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五十章 與人斗
    最后是每場年會必有的保留節目,集體留影和搶c位。

    臺上主持人道“請《特戰隊》的主創上臺合影~”

    差點跳起來的胡以梅聽見信,明知道今晚大局已定還是忍不住嘆氣,道“你上去吧,低調點就是了。”

    “明白,胡姐~”

    白珂三兩步翻上臺,臺上現在只剩下一圈主創,想看他,又怕看他,最后還是盯著他。

    白珂也不說話,保持低調,本來是遺世獨立,公子無雙,但進這個地方的都知道他的事情,角兒被鈔能力換了,所以看他就多出了些蕭索,嘖嘖生嘆。

    老資格的邵斌(詳見第十七章),從白珂那一身白西裝一進來就瞧見他了,等這一刻已經等了很久,靠過來安慰“沒什么~不過是換了個角兒,主角而已,這有什么?”

    他故作老道“年輕人,一時勝利,不是一世勝利,笑到最后才是贏家。”

    然后露出忍耐不住的笑,他知道白珂聽懂了。

    老前輩邵斌曾經在男主面試中敗于他手,落了個男三男四,悶悶不樂,現在這話說的像是他自己演了男主一樣。

    他在嘲諷白珂竹籃打水。

    白珂不逞口舌之快“前輩說的是。”

    邵斌“你要記住這句話啊……都說了,跟胡以梅合作,沒有好處的。”

    “前輩和胡姐合不來,不代表我合不來。”

    “我這是教你。”

    “說的合適的,我都聽進去,其他的,我自己有把握。”

    話說的不卑不亢,看他的主創們,反而覺得白珂有那么點不清不楚的氣勢。這些大多和智雷有關系,也聽過智雷對白珂的評價,雖不見他,但知道他。

    現在看來,智導說的沒錯,是邵斌落了下乘。

    只是不知道新來的男一怎么樣。

    演員對于目光這種東西是很敏感的,邵斌左顧右盼,覺得自己有點low,他想起來老臉一紅,該發氣,也該占著制高點才對,男三男四急什么。

    他只能丟下一句話“言盡于此。”按住自己氈帽離開,擋住半張臉。

    白珂望著邵斌沉思,臺上的人越來越多,晚上的合影,主要是《特戰隊》的寶利方演員,以及要害制作人員,底下喝醉酒的智雷顫顫巍巍被人攙扶著往臺上送,但智雷太醉,是橫躺著的,一連送了幾次,智雷就是翻不上去,走梯子更不行,中間跌倒磕著了腦袋,智雷流口水大罵道“勞資上不去啊……你眼睛在鉆女人褲襠嗎!”

    邵斌又出來附和“別磕壞了導演腦子啊~”

    主創只有作罷。

    這代表“c位”空出來了。

    照相師見狀,吼了一嗓子

    “——站好了,來啊,口號是‘開心’,我數一二三,你們……你們自己排位~”

    眾人按照要求,齊齊站在臺上。

    前后三排,一排大概能站十來個人。

    一堆扯七扯八的演員,聽見照相,條件反射的閉嘴和找位。

    沒人指揮順序,因為人人心中相信都有一桿秤——不過個別人的秤經常會斤兩不準,把別人稱輕,把自己稱重。

    比如一邊鞠躬一邊眾目睽睽下站在c位的邵斌,麻利的上了二排中間,前后左右雙c位,如果集體留影是一張全家福,他這位置就是百歲老人的族長位置,最好左右邊還得兒孫相伴,他拱手抱拳,“客氣了客氣了~實在是不好意思~”

    好像特別受之不恭,但是站那兒紋絲不動。

    邵斌是今晚來的,寶利資格最老的男演員,盡管他在《特戰隊》中演了個男三男四,其他的也拿他沒法。

    能威脅他位置的,只有倆個人,女一,和男一。

    于是主創們又忍不住看白珂真可惜啊年輕人~男一被搶了,c位拍照也被搶了。

    演員其實特無聊,不能說錙銖必較,但拍片子有趣的事情實在太少,規矩又多,所以與天斗與地斗都比不上與人斗。

    男一是另一個資方的藝人,聽說姓紋,也是個小年輕,今晚沒來,他即便來了,不是腦子有缺的話,也不會在寶利的主場這么高調居中,而女一是寶利的演員,資歷作品都不差邵斌,而且也來了,但,這是個女的,老實說,這種場合女的站不了中間。

    所以邵斌成功了,接著感覺自己能排老二老三的又站在邵斌旁邊。

    白珂老老實實的,選了個最末尾的位置,還蹲下腳稍彎腰,他太高,免得后面的哥們拍不著臉,他是在第一排邊緣。

    邵斌隨即哼著歌,聲音很輕快“承讓,承讓~”

    他倆眼睛盯著白珂,覺得十分快意,故意讓聲音傳得白珂聽的清楚。

    平心而論,邵斌雖然小肚雞腸,這一手臺詞功夫還是挺實在的,他沒用大力,面色如常卻聲若洪鐘。

    邵斌是中戲出來的高徒,十幾年前,中戲的表演遠超其他學校,現在出的明星少了,慢慢優勢不明顯了。

    邵斌心中暗道“都教你了,笑到最后才是贏家。”

    但邵斌很快發現不對勁來。

    第一排的白珂,他站哪兒哪兒空出一塊,一身白西裝靚的要命,旁邊的寧愿不上鏡不要和他作對比,空來空去,左右空了一大截。

    空一截白珂就往里進一截,最后卡在正中間,左右實在是空不動了,白珂就在邵斌前面站著,依舊是稍蹲著腳。

    現代的女人強調美麗,實際上按照生物學,更需要美麗的是男人,今天依舊有哺乳動物保持這樣的習慣,雄性如果不夠漂亮,就得不到雌慕,更不必說獲得交配權延續染色體,所以丑的本能是不愿意和美麗的站在一起的,這生死攸關。

    邵斌他看見白珂后腦勺,覺得更快樂了。白珂正好矮了一截,就夠著他胳膊窩,簡直是送上來給他踩。

    “開始——”

    照相師伸手比劃,寶利方入鏡的太多,她不得不站的極遠,聲音傳臺上隱隱約約。

    大幅度揮了三次手。

    “一~”

    “二~”

    照相師喊道“三~”

    定格一聲,一直蹲著的白珂騰一下站起來,眼神古井無波,好像什么也沒做,然而他其實還墊了腳。

    187的身高就此碾壓。

    邵斌的面前出現一個黑影,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什么都發生了。

    “咔嚓!”

    “——ok!”

    照相師端出來看,放大,發現中間原來只拍到了一位,三排人滿滿當當的歪瓜裂棗,獨獨白珂長得不同凡響。

    囈~中間好像有人沒拍到。

    算了,不管了。

    照相師看著放大的白珂臉,恨不得拿回去截屏,她是女的。

    其他的沒拍到就沒拍到唄,借你一個臺階墊高,還能被擋住,能怪誰?

    拍這種照的經常會瞧見藝人奇葩事兒,與她無關,寶利只給了拍一張的錢,又沒給拍兩張的錢。

    臺上邵斌茫然了,他知道自己在照片中一定失聯了,這次別說男三男四,恐怕接下來的寶利通稿照片都不會出現他,張嘴想說什么,然而眾多演員主創累了吧唧的下臺,沒人會為了他重來一次。

    他恨恨的看向白珂。

    白珂回頭對他做再見手勢“劇組見。”一張人畜無害臉像是啥也沒發生過。

    邵斌頓時毛骨悚然。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