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二十九章 就在今夜
    魔都,圣誕夜。

    拉車的麋鹿今天沒能在雪地上留下腳印,白胡子老人不必望著緊閉的窗戶嘆息,從煙囪放進去放襪子,小心翼翼,唯恐驚醒稚童,今夜無雪,今夜無眠。

    戲劇學院戲劇系的核心,綠瓦紅墻的老辦公室,很浪漫卻漏著大風,“啪啪啪”連著響個不停,“人類濃縮精華”假大空不得不起身,裹緊了毛毯,“砰!”

    玻璃因為密閉發出沉悶的一聲,頓時風聲被削了五十個分貝,假大空才回來繼續寫引薦信。

    言語半文半白。

    “江紋吾友

    京城匆唔,所談甚歡。

    聞先生有驚世之佳片將出,故事錘煉數載,腳本即將出膛,人物之妙,驚古爍今……吾有一生,乃天賦絕佳之人,實為數年首見,技藝精煉,膽識過人,雖有愚莽之狀,仍不掩其瑜。

    ……雖為花瓶邊末之角,尤可使其稱之,必不失佳片輝煌,愛之心切,盼之心癢……適此瑞雪將春之日,誠愿閣下共成美事。書不盡言,晤面詳之……圣誕夜,戲劇院賈達空,誠留。”

    他停下手,細細讀了一遍,寫的很“正經”,他還算滿意。

    信中的江紋,是國內幾個王炸外的頂尖導演,大院子弟,路子偏邪,考北大沒考上不得不學電影的狠人,雖然他本人羞于提起這件事情,說這是“無病呻吟”,“不是一伙人”,但他由此具備些文人騷勁兒,這是公認的。

    江也確實像一個“文人”,取了兩任老婆,每任都是真愛,比不得假大空自己從一而終。

    ——不過,他們大院里邊兒的人,江也不是蝎子拉屎獨一個。

    擅長描繪浪漫青春的文人們,自詡深情,卻總是重復愛上一個再愛上另一個的故事,有的寫快一千封信生生追到了夢中女神下嫁,然后在女神十月懷胎時出軌ta人,女神也不惱,只感慨道,你愛的不是我,是給我寫信的感覺。

    換今天的大白話就是,舔狗原來愛的不是女神,而是舔女神的那種朦朧美感。

    想到這里,假大空嘻嘻的笑起來,他本來也是向往“文人”風范的,畢竟他偶爾會寫寫劇本,拍出來的也有,可惜他長的實在不像一個文人。

    他拿了一支筆,將之前寫好的寄語重新工工整整的,用行楷抄寫了一遍,這是機關干部的拿手好戲,打眼一看,賞心悅目,姓江的該更吃這套了。

    唯一麻煩的是,除了參與改編劇本,江紋和他聯絡算不上深刻,也許會掰了他的面子,這可能性不大,當然,送白珂的驚喜也不是什么挑梁大角,不過是讓他開始的路走的好些罷了。

    假大空是靠理論做的專家主任,業內的知名人士,但這不是他的初心,他本來想做導演干演員,如果他當年有白珂這個樣貌,說不定都沒那群港星什么事兒了。

    好在遇見了白珂,也算是有個寄托。

    上頭條算什么,戲劇學院,該出一個扛把子校友了,否則拿什么忽悠人進來?

    他瞥眼看到了白珂的試卷,“附加題”回答被單獨剪了下來,字雖不多,概括的極好,簡直是滿分答案,這種人就算沒有老師,也會自己發光發亮,只是要摸一摸石頭。

    于是假大空滿意的用信件包裝起來,關燈前往郵寄,戲劇學院依舊保留著老派的郵筒,郵遞員可不過洋節,明天早上,這封信便會從魔都發往京城,到江紋手上。

    假大空踏著棉拖鞋,把信投進去,瑟瑟發抖著回來的時候,忽然意識到,他寫道“適此瑞雪將春之日”,而今天明明是一個郎朗黑夜。

    假大空呆了兩秒,抽出一根中華來,嗦了兩口,感覺安心了。

    ——其實也不糟糕,遠在京城的江紋,應該不會知道這邊天氣。

    ……

    第四周,公演如期舉行。

    主演齊聚禮堂后臺,假大空領銜指導。

    緩解壓力的最好方式是講葷段子,不會講葷段子的演員不是好演員,劇組如此,劇場也是如此。

    “周沖”和“周萍”,倆兒子對上眼了,一唱一和,當先開啟葷段子

    “有沒有人數過人數?全學校的女人都來了,同志們,這是我的大好機會,一騎當千,你也是……”

    “我不像你,不打算要女人,我只要成名,有名氣,就有一切。”

    “先有女人,才有你的一切。”

    “是先有我的一切,才有女人。”

    “此言差矣,沒有你媽,哪里有你,難道你媽不是女人?”

    “那沒有我,哪里有你,難道我不是人?”

    “你——你,你他媽的真不是人!”

    “明明是你先提我媽的!你講她作甚?”

    倆人說著打了起來,打急了往臉上招呼,白珂喝道“別打臉,滾出去打。”

    倆兒子不說話了,抱在一起,良久,唯唯諾諾道“對不住,其實我們有點緊張……”

    “對,其實這是我們的解壓方式……”

    李若白張大嘴巴,一臉呆滯,下意識看向白珂求索,雖然沒得到回應,但看到那張臉,李若白就覺得解壓了。

    她兩只眼睛瞇著,伸長脖子很沒儀態的癡癡看。

    后臺其他人,比如正在給白珂化妝的女老師,已經見了許多次,并不覺得奇怪,只顧手頭的事,“白珂,你站起來,我看看模樣……”

    白珂站起來盯著她。

    又是那種看白開水的深情眼神。

    中年熟婦腿成“x”形一夾,“你,你別看我,轉一圈試試。”

    白珂又轉了一圈,身段清朗,她于是感慨道,“你肯定會成名的,白珂同學,你會成為大明星,就在這里,就在今夜。”

    眾人聽到這句話忍不住瞧過來淡青絲袍,搭水藍祥云,金紋鑲邊,一對美目溫潤似玉,唇紅齒白,本嬌俏女相,偏有駝峰的挺鼻,這是畫龍點睛,妙筆生花。

    “謝老師夸贊。”

    白珂不卑不亢,眼里掃到了“周沖”和“周萍”,這兩個正想下一個葷段子,拿出來打算技驚四座,為此抓耳撓腮。

    后臺氣氛有些糟糕,除了白珂,其他人都是沒上過大臺的“雛兒”,瑟瑟發抖,毫無經驗,越說葷段子,越是臉煞白。

    “雛兒”就是雛兒。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