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七章 私人聚會
    回頭是個樣貌不錯的女人,鉑金色馬尾辮,極白細嫩的皮膚,綠色斑點連衣裙露出纖臂,波西米亞風格的高跟鞋,以及長的驚人的直腿。

    搭配一張素臉淡唇。

    “你適合濃妝。”白珂脫口而出。

    這種170上下的腿精扮不了可愛,和性感相比,她的可愛不值一提。

    江曉琪顯然被他的話嚇了一跳,然后大笑“我信你的審美,”靠過來輕聲道,“你好像很了解,能給學姐講一下,怎么變成你說的風格……啊,忘了介紹,我叫江曉琪。”

    白珂往后退了一步,期間聞到女人的香風,淡而不散,她用的香水很有講究。

    加上有些知性的氣質,現在白珂明白,為什么女領舞會展露出敵意了,這是兩個黑寡婦之間的求偶之戰。

    而他自然一個都不會選。

    黑寡婦這種蜘蛛,無論多么美艷,其最終目的都是為了進行交配,并吃掉男方的后半生。

    這代價太大了。

    “我還有事,”白珂把脫了一半的紳士服重新穿上,扣緊,“戲服必須兩個小時內還給學院入庫,一旦有損壞,我賠不起,”他指著自己身上的手繡花紋,“這件衣服很貴。”

    “我等你。”

    兩個女人同時出聲道。

    不過江曉琪是捂著嘴輕笑,而女領舞雙眼已經掛上晶瑩,并祈求的看向自己。

    這說明女領舞覺得自己比不上江曉琪,她需要白珂這種男神幫忙提價。

    “我去后臺可能會花很長時間,另外,晚上劇組會有一個聚會,所以你,”白珂頓了頓,“你們沒必要等我。”

    他肯定道“我總是要回來的,但不是今晚。”

    女領舞聞言眼睛一亮,今晚的聚會不僅僅是論功行賞,更重要的是有投資方制作人入場,目前這些人決定了所有藝術生,從學生到職業演員的晉升渠道。

    白珂不可能不去。

    現在的大趨勢是,所有和藝術搭邊兒的準專業人士,都在往明星演員方向發展。

    江曉琪顯然沒在聚會名單之中,否則女領舞不會不自量力第一個搭訕。

    “你一定要來哦,白同學,”女領舞道,“雖然你不是主角,投資人老師一定會注意到你的,你今天發揮的太好了。”

    白珂笑著道“借你吉言。”

    說罷理了理衣領,往后臺直入,這次江曉琪沒再拍他肩膀,抱胸若有所思。

    后臺意料之中的人多,不過大多穿著戲服,尤其是主角“魅影”,拿著標志性的面具,恨不得掛在自己胸口,他甚至不太愿意洗干凈自己臉上的“瘡疤”妝容。

    女高音也沒有放棄自己的宮廷女裝,音樂總監和她在角落纏綿,頻頻瞄向夸張的胸脯,看上去衣服不是障礙。

    有人道“穿著這套衣服,才能方便老師認出我們來。”

    “這不符合規矩。”

    “往年的學長學姐也沒有符合規矩,我就是向他們學的,大家都這么做,你不這么做,不是傻嗎。”

    “你要小心衣服別壞了,不是每個人都能通融的,大一的固執,大四的不怕得罪人。”

    “衣服已經壞了,襠部的拉鏈提不起來。”

    “是不是你那活兒太大了。”

    氣氛很輕快,這場表演雖然質量不高,但來了不少掌握資源的圈內人。

    “砰!”白珂推開門。

    這時候白珂這套華麗至極的衣裳便起了反作用,他像是最后登場的男主,尤其是他長的就差寫上君臨天下。

    眾人目光齊齊放他身上,他的腳步聲像消音器,這衣服太招眼了,以至于投資人根本不會看除了白珂之外的人。

    “呃……”

    音樂總監想打個圓場,支支吾吾說不出來。

    白珂掃了眾人一眼,徑直去了更衣室,他的衣物放在1018。

    手機上有未讀消息,白珂瞄了一眼開頭,就沒看了。

    “尊敬的白先生,這里是寶利國際藝人經濟部……”

    應該是星探的消息,戲劇學院這邊學生的聯系方式經常外泄,學生也意愿外泄,星探們拿著照片一張一張的翻看決定是否打電話面試,像白珂這種看照片就在瘋狂氪金的ssr,想靠他一博的星探很多。

    他耐心的把戲服折疊好,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確信自己沒把這件戲服搞壞,最后拍了照片作紀念。

    出現在鏡子前的是一個戴黑框眼鏡的冷都男,衛衣打扮甚至有些老土。

    這時候眾人已經開始嘰嘰喳喳恢復議論了,等他出來了,又進入到禁聲狀態。

    眾人意識到即便是這樣,從審美的角度,他們依舊會第一個注意到白珂,他身材高大勻稱,氣質冷冽。

    不少人面帶難色,這怎么辦,難道讓他不去?

    這怎么說得過去?

    賈主任欣賞他極了。

    白珂管不了這么多,他習慣了這種眼神,給音樂總監打了個招呼,道,“之前沒來得及說,謝謝了。”

    “還好,你值得。”音樂總監邊說邊把自己的女高音往后面擋住,面有愧色,“你可能會有些麻煩,你搶了臺詞,擋了路,他們拿我沒辦法,但是會難為你。”

    白珂想到懦弱至極的“費爾明”,道“這種事關所有人的舞臺,難道還有人能顧及到打擊報復?”

    音樂總監道“當時迫在眉睫,現在是秋后算賬,不一樣的。”

    “隨他們去吧。”

    白珂隨后捧衣服還給了化妝師,也就是之前幫他洗衣服的學姐。

    學姐和女伴舞目送他離去,扒住門的時候,忽然有人道,“白珂,你晚上不去參加慶功宴了嗎?”

    “當然。”

    房間里的人看他走了大喜,回味他的話,然后愣了,“他到底是去還是不去?”

    “去吧?”

    “他好像說的是不去?”

    “他到底什么意思?”

    從后臺沿著小樹林出來,走大概七百多米,男生宿舍門口,白珂看到“腿精”女士站著仰頭賞月,雙臂環抱瑟瑟發抖。

    說實話,現在可愛多過性感。

    沖著這份可愛,白珂破天荒沒晾著這女人,摘了眼鏡過來。

    見他走過來了,鼻子冷得發紅的“腿精”跺了跺腳,硬是得意起來,“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去那個慶功宴的,你一笑,我就知道你不會去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會去的。”

    “我是專業演員,我知道你的笑就是嘲諷的笑。”

    白珂點頭,“腿精”女士胸不大,可能這反而讓她大腦發育比較完全。

    “你找我干什么?”

    “不是我找你,不對,我也在找你,我是說……我和賈主任都在找你。”

    白珂搖頭,大腦發育沒有不可能。

    “賈主任找我做什么?”

    “一部大戲,你的角色很重要。”

    白珂很上道“花瓶?”

    江曉琪臉凍的更紅了,“是很重要的角色。”

    “那還是花瓶。”

    江曉琪顧左右而言他“我馬上打車,賈主任在附近的星巴克等我們,你先看看劇本。”

    “劇本”這個詞打動了白珂,他剛好戲癮還沒過,只上臺了幾分鐘。

    江曉琪看得出來他不拒絕,相當興奮“所以今晚上我們在星巴克也有一場聚會,怎么樣,我請客,你吃漢堡,我吃巧克力醬。”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