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三十八章 驚喜
    白珂從老賈辦公室出來的時候,拍照的同學已經走了大半,大階梯空落落只剩石階,這天本來就是離別,路上行人寥寥,太陽雖然掛上去明晃晃,天也是湛藍色像北歐的峽谷湖泊,盡頭藍得發紫,可一點也不暖和。

    他盯著那顆梧桐樹,想著老賈說的話,抿了抿嘴。

    “勇于實踐”,實踐萬萬大過理論,這是戲劇學院的校訓,趟進門第一個建筑,中間便寫上這句話,刀刻斧鑿。

    然而在長久的發展中,這個校訓并沒有被貫徹的很好,理論派開始占據上風,并且越來越蔑視某些不求甚解的風格。

    搞藝術的常出現曲高和寡的自嗨情況,戲劇學院也不例外。

    大陸三大院校,北影,中戲,魔都戲劇學院龍爭虎斗數十年,相互diss無數,北影在電影上蔑視其他學院,而魔都戲劇學院在小熒幕上背靠魔都,稍占優勢,剩下的中戲,認為在座的都是垃圾。

    北影外出拍攝條件最松,其他次之,結果是北影愈來愈大,花旦小生評比中頻頻霸榜,其他兩家后勁不足,青黃不接,戲是演的不錯,可接不著角色。

    白珂大一的時候,因為學校限制,只能在音樂劇上打打擦邊球解渴,而在京城,有些一天課都沒學過的漂亮姑涼也簽了演藝合約,火速進組炒作,甚至還沒過藝考,先簽了約,這是旱的旱死,澇的澇死。

    不過,算是各有利弊吧。

    他把羽絨服披身上,裹緊了,一個人飄蕩在滿落葉的大道上,除了他踩在碎葉子上的聲音,還有大包小包趕路的同學,行色匆匆,滑輪噼里啪啦響著,就算見著他樣子驚了一跳,也來不及駐足——前面說過,有些人要乘坐數十個小時火車,從東邊跨越到西邊,幾乎橫跨小半個歐亞大陸。

    李若白就是其中之一,她前些天給白珂約了電話,今天幫她搬行李,作為舞臺上弄哭她的小小補償。

    李雖然結實,但她大概同樣是一加一小于二的女生,但凡有中意的人了,便肩不能扛,包不能挑。

    白珂打開電話,通知了一聲,“我馬上來女生公寓,你要不要下來。”

    那頭的聲音很慵懶,估計還沒睡醒“你到了?”

    他按理科生思維估計距離,“快到了。”

    差不多白珂到樓下,李若白便出現在面前,相對作靠近運動,這樣不浪費一點時間。

    李若白聲音一下尖了“你竟然還沒到哇?你到了再給我電話,成嗎?”

    “成!”

    “啪!”他掛了電話。

    白珂慢悠悠沿著路走,見著熟人了就點頭微笑,道一聲天氣好,他需要散散步,思考一番接下來的打算。

    大包小包的同學禮物,擱在了賈主任的辦公室,興許這輩子也來不及翻開,對不住送東西的女同窗,因為他接下來得不著閑,首先需要簽約,快速進組學習。

    十分鐘前,老賈最后給了白珂“驚喜”“……給你安排了一個角色,這可是個好角兒,大導大制作,求爺爺告奶奶你也甭想靠自己拿到,不過現在應該妥了,你演技過關,我是放一百個心……”

    但老賈又說了,“……再天才的人物,沒體驗過就拿不著精髓,電影不是電視劇,要求更精細,他的片子更不應說,他是個瘋子……你幾年沒進過片場,童星那點兒經驗根本應付不來導演要求,上去了演技過關,犯些走位配合的低級錯誤,那就貽笑大方了,丟我臉,還丟你今后的運道。”

    “大導切記得罪不得,你犯低級錯誤,是侮辱別人智商。”

    大導說的是“江紋”,白珂知道這人,導演的二線頂峰,或者說一線往下,江的黑色幽默白珂不太會欣賞,所以也沒如何面對偶像的興奮緊張,不過江紋于他,肯定是暫時不可望,也不可及的大人物。

    電影改編自《盜官記》,老賈是其中編劇之一,難怪能支上話,白珂幾次和《盜官記》這篇小說扯上關系,原來竟是老賈的考驗,“附加題”白珂答的不錯,老賈也最終下了決心。

    作為一個配角,白珂演技略有超出,但片場經驗是短板,應付抗日神劇綽綽有余,干電影就不好說了,按照老賈的說法,這次是大陸加港星豪華陣容,白珂耽誤這些大佬時間,臭了名聲,基本上可以考慮改行,進音樂劇混國有編制了。

    片場中,大牌是可以為做護膚讓全劇組干等著的——路上還得爭分奪秒睡懶覺,順便吃一碗剛煮好的陽春面,再進房車更衣洗漱,車萬一加油呢?等著唄;新人拍戲,要是挨耳光不自覺道了一聲,媽的痛死了,戲砸了,導演副導演之流,往往竄過來就是一耳光,貨真價實買一送一,這種尚屬于素質較好。

    現在來看,江的開機時間并不早,過了春天才輪著他入組。

    那只有先簽約,邊演戲邊學習,免得臨場獻丑。

    ——“嘟嘟!”電話又響了。是李若白。

    他接起來,入耳一頓嬌喝“師兄~你怎么掛我電話?”

    白珂皺眉“不是你說讓我到了給你打么?我還沒到。”

    “那就不知道開著嗎?和我說話廢電?”

    “開著不浪費錢么?”白珂明白過來了,“誒你說對了,這開著還費電吶!”

    “你——你——”李若白哽住喉嚨,像魚刺卡進了氣管,呼哧呼哧緩了一陣子,才道“浪費多少,我補給你,你怕什么?”

    “你別來這一套,你真給,我可真接。”

    另一邊的李若白遮住電話,獅子一樣大叫了一聲,猛錘一頓閨床,這時候力氣能掀某人的天靈蓋,接著作溫柔狀“現在是我打的電話,你別擔心花費了,開著,寢室沒人,我還能說說話。”

    她說著往窗外看了一眼,美目圓瞪chua!那一八七的羽絨服大高個就站在樹底下踱步,一臉茫然。頓時眉開眼笑“你慢點~我馬上下來,不耽誤!”

    “我等你,我走的挺慢。”

    接著李若白站鏡子前,映入一張羞紅臉,她抻了衣角,扎了頭發,腿也交替著伸直了看,這樣那樣都要去調一下,又覺得哪哪兒都不對勁,又覺得白珂就要不耐煩,提起大箱子飛一樣的往下跑。

    她等兩天三天,其實昨天就能走,非拖到今天,無非是為了和白珂一起,話劇小導演將要離校,不僅同班的老同學知道,幾個公演的主角也知道。

    “砰!”

    門勢大力沉的踢進去,箱子居然像風箏一樣落她后面沒落地,李若白有空騰出手來喊電話道“你可不許掛電話了~師兄~”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