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四十一章 欲擒故縱(二)
    “我走了。”

    “有緣再見……”

    白珂作再見,對自己發展來的幾個粉絲依依惜別。

    又粗又長的長龍,這會兒似乎也懶得玩吃豆子長身體的游戲了,愣住看他從特意開的紅色小門進去,考官出來迎他,寒暄家常,門再無情關上,“砰!”

    久久沒說一句話,面面相覷。

    有人覺得自己找著了奮斗方向,大丈夫當如此,有人卻默默的離開了隊伍,因為見著了他的模樣。

    有良知的人,是不應該勸一個入了無底陷阱的同伴,掙扎搏命一輩子的,即便是勸自己也是如此,入錯了行,耗上一輩子也沒用。

    白珂進去的時候,還在想之前的白羽絨服女人,有的說要整個假期呆在了影視城,尋找機會,房子都找好了,含情脈脈看他,說不介意多一個去奮斗。

    ——據說群演有所謂的龍套夫妻,逐夢生理兩不誤,恐怕這幾個有差不多的想法,可惜白珂不感興趣。

    他其實對華藝也不感興趣,都摸不著他“g”點。

    但胡以梅會很“感興趣”。

    “白同學……公演一別,真是如隔三秋……我給大家介紹,這是白同學,白珂,演技那真是沒話說,報紙上的青年演員模范……啊!他可是魔都戲劇學院正兒八經的優秀科班生!賈主任的高徒,不是那些不入流的雜牌貨色!”

    張制作的聲音在煙霧繚繞的面試堂里,洪亮又富有穿透性。

    另幾個中年人捏著煙嗦吧嗦吧,抽到了底,疲憊的眼睛發亮。

    “白珂,你給其他老師介紹一下。”

    白珂拿出自己準備好的說辭,從兒時的野雞電視劇到大一的音樂劇,噼里啪啦羅列一通。

    張制作再介紹“還有《雷雨》,你自編自導自演的《雷雨》……”

    白珂又選擇性的編了些作劇場導演的小故事,逗考官們開心。

    盡管隱瞞了些內容,比如他即將在春季播出的“濕滑”廣告,亦或是江紋的配角電影,他依舊博得了滿堂彩,其實自打一進門,齊齊見到他真人,了解到他演技沒有爛到鬼哭神泣級別的時候,眾人都想給出“pass”——行不行,先摟進碗里。

    很多經紀公司的風格是簽了苗子囤貨,要么憋死,要么成名,要么撞著冤大頭看上了高價要人,一個愿打,一個愿挨。這種操作像某些靠發掘轉賣天才球員賺錢的小俱樂部,而大公司則像毀人不倦的豪門,不管怎樣,簽約費不過蚊子腿。

    張很快提出二十萬的合同,僅僅是第一次的簽約費——寶利的簽約費,當初才給了八萬。

    白珂看上去毫不心動,其實略有得色。

    華藝論規模遠不如超級大鱷寶利,傳媒只是寶利事業的一小部分,經紀業務甚至不值一提,但在娛樂圈這攤小池塘,華藝是通吃上下游的獨一檔。

    張制作滿懷信心,問白珂“還有什么條件,我們可以再談,我可以再申請,藝人經紀方面,華藝是很有誠意的。”

    張制作身體前傾,兩手撤開了耷著他是真心想找一員大將入司。

    白珂靠椅背上,手臂交叉盤在胸口他只想走走過場。

    白珂道“我一定會鄭重考慮……”

    張制作急了“你還需要考慮什么?我說了,我的條件還可以再向上申請,你這樣的演員,只有在華藝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發展,不要意氣用事……你還會唱歌,音樂劇那么難的唱段你都能發揮,何況口水歌,你寫詞,公司給曲,名字都是你的,華藝包裝多棲藝人,我們有經驗。”

    “我……”

    “跨界天才,演藝圈的寶藏,我都能想到會怎么炒作……”

    “我……”

    “我做你的經紀人?”

    “這……老師真看得起我。”

    張制作眼白下撇,嘴角一撇,以退為進“你這樣的演員,我們也不是非你不可。”

    他雙手合十,杵在下巴角,皮笑肉不笑。

    白珂知道火候到了,給對方一個錯誤的“暗示”。

    臉一紅,像是強抑住激動,又怕對方變卦,不得不露出一絲底牌道“華藝的實力,當然是無可置疑的……”

    恰到好處的“青澀”,不過是演的,老油條想看,白珂于是配合出演。

    張制作大笑,覺得抓住了這個年輕人的底牌“兩天你不給消息,我就只有放棄了。”

    白珂依舊咬牙“我……我……”

    張制作不作解釋了,給他一個極“決絕”的目光,道

    “送客~”

    維持秩序的干瘦保安,架著臂膀過來,沉聲道“請。”

    空氣像凝固了的黃油。

    白珂頗不甘心,進來的些許鎮定全部破功,不情不愿起身,他的背影他的腳步都像是要回頭,幾次停頓,可他就是沒回頭。

    “圖樣圖森破~”

    張制作心中道了聲,信心滿滿看白珂背影,老油條相信這年輕人明天,不,今晚上就會反悔,拉虎皮扯大旗,以退為進,是年輕人抵擋不住的絕招。

    “天下英雄入我彀中也~”

    白珂走遠了,張制作大唱道,搖頭晃腦,捏緊了京劇腔,豪情壯志蓬發。

    旁邊的老友笑道“好啊,你算是逮著了,真不要臉,他怕是今晚上都睡不好覺,煎熬,煎熬啊……”

    “是逮著了,逮著了。”

    “其實這年輕人挺聰明~”

    “他再聰明也只是個年輕人,沒有城府——欲擒故縱的道理,哪里是他現在能明白的。”

    ……

    當晚白珂并沒給張制作發回復,他出了面試場,一張愁苦臉便換回了高冷,事實上他睡了一個極其安穩的覺,做了一個美夢,夢中成為國內影史票房破百億第一人——最重要的是,似乎還客串了一下導演。他是大陸的商業片之王,大滿貫拿到手軟。

    所以白珂騰一下醒了,他知道自己是在做夢吶。

    用了幾年的老手機,幽幽發著偏色的綠光,操起來一看,時間才四點一刻,天沒亮,“啪!”扣在洗手池邊。

    簡單洗漱過后,按照計劃,他準備前往第二家面試。

    華藝自然被他放棄,從頭到尾都沒想過,眼下對方有一大堆沒火的科班男星,顏值實力俱在,卻一部戲也接不著,整個京城上層,現在只想追到國民花旦“天仙姐姐”,結束長達兩年不清不楚的曖昧關系。

    華藝供了花旦兩年資源,卻沒得到花旦的心,聽說人也沒得到~囈~

    戲劇學院的落葉小道,春初還有些發冷,整片大地漆黑,抬頭眺望,星空也不亮堂——魔都這兒看不到星星,只有無窮無盡的炫目燈光,于白珂而言更似璀璨之星,白天黑夜都不曾消失,有一天他能“手摘星辰”,這是他夢想初始之地。

    “——叮”手機響了。

    兩條短信,一條胡以梅,一條張制作。

    都繃不住了。

    白珂再看時間,四點四十五,忍不住哈哈大笑。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