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三十九章 上不上
    白珂聽見那一聲巨響,耳朵不自覺離開了手機,“砰!”但他不敢掛電話,否則李若白下來得碎碎念。

    接著就在他瞠目結舌中,李若白以比他預計快了兩倍的時間出現在樓底下,偏偏兩只手提箱子極累,像受熱的狗一樣不斷喘氣,舌頭拉在外面,腦門上是呼出去的熱氣。

    白珂快步接過來,半邊身子稍沉“你住二樓?三樓?”

    “六樓!”

    “那你……你來的還挺快啊。”白珂忍不住搓手指。

    李若白瞪他“還不是被你弄的。”

    這時候白珂才掛了電話,李若白瞧見了,心情頓時換成了艷陽天,她大步繞到沒箱子的那邊,也不說話,就這么靠過去。

    兩個人并行著往校門漫步。

    戲劇學院并非只有一個校門,四通八達,其實校區也不止一個,更靠近女生公寓的那邊,不是正大門,卻是走的人最多的,女生從這邊結伴出行,是繁華的商業街道,交通便利,沒什么危險,男生也喜歡往這邊經過,等在門口,看頻次極高的美女風景線,是賞心悅目的美事。

    校外的也這么想。因此,戲劇學院的側校門,駐扎的保安反而最多,天天都有巡邏出沒。

    剛碰上一輛巡邏車,嗡嗡的竄過來,地板油踩死了,保安忽然見著這倆人模樣,長得像畫上的璧人,心生好感,愣是慢下來,分出心神打招呼“同學回去了啊!”

    “回去了!”白珂和李若白一齊答道。

    “一路順風!”保安磕磕巴巴,給這倆敬了個禮。

    李若白碰了碰白珂的胳膊肘。

    白珂立馬回了個禮“你也順風。”

    李若白則甜甜的笑不說話,自然靠他肩膀上,頗有些夫唱婦隨的意思。

    一個朗目星眉,一個像天使妖精——這是李若白今天精心準備的妝,都是體貌過人的大長腿,高顏值。

    “好嘞!”

    那保安感覺自己渾身是勁兒,攥住方向盤,一整天都有了好心情。

    回到這倆,李若白借著剛才的機會,更靠近了白珂,他倆的距離現在已經過了十五公分,算是過分親密了。

    可她又不說話,像得了軟骨病站不住,結果舌頭也軟了。

    白珂覺得尷尬,胡謅道“你回去坐飛機?”

    “那不然呢——幾十個小時,誰受得了。”

    白珂摸了摸鼻子,他真是想當然了。

    李若白奇怪看他,又道“你呢?”

    “我啊……”

    她緊張摸兜里的巧克力,巧克力里面有折成五角星的錫紙,錫紙上又寫了話,這是該送給白珂的東西屬于她的少女之心。

    雖然有些唐突,可是這沒有辦法,可惜不是圣誕節那天,不然就可以順理成章的道一句,“師兄,這是圣誕禮物,你可不要多想(千萬要胡思亂想)~”

    圣誕那天白珂收到的東西很多,李若白知道他一向是丟垃圾堆,再也不管了,所以他當然不可能看到五角星硬紙,那也不尷尬,大不了等下一個圣誕節,或者下下一個,或者下下下一個;萬一他于數也數不清的禮物中偏偏挑出了那一件,吃了巧克力,小心翼翼拿出錫紙,又翻開了看,又看到了那句話,第二天還支支吾吾找她對質,什么叫不要多想——經過這么多難關,那她也有滿滿的信心,在白珂對質的時候,不怕丟臉的熊抱上去。

    這樣都看到話了,你還裝什么裝!

    李若白想著絕妙主意,像是靈魂出竅了一般,那靈魂比她敢想敢做,比她有好結果,于是低低笑起來,兩眼都是甜蜜。

    白珂道“……我啊……我恐怕不回去了。”

    ——李若白快樂靈魂被拉回來了,雖然早知道,還是慌道

    “不回去?不是過年嗎?你呆學校還是……干什么?”

    “我要簽約演戲了,這次是真的,大概有了方向,和賈主任談過,他也支持我……”白珂看李若白,她眼仁盈盈泛著漣漪,不知怎地有點說不下去,頓了頓“你們都知道,所以有一段時間不會回來了,大二期間,申請校外拍戲批準,這件事情很容易。”

    李若白急道“去多久。”

    “我也不知道,興許幾個月,興許幾個星期,一切看劇組安排。”

    “那……你還是能回來的。”

    “回來了有其他活動,這也不是上班,一整年放那么多天假,其實越到假期,越有事情忙,演員是全年無休的行當,而我是專業演員。”

    白珂說到末尾,氣勢強了些。

    李若白低著頭,有點悶悶不樂。

    白珂看了也沒轍,拖箱子默默跟著,他可對付不來這一套。

    李若白是天真菜鳥,她沒進過劇組,不知道最累的不是拍戲,是拍戲間隙期,穿插著宣傳,綜藝,活動,會議,撕資源等等零零種種的雜事,國內劇組越來越學習好萊塢,摳西方人道那一套,至少對于成名演員的確如此,拍戲是打卡上班的固定享受,下班了搓麻將打電動,看閑書聊閑天,開視頻開黑上分,誰也管不著你,當然聽說也有兩三點拿著劇本去隔壁串房討論的,然而間歇期卻截然不同,少有聽聞。

    因為沒空啊,“歇”都要“歇”死了!

    戲劇學院離機場,有好長一段距離,倆個人到學校這段落葉小道,卻很短,白珂提著大箱子走后面,李若白走前面,很快就到了門口,一排學生零零散散站在門口等車,涂脂抹粉,穿的像開屏孔雀,聽見輪子聲音,下意識望過來,啊~施了定身術一樣,都望著他倆,有的丑孔雀羞愧的低下頭,白珂道了聲“到了!”

    李若白猛的抬頭,外邊兒是叭叭的喇叭聲,她后悔想慢點,又想耍性子先把沒說的話補上,可惜一輛天藍色的小大眾,呼哧呼哧奔過來,司機一群人中獨獨看見了一八七的帥小伙兒,如皎月之輝比之暗淡星辰,旁邊還有一快一米七的小美女,想也不想就過來了——養養眼睛。

    師傅招手“上嗎?啊?你倆上不上?”

    李若白結結巴巴,就是不進去,白珂卻看她道“上!怎么不上!”

    “啪!”后備箱彈開,白珂三兩下放好行李,又溜過來開了車門,一只手護住車頂李若白的大額頭,一只手扶住她腰往里面使勁懟,進去了,再關上門,好了,作拜拜~

    “師傅~虹橋機場!您可快點,麻煩您嘞!”

    李若白趴在窗口,很是委屈的看他,兩眼擺出動漫也畫不出來的夸張角度,道“上個屁,話都不讓我說。”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