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三十章 不老實的大刷子
    “同學們,好戲要開演——”

    假大空徑直撂開門簾,拍了兩巴掌,所有人都在看他眼色。

    他見狀得意一笑,聲若洪雷“表演糟糕沒什么,千萬不要掉鏈子,把整個人沉進去,便忘了臺詞,忘了自己,記住,說真話的人不需要好記性,尤其是——”他瞥了一眼常常忘詞的“四鳳”,而“四鳳”正在一臉茫然的看向他。

    假大空話一結巴,這下差點腦梗“你……”

    然后看向白珂,那張速效救心丸一樣的臉像是給假大空打了一針華法林鈉再猛推,“啊啊啊~活過來了~”

    “四鳳”是關系戶,傍的人級別比假大空高得到,戲劇技能不及格,傍人能力滿分,她是假大空心中“一坨巧克力臭翔”的想法根源。

    假大空我不是叫你真全忘了,你,我說的就單單是你,你別忘記……算了,當我前面說的狗屁!當放屁,你忘了吧,都忘了吧……”

    “四鳳”依舊是滿眼呆滯,在她的世界中,能記住臺詞沒有說“12345,54321”,混與躺輪回不止,已經是兢兢業業。

    老賈戰前嘴炮失效,無奈道“假如你們真忘了詞兒,就臨機應變拖過去,或者等白珂說話,他知道怎么糊弄,一切看他眼神行事。”

    說罷急急忙忙的戴上高帽遮住地中海,跑兩步又折返來看著裝效果,這才自信竄進了舞臺。

    他直接拿了話筒,還沒說話,稀稀拉拉的掌聲響起,“啪~啪~啪”

    老賈一笑,干咳兩聲索要掌聲,沒反應,又使勁兒咳了兩嗓子,“咳咳”,于是雷鳴般的掌聲給力的響起來,“啪啪啪啪啪啪……”

    今晚的老賈穿的特質西裝,襠部提的很高,雖然有些勒蛋,然而比例從五五分生生成了五點一比四點九,更接近了黃金比例,地中海外的稀疏黑毛圍攏在高帽外像鴉片戰爭的沿海海防,看上去像模像樣,其實一戳就破。

    白珂和李若白當先候命,站四米多高的紅幕布后,擋住了視線,卻隱約能見著強光下老賈的矮胖背影,以及嚇人的觀眾聲勢。

    看話劇的沒音樂劇多(話劇就這么慘),也有數千人,加上質量極高的業內人士,所有人都知道今夜的意義。

    李若白又驚又喜“天吶——我是不是要成名了,上頭條!”

    “對!上頭條,上~頭條!頭條是誰?”

    依舊時時刻刻在想葷段子助興的倆兒子也是神色激動。

    白珂道“媒體有三個拍照取材的時候,一個是表演實在出色處,這不得不給鏡頭;一個是劇末謝幕合家歡,一般會有鏡頭;最后一個,也是最多的時候,就是現在開場,記者還沒提前離場的時候,我們只占了‘三分之二’。”

    這話說的另外幾個人也看過來,貌似他們錯過了三分之一的關鍵“頭條”機會。

    李若白很實誠,她盯著假大空的背影“啊?那我可不可以現在就上去啊,站一個人是站,兩個人也是站。”

    白珂思索道“這法子不錯,你以后上紅毯搶鏡就靠這一招了,你有毯星天分。”

    李若白捏著拳頭道,“什么毯什么猩,我那時候肯定有個人鏡頭的,才不要靠搶!”

    白珂回頭笑道“希望如此。”

    另一邊,老賈在“廣受愛戴”的掌聲中,道

    “這是個注定心潮澎湃的夜晚,它來自于年輕人的活力,勇敢和剛強,也來自于臺下每一位觀眾的包容,理解,和欣賞;我們魔都戲劇學院總是有這樣一批年輕人,他們從不在乎任何即將面對的困難,反而笑著接受,我要感謝他們,從07年開演,到現在,《雷雨》第三次搬到禮堂舞臺上,每一次都是挑戰,每一次都耗盡心血,作為大戲的指導人,我有責任……”

    假大空的陳述慷慨激昂,“西裝勒蛋刺激法”似乎讓他重回男人巔峰。

    李若白很煩躁“賈老師真可惡啊,他的‘三分之一’明明比我們長多了。”

    “是啊,真的好長……”

    “周沖”和“周萍”大腦一片空白,苦澀點頭,因為他們確實很短,否則不可能現在還是雛兒。

    “四鳳”則毫不緊張,成竹在胸。

    白珂卻明白了“老賈是在提前攬鍋,你們演的太爛,是他教子無方,該謝謝他。”

    “現在有請魔都戲劇學院優秀學生,2009年度大戲,開始————”

    劇場“嘩”一下滅了燈光,配上“轟隆隆”bg,腰間的隱形聲音接收器一個悶響,亮出紅點,開始工作,這是要登場的時候了。

    白珂立馬關了領子上的微麥——所有人領子上都有麥,他上場前假大空告訴他,今年的文化課第一已經被他預定,48的績點數據已經刷到,今夜是他的實踐課“附加題”,他現在想要刷到“49”甚至“499”,在戲劇學院學霸成績史上,青史留名。

    加上六百五加的高考成績,娛樂圈當前第一大成績刷子,不說后無來者,畢竟刷子相煎何太急,個人努力比不上學院開掛,至少前無古人。

    “如果你們搞砸了我的績點,那就不太好看了(你們就死定了),我們一起奮進(別拖我后腿)!”

    他回頭對幾個演員威脅道,尤其是琢磨“三分之一”是多長的倆兒子,以及一臉茫然的“四鳳”,后邊兒還有林林總總的其他配角。

    由于提前關麥,聲音并沒被錄下來。

    但李若白湊過來道“師兄,你在做什么?”

    白珂一字一頓“戰前動員。”

    李若白顯然沒有關麥,聲音順利的從學校進口的森海塞爾演唱會定制版大音響旋出來,一問一答,響徹禮堂,遮住了假大空之前的一切鋪墊風采。

    “明白了嗎?”后臺白珂又問道,聲音內外清晰可聞,但他根本不知道。

    由于場地聲音延遲,演員都佩戴有微型實時耳機,這是一種能聽見自己聲音,但不知道自己聲音在場外有多大的神奇玩意兒。

    假大空下臺狂冒冷汗,底下眾多業內人士拿筆勾畫——顯然,誰是頭兒已經有了分曉,真正是聲臨其境,這次挖人得聽聲要人。

    第二排的人形肉彈,受邀嘉賓胡以梅,本次寶利國際的挖人代表,由于早有了心動嘉賓,正在閉目假寐——她聽到了這個熟悉聲音,騰一下彈起來了。

    是他,就是他!

    四下張望,發現所有人都在記筆記,聽聲辨人,不時響起輕笑聲。

    “干!”

    胡以梅罵了一句,他果然不是個老實人!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