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三十三章 中年狗血虐戀
    再度上臺,白珂演的是深情男人。

    暴風雨來了,聲勢劇烈,家中其他人都慌不迭的逃了躲避,白珂叫人把窗戶關了,卻站在窗前,獨自望著外面的雷雨,身子舒展開,沉沉的往下一墜,他在享受這樣的天氣。

    “周樸園”這個角色的張力開始通過臺詞和表演中展示出來。

    半夜兩點,雷雨陣陣,白珂反而坐下來讀文件。

    整個劇前后,他唯一一次坐下來甚至慵懶躺著,便是這一次。

    一段獨角戲,大禮堂內既沒有真的雷電,也沒有呼呼刮來的狂風,只有虛張聲勢的音效,“轟隆隆”反而越顯得尷尬,白珂簡單推了推眼鏡,小指抻住紙張邊緣一彈,擴出一個圓弧來,再快速摁住,嘆了一聲,似是拿天氣沒轍,眼睛掃到了一方硯臺,拿起來壓在紙上,“梆”一聲。

    按照劇本,這時大雨使得電線跳閘,他反復開關臺燈幾次,也不惱,點燃煤油燈,扶到自己面前。

    盡管火光微弱,但他開始工作,側著身子以免擋住光源。

    煤油燈冒出絲縷香煙。

    明明安靜極了,卻像是真的有雨,像是真的有雷。

    “轟————”

    這一段反而爆發了自開演來最大的掌聲,無論是業內人士,還是即將踏入圈子的年輕人,都知道這一段的難度,看懂了,所以毫不吝嗇。

    這其中還有一個隱含的因素白珂的個人戲遠超需要配合的多角戲份,盡管他如此優秀,但他依舊在收著演。

    假大空在臺下極興奮,拍自己肚皮道“這是我學生——這是我學生!”

    “白珂!他的名字是白珂!”

    “他還沒畢業,他長的很漂亮!”

    假大空的話沒白說,幾乎所有人都記住了“白珂”兩個字。

    到這兒都認可了白珂的表演,也看出來戲劇系的目的,顯然其他幾個角兒都是襯托作配,今天這里的主角只有臺上那一個人,他也唯一當得起主角一職。

    舞臺是這樣的,星中之星只有一人,

    趁著聲樂稍小的時候,院長拉過假大空,悄聲道“老賈,你這戲光捧他一個人?他才大二吶。”

    假大空道“成名要趁早,他都大二了,不能再遲了……我也有好處的,捧所有人,所有人都不出彩,我就難了。”

    “其他人呢?其他人怎么辦?”

    院長問這話的時候,忍不住瞥向oss書記,“賈主任,表演最怕比較,今天來看,成名的,只可能有他一個。”

    身材勁爆的配角“四鳳”是書記力舉推上去的關系戶,現在這倆個都心知肚明,達不成捧人目的,很難說oss會不會不爽。

    這種交易很常見,一般來說大佬動關系提攜后,便不會過問,畢竟這種一炮買賣可不會管售后服務三年質保,但也有失心瘋到非要保駕護航,一路捧紅不可的,這就是女演員的手段和功夫了。

    假大空咬牙“那就不是我管得著的了,劇組有劇組的規矩。”

    院長道“你心可真大。”

    老賈說完這句話反而輕松多了,笑道,“不行的人,怎么上都不行。”

    ——作導演的白珂也知道這個道理,自幼豐富的舞臺經驗讓他準確的摸到了不可明說的劇組“規則”,所以放心大膽的削了其他人的戲份,水平不在一個層次,個人戲反而是最佳選擇。

    看過大神獨秀,再看菜雞互啄,每分每秒對觀眾來說都是煎熬。

    劇情進展到李若白和白珂“攻守互換”,這時候強勢的不再是大家長白珂,而是徹底破罐子破摔,決心離去的李若白。

    由于劇情需要,李若白整個身子被淋濕,先前白珂在窗前觀雨賞雷,而李若白實實在在的淋了大雨,濕噠噠推門進來,留下一排水漬。

    白珂再說同樣的話,打量李若白的樣子,便有了哀求之意“你,上樓去歇一歇吧。”

    李若白看他眼神,就受不住那顆發軟的心,只能中氣不足道“請你不用管我。”

    白珂服軟“好,你上樓去吧,我要一個人在這兒歇一歇,我還有文件處理。”

    李若白努力硬氣道“不,我要你給我出去。”

    “你走,我叫你上樓去!”

    “我不愿意,我告訴你,我不愿意……”

    “你……好——我上去。”

    白珂凝望李若白,不得不揣著文件,一個人上了樓,他面色痛苦,看李若白的眼神略帶心疼,這個眼神不僅給了李若白,還有臺下所有觀眾。

    但李若白這次控制住了,沒給他一句話。

    李若白的臺詞大都冷漠無情,這是因為她尚且記得住臺詞,但她動作表情完全不一樣,實際上她恨不得靠在白珂身上,眼睛也癡癡沒有轉移。

    換句話說,這段戲其實沒接住。

    李若白接不住戲是正常的,水平差距大,又是個雛兒,臺底下的老油條一看就知道這女的心思沒在戲上,被人牽著走,滿腦子只有“從了他”“跟他飛”“生猴子”,嘴上偏偏還在極力演戲說“不”“你走”……

    至少“周樸園”這個角色沒演砸,這是《雷雨》的靈魂人物,目前來看,塑造還算成功,其他切掉了大段戲份的角色,不存在砸不砸,他們的可憐戲份還輪不到思考這個問題。

    后面的劇情也滿足了眾人的想法,“周沖”“周萍”上來了又下去,“四鳳”就上來了兩次,李若白最后也下去了,唯一再也沒下去過的,是白珂一個人。

    他站立在舞臺前,窗戶大開,直面雷雨,怔怔的看著。

    劇到這里進入尾聲。

    和眾人印象中的五段線索交織,有頭有尾的《雷雨》大不一樣,今天的戲可以稱之為《周樸園傳》,或者《周樸園和妻子的中年狗血虐戀》。

    因為整個戲的線索只有一個,“周樸園”這個掌控欲極強的丈夫,對“蘩漪”從絕對強勢,到發覺“蘩漪”將要離開后的軟弱求全,最后發覺事實無法改變后的冷漠無情。

    他完全立起來了這個人物。

    以及“蘩漪”,就這場戲而言,由于演員個人演技和真實情感傾向,成了一個“口嫌體正直”的傲嬌賢妻。

    至于其他角色,哦,他們有上過場嗎?

    白珂在臺上靜立,代表“雷雨”的音效緩緩停止,李若白和其他演員按照重要度順序依次上前,直到舞臺上占滿了所有有過臺詞的角兒,李若白甜甜的看著他,頭發還在噠噠滴水,她毫不羞赧的牽住白珂手,和他對視,忽的大哭起來,嘴唇一開一合,但一點兒也聽不見聲音。

    白珂識得李若白的口型,她在道“師~兄,成~功~了。”

    是的,成功了。

    舞臺響起瘋狂的掌聲,以及記者不斷閃爍的快門。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