卻演起了京都貴族。

    智雷在上面看片子,短時間內沒“重拍”。

    距離有點遠,白珂依稀看過去,似乎智雷樣子還算滿意。

    紋璋在底下呆的不耐煩了,道:“你的氣質……白珂,你的那種氣質哪里來的?你好像,”他遲疑道,“你好像沒演過富家公子吧……或者,兄弟你家里條件不錯?”

    紋璋話忽然客氣了些。

    他越看白珂越像。

    絲演豪門,不是憑高顏值就能暴力替換那么簡單,畢竟豪門歪瓜裂棗的現在看來也不少。白珂演的不錯,他一定有過“豪門”類似的生驗,否則他沒法兒神似。

    嚴格來,這劇里面,紋璋和他,都是富二代,但紋璋偏偏就弄不出來華貴的意思,索性往吊兒郎當的人設走,而白珂進入狀態卻像極了上層人物。

    白珂解釋道:“我演過音樂劇。”

    “音樂劇?什么意思?”

    “音樂劇里面,我演的國王,三百七十二個人,還有樓上的交響樂團,他們連我的呼吸都要注意到,所以我習慣了。”

    “音樂劇還能增加氣質?”紋璋不解道。

    “當然,演戲也可以,演繹別人的人生,也是‘自己’的人生,演多了,就習慣了。”

    “你的意思是,你演的戲比我多?這怎么可能。”紋璋翻了個白眼,他覺得有那么一絲道理,又不愿意承認,最后搖頭等智雷的信兒,陷入自閉當中。

    白珂抿了抿嘴,他的“戲”和紋璋的“戲”不一樣,但他的確演了不少,羅馬并非一建成。

    “——下一個鏡頭!白珂最后一個鏡頭!”

    上面忽然傳來副導尖利的嗓音。

    話有些顫抖。

    白珂走了,那兩個美女也不會來劇組了——生活的樂趣,又少了一些,不對,簡直少了很多啊。

    副導砸吧嘴,看正導智雷也是一臉抑郁模樣,仿佛下一秒就要背過氣兒,他心情又好起來了。

    拿電扇的場務和爬樹的助理,又雙叒叕麻利聚在一起,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閑聊。

    劇組是相當封閉的地方,橫店還算熱鬧,有些地方簡直要害人得上抑郁癥,叫不應叫地不靈,劇組有規章制度,打牌不行,麻將也不可以,女人又不給摸,碰到一個合適的聊友,就是很現實的安慰了。

    聊嗨了,聊依賴了,就覺得精神的刺激已經大過生理那點多巴胺了。為什么演藝圈多基佬,柏拉圖當時的,可能就是這種情況。

    白珂抬頭一望,整個劇組都在看他,也有人拿了花,當然,這是重要級別演員,殺青時候的必備節目。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