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五十三章 爆炸戲
    橫店,清晨五點半,白珂和胡以梅提前到場。還沒亮,但片場亮如白晝。兩個方向數百瓦的大燈吊著猛照,光灼得連最不怕死的飛蛾也不敢轉圈,爆破戲騰出來的警戒線,拉了足足上百米。

    沒有紅毯,沒有歡迎會,納智捷就在這種情況下繞了一個大圈,才看見劇組搭的棚子,白珂從車上下來,智雷瞧見了,朝他點點頭,“白珂,辛苦了。”隨后支了個眼神,造型師帶他去換裝。

    智雷戴的是釣魚常用的遮雨圓頂帽,往下一垮,整張臉就遮住大半,顯得死氣沉沉,加上他還時不時嘆一口氣。

    整個劇組情緒都很低落。怕觸著了智雷霉頭。

    “嘿,兄弟——”

    智雷旁邊的是一瘦個男的,像大學生,笑起來很給人好感。

    “你就是白珂,來這兩周,常聽這倆字,鼎鼎大名了?”那人道。

    “是我。”

    “我是周衛國。”

    他的是角色名,主角。

    白珂于是跟著他道:“我是竹下俊。”

    配角。

    那人又笑嘻嘻的揮手,“竹下俊,你是上戲的高材生,等你好久了,以后我們就是敵人了,”他故意停頓了一下,聲音轉低,“……我是劇里面……畢竟你是rb人,我是中國人,尿不到一壺,你是不是。”

    白珂點頭,但不話,氣氛僵住了。

    那男的夸張道,“喲,你怎么不話?不喜歡我?”眼神分外生動。

    釣魚男智雷一直在聽,登時把帽子摘了看那個男的,臉青的白珂都嚇了一跳。

    那男的立馬求饒:“不好意思,不好笑嗎?我就是想開玩笑,哎呀白珂老弟,我這人喜歡貧話,你別往心里去。”

    “更別惦記仇,以后的時候還長呢~”他又補了一句。

    他話陰陽怪氣,但白珂不吃這一套,而且毫不在乎場合。

    一米八七的身材,盯著那男的,對方笑的拼命往椅子后縮。

    智雷瞧不下去,出來控場道:“方三!方三??你還不帶白珂去換衣服,難道要整個劇組等你一個?”

    人群中竄出來一個中年人,作了個大揖,苦道:“白先生,您快換衣服,剛剛爆破戲拍岔了,大家心情都不好,所有炸過的東西都得填上去重炸,您既然也有爆破戲,衣服換了,先去熟悉下點位?”

    他心翼翼的給白珂比劃導演的位置。意在別惹毛了智雷。

    白珂跟他去了更衣室,身后智雷忽然道:“白珂,你熟悉了點位,直接拍戲,你行不行?我們來不及等。”

    那男的笑容立刻僵硬了不少。

    白珂道:“行,怎么不行。”

    智雷:“成,你搞快點,我等你,”又對旁邊的男的道,“紋璋,你也甭閑著了,去換衣服,對手戲,你不是要熱鬧嗎,好啊,炸一炸就熱鬧了,你行不行啊?”

    “行啊,導演。”

    智雷的聲音出奇的大,白珂知道了,這人就是“紋璋”,擠掉他做男主的資方派。難怪話擠兌人。

    片場一點也不有趣,枯燥的要命,又是體力活,撲街們反而其樂融融,媒體進組采訪拍到的那些歡聲笑語,倒也不是全在作秀,但到了有名有姓有角的明星,就不好了。

    你演的好,我就得少演,放電視就少鏡頭,出來了觀眾一個捧一個踩,一個往高一個往低,這是很現實的事情。

    何況白珂本來就和“紋璋”有間隙,紋璋不搞他,他還要搞紋璋呢。

    從大一演到大二,話劇音樂劇都試過了,什么斗爭他沒見過。紋璋那點技巧,比起女演員的上位坎坷,簡直就是渣渣。

    白珂跟著服裝師方三去了更衣室,方三拿了條汗衫給他,“這是日軍陸軍制服,你打底用,棕色的,衣服崩了也不穿幫。”

    然后是一套外層制服。

    制服還行,打底的那汗衫,是真的有汗,又臭,白珂揀過來翻來覆去看,下不去手。

    方三看出不對來了:“白老師,這樣,您不穿這個,里面套一個恤,就成了,但要灰色的,您看有沒有。”

    白珂一想自己沒有,可他又不愿意直接和這玩意兒接觸。

    他是能吃苦敬業,這不代表他腦子不好。

    這衣服千人穿萬人穿,正常人套腳就生腳氣,套指甲就長灰指甲,套褲襠就得濕疹,套身上,知道出什么?

    最后選了個折中方案,里面穿了黑色恤,怕恤太長穿幫,故意把恤剪短了,為此吝嗇鬼白珂的心在流血,然后是汗衫,再然后是厚厚的棉質軍服。

    出來了站鏡子前,“啪”一立正,他樣子肅穆起來冷酷,笑起來暖心,大笑起來,像極了裝備了我黨潛伏進日軍的絕密特務,最少也是個懷有國際主義戰士心態的精中分子。

    rb人也有精中的,比如抗戰時候救死扶傷中國人一批rb醫生,甚至被追悼了“革命烈士”,戰爭期間,還有咱的東洋兄弟黨,策劃革命,搞游擊,可惜干不起氣候。

    他演的竹下俊,雖然不是“精中”,卻不是傳統的日軍形象,出自京都豪族,有理想有道德,又忠于國家,信奉武士道,可想這人矛盾至極,竹下俊的思想轉變是一條精彩的個人線,智雷想在抗日片中有所突破,然而他塑造這么一個非傳統的rb軍官形象,只是為了讓主角裝逼更爽利。

    敵人再牛逼,都只是襯托了主角的裝逼爽感。

    所以人性呢?掙扎呢?

    白珂搖頭,然而智雷也只能拍到這一步了,再往前試探,這片得被總菊發一紙禁令。

    鏡子反光能看到外面埋雷的爆破組,探腦袋埋的很快,一個個像摘蘿卜,也不踩實了土看看炸不炸,白珂忍不住道:“你們這爆破靠譜嗎?”

    “靠譜~怎么不靠譜。”

    “不會炸著人吧?”

    “不會~”方三看白珂一臉不相信,道:“其實炸著了也不會有事兒,橫店這種倒霉蛋,炸傷手炸傷腿,還有傷蛋的,爆破不心,傷著兩顆蛋,每年都有一堆,但是哪里輪得到我們,白老師,您相信我們,準沒錯。”

    “那剛剛怎么重拍了一次?”

    方三攤手道:“因為炸傷了人呀。”

    白珂膽戰心驚的和紋璋一起出的房間,他東洋人,紋璋八路。

    拍的是八路伏擊日軍,眼看成功關頭,他演的竹下俊以一擋十,爆發宇宙,誰知道紋璋演的周衛國以一擋萬,直接開掛觸發主角光環的故事。

    兩人都要踩點,像棒球的跑壘,及時跑到爆炸點旁的安全區,然后爆炸點爆,又跑下一個,周而復始,控制得當的話,爆炸始終有一個炸不著人的延遲和距離,于是主角能趟便整個地雷陣火炮覆蓋場而毫發無傷。

    實際上地雷的觸發速度眼鏡蛇來了也跑不掉。

    沒關系,這是演戲。

    但是誰先去踩點呢?最好把土踩實一點。

    白珂下意識看向紋璋,他發現紋璋也在嬉皮笑臉看他。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