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五章 巧克力醬
    “唱啊!”

    “唱啊!”

    “為我歌唱!”

    劇至。

    白珂從后臺聽見“魅影”的經典三段高音,女高音用稚嫩嗓作海妖演唱,唱完了幾近虛脫,這是highc八拍3再加一個highe,炫技到令人發指,贏得滿堂彩,只有更專業的人士,比如他,才會暗諷這三段高音質量不像聽起來那么“高”,更值不了萬人掌聲。

    這還不如他。

    音樂總監興奮極了,拍手大喊“這個頭音用的漂亮!她真聰明!”

    后臺人齊齊稱是,白珂也隨大流點頭。

    “聽說她修了流行女聲唱法,wow~真沒白學!”

    “這聲音真的很高了,就音準和原版也不差分毫。”

    “你覺得怎么樣?安德……白珂,是白珂嗎。”

    音樂總監問道,從剛才白珂即興發揮(搶詞)之后,他在一群演不了a角的暖場嘍啰們,好像找到了有共同語言的人。

    正在飆高音的女高音據說和音樂總監有一腿,女高音被生生扶上了a角,這是確鑿無疑的八卦,化妝師圈最易打聽,白珂對八卦不感興趣,他之所以知道,是因為他和美女化妝師有過一腿。

    不對,是女化妝師以為能和他有一腿。

    ——這當然不可能,他潔身自好的很,絕不輕易掏“腿”。

    知道這些事實之后,白珂開始發揮演技,他很誠懇的道,“說實話,我喜歡極了。”

    音樂總監很滿意的點頭,然后順著女高音的臺詞引導他念。

    “籠罩在廣闊似鏡的湖面上……”

    白珂立馬跟著答“周圍點著蠟燭,湖面上有一葉扁舟……”

    這是女高音接下來的臺詞。

    他倆詭異的在臺下一唱一和,其他想討好的,道歉的,以及打算也有上一腿的配角們插不上話。

    女高音用的“頭音”,這種唱法很占便宜,但聽感不屬于情景要求,空靈但太過纖薄。

    白珂也能唱到highe,而且聲音飽滿,最多捎帶混音討巧,他可是男生。

    作為萬中無一的“花瓶”,他過去人生中無數次被趕鴨子上架,初中曾男扮女裝站在前排,瞞過市里面領導的火眼金睛放聲歌唱,力保班級晉級總決賽,白珂無數次挑戰過自己的音域,以及滿足各種奇葩要求,他知道自己在表演上天賦異稟,且千錘百煉。

    如果他沒有轉系,亦或是大了些年歲,今天臺上的任何一個a角,沒有任何人敢質疑他的選位。

    可惜沒有如果,年輕人不該說“如果”。

    “白珂,準備上臺,你能記住所有臺詞,對嗎?”音樂總監道。

    “當然能。”斬釘截鐵。

    “那你一定能記住他的臺詞,”音樂總監指著“費爾明”,“你一個人的發揮比兩個發揮更好,他已經上過臺了,你知道,他是廖老師的弟子……但我盡了義務,現在是該對得起良心的時候了。”他道,“你一個人上去就行了,我猜你會喜歡我這樣安排。”

    他不屑的看“費爾明”,“跟班不需要有臺詞。”

    白珂愣住了,吶吶道“我……”

    音樂總監眨眼睛,“我以前也當過配角的。”說罷推白珂站前排,手很用力,借此更下了決心。

    安德烈的唱段少得可憐,接下來有一小段的臺詞稍顯功力,但不是一個能凹出演技的角色,如果電影電視的配角偶有張力的話,在時間堪比黃金,極盡濃縮的音樂劇里面,角色張力直接和出場時間掛鉤,沒有出場時間,便沒有唱段,只作情節過渡,張力自然無從而得。

    “我要怎么做?這畢竟是兩個人?”白珂問道。

    “分飾兩角。”音樂總監大笑“你分飾兩角,”他頗有深意的盯著白珂,“老禮堂的個人排練,你不是練過嗎?”

    “……”

    白珂想到三個月前,自己第一次和“費爾明”排練,認識到對方是徒有其名的“水貨”之后,回來便分飾兩角,借此更好入戲。

    他怔怔的看音樂總監。

    對方在他眼神下拍他肩膀,“對的,就是那一次,你表現的很完美,不是嗎?”“我說過,我看過你的表演。”“即便是空無一人的舞臺排練也不是孤芳自賞,我們是自己的觀眾,何況你的排練總是人滿為患……”

    “——嗚嗚嗚”安德烈和費爾明登場的鳴奏聲響起,“快!”白珂火急火燎的站在入口,準備和他對戲的交響樂團指揮站樓上俯視,驚訝的看著他,上一次排練的時候,這兒明明是站著兩個人。

    白珂愣了一秒鐘,他想到之前音樂總監忽然和自己唱起女高音的臺詞,他答得完美。

    又回頭看了臉色蒼白如病入膏肓的“費爾明”一眼,他被斃掉了。

    死人是新人演員的最佳拍檔。

    最后是交響樂隊指揮,對方捏著指揮棒注視他,焦急等他步伐信號。

    底下還有一萬兩千人。

    白珂忍住激動,這一刻故意停了一秒鐘,才踏出腳步。

    一,二,三。

    “嗚嗚嗚~”

    剎那間變換出輕松神情,交響樂隊在他踏步瞬間,隨即奏響恢弘的新章樂曲。

    ……

    “點一份漢堡。”

    “你居然在禮堂點漢堡?你忘了我教你的規章制度了嗎?”

    “點一份漢堡,咦?竟然有巧克力味的。”

    “巧克力?!江曉琪,你幫我也點一份。”

    江曉琪不滿的揮手,“老師,您只顧著打高分就行了,其他的別添亂。”

    賈主任道,“你知道我喜歡吃巧克力,以前上我的課,你拍戲缺勤,給我買的巧克力,挺好吃的,現在怎么不認人了。”

    江曉琪無奈道,“老師,您這么胖,還是別吃了。”

    賈主任不依不饒“你是演員,你應該保持形體,你吃什么漢堡,還是巧克力味的,熱量多高?”

    江曉琪聞言認真看宣傳單上的圖片,良久,道,“這個應該是普通漢堡,巧克力醬淋上去,假裝是巧克力大漢堡,哇,結果居然就貴了一倍多?!”

    賈主任摸下巴沉思“這就是巧克力醬的力量,甜美,又誘人,”他拿過宣傳單,“你不得不承認,這至少很好看,不是嗎?”

    江曉琪無力辯駁。

    她從不吃漢堡,可這個巧克力漢堡看上去那么像哈根達斯。

    “你準備怎么拿?現在外賣這么發達?”賈主任繼續道。

    “這是別人塞進來的宣傳單,我等會兒得出去拿東西,再進來,所以,拿兩個真沒辦法,”江曉琪看越來越多的場內人,擁擠不堪,“我穿的高跟鞋,總得留一只手防狼。”

    “你用鞋跟啊。”

    “那太狠了,而且我是連衣裙。”

    江曉琪說著忍不住傻笑,她對自己的長腿相當自信。

    “我說真的,”賈主任認真道,“一個漢堡,現在我不要漢堡本身,只需要巧克力醬。”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