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黑化影帝 > 第二章 花瓶的自我修養
    另一邊,魅影白珂從舞臺上下來,跑的飛快,他躲的不是熱情似火的學姐團,而是激動更甚學姐的系主任假大空,他忽視了美女江曉琪,因為學姐團從不差人,為此,剛才客串克里斯汀的妹子遞了他一封信,信上貼有唇印,他都沒來及收,獨留妹子凌亂風中。

    賈主任找他肯定是演花瓶頂缸的,這是自然。

    從小到大,幾乎任何文藝表演類節目,唱歌跳舞朗誦雜技,都有白珂的份兒,即便他毫無基礎,班主任也會把他安排在隊伍中間,c位,濫竽充數,底下一排領導,基本上看的也是他這個“濫竽”而賞心悅目,二十年間,回憶起,竟未嘗有過視線偏差。

    所以白珂對于當眾表演這件事情,實在是有著豐富經驗的,他心理素質強大無比,并不是因為他戲如人生,而是人生如戲。

    大學校園更甚,白珂是鎮院之寶,哪里有白珂,哪里就有人流。院里邊兒每時每刻都有話劇排演,但不是每一個話劇都能輪到他奉命吸睛,前年畢業大戲《雷雨》相當成功,連著排了三年,到白珂這一屆,套路依舊,審美疲勞,于是一屆不如一屆出彩。

    戲劇系的大戲,以前是能上當地報紙頭條的,來的不僅有全校師生,還有星探媒體,第一屆有江姓學姐借此得到演藝公司簽約,走上演員正道,其余未簽約學長學姐也有光鮮履歷作進身之階,如今從頭條淪落為娛樂專欄豆腐板塊,再從豆腐板塊消失無蹤,系主任假大空責無旁貸。

    他知道,即便貴為主任,假大空也是有kpi要完成的,他今年的kpi,就是帶領戲劇系,頭條上王者歸來!

    想到這里,白珂忍不住腳步加快了些。

    左腳踩右腳,右腳再踩左腳,生出一股上升力來,凌空縱身一躍,終于扒住窗戶。

    “讓我救急攬鍋?沒門兒!”

    白絕頂花瓶吸睛利器kpi人肉外掛珂回頭看了一眼人群,跳下來,忍不住啐了口。

    “呸!”

    ……

    “大眾戲不能沒有花瓶,就像是快消品不能沒有商標,大多數人因為花瓶吸引進來,又因為花瓶戀戀不忘。”

    “在我看來,話劇圈實在是太過于輕視花瓶,我知道花瓶肚子里往往空空如也,這是客觀事實,但對于觀眾來說,演員帶來的感官刺激比才華橫溢來得更為重要,這也是客觀事實。”

    “你是戲劇學院畢業生,你應該知道,學生組織的排演,大多觀眾比演員更少,有的卻坐滿了前排,當然,站到第五排走廊還有人的,我今天也是剛剛才見到。”

    “而且……”

    江曉琪忍不住打斷賈主任的長篇大論,“賈老師,白珂跑了,他爬窗跑的,三米多的墻,騰一下就飛過去了,你看見沒有。”

    “看見了。”

    江曉琪怒了,“那你為什么不上去追?我一個女生,我怎么追得上他,他那么長,又那么快?”

    賈主任邁出自己短腿,很是艱難的兩步杵上一個臺階,無奈回頭仰視道“你以為我就能翻過去?”

    穿高跟鞋的江曉琪臉紅了,往下退了一步,平視過去,只看見主任稀疏的地中海。

    她于是又退了一步,發現賈主任面色鐵青。

    現在更尷尬了,她寧愿自己沒往后退。

    僵了五秒。

    但花瓶白珂顯然比老師眼下的尊嚴更重要,她鼓起勇氣道“那怎么辦?他不來,難道還能硬要他來?”

    假大空“自然是不能強來的。”

    江曉琪拼命點頭“那當然,戲劇學院的規章制度是很完善的……”

    “不是,是惹不起他的學姐團……”賈主任示意江曉琪眼觀八方,禮堂已經空空如也,“你沒發現,我們是最后一個走的嗎?”

    江曉琪“那不是因為您腿短……不是,沒年輕人干勁兒足嗎?”

    賈主任聽著這糟糕的臺詞,連連搖頭“你就是博爾特也甭想在白珂之前沖向終點線,你看見了白珂那兒有堵墻,你沒看見的學姐墻,那還沒施展出來呢。戲劇學院女多男少,連老師都是女的多,他現在得到了大多數人民的擁護,我們不能逆大眾潮流行事。”

    江曉琪呆了“所以我們今天白來了?”

    “當然沒白來!他知道我為何而來,他是當花瓶的老手。”賈主任大笑幾聲,智珠在握,“但這次不一樣,我打賭,他自己會主動加進來的,我們去練功房找他,那小子最喜歡靜靜,我太了解他了,等我們出去……”假大空腳步都輕松些許,背手連邁幾步,然后臉色大變。

    后門竟是難得的黑暗。

    老賈慘嚎一聲“江曉琪,她們把門關了。”

    “怎么可能?怎么關的?”

    “你還記得路上的石頭嗎?其實有更大的。”

    ……

    成功逃離花瓶代練的白珂,過食堂沒吃飯,怕老賈帶人來抓他壯丁,賈主任并不是第一次這么干,他是絕對的顏值黨黨魁,表演系的新勢力,萬物皆可用花瓶,劇目完成度并不重要,但顏值一定要閃瞎狗眼。

    白珂直接按課表去了練功房,準備晚上的練功,他并不是第一個進來房間的學生,女班長在壓腿,見白珂進來,心中竊喜,兩條腿飛快做了個劈叉坐下去。

    “鈴還沒打呢?我們又碰見了?”

    女班長抬頭甜甜道,嘴角有梨渦。

    白珂點頭“是還沒打,我記得還沒七點,是六點過,呃……”白珂抬頭看了看時鐘,打住了嘴。

    “你吃飯了嗎?我多點了一份紅豆薏仁粥。”

    “我吃了。”

    “白同學,你的歌劇是什么時候來著,有余票嗎?我想帶著朋友支持你。”

    “不要票,明天你直接去就行,新式禮堂,前排都是領導,中間是學生會,位置很多。”

    女班長可憐兮兮道“那我只能坐后排嗎?我想你聽到我的加油聲呢~”她眨了眨眼睛,故作不在意道“參演演員是有親友票的,你的給出去了嗎?”

    白珂沒回答,他知道女班長是沒話找話。“沒給,我也沒拿。”

    女班長于是又是神傷,又是開心,繼續在底下做劈叉。

    神傷于白珂對她敷衍,開心于白珂對所有人敷衍。

    來的人越來越多,問白珂吃飯的也越來越多,白珂一一拒絕,也有的另辟蹊徑,給他遞水,這水泡了羅漢果,于是白珂沒拒絕,他今天真費足了嗓子。

    滿滿喝了一大口,幾乎沒留一點兒。

    “謝謝了。”

    那女同學打了勝仗一般,接過來一看瓶底的羅漢果,臉紅了,心想,“他原來這么能喝熱水兒。”

    白珂不練舞蹈,他肢體動作很和諧,最近因為歌劇將映,重點在臺詞吟唱。

    “啊~”

    “啊~~”

    “啊~~~”

    他吊著嗓子一遍遍有節奏的喊,聲音從低到高,再從高往低。

    中間打了上課鈴,再過了十分鐘,女班長神色肅穆,沒劈叉了,起來點名統計人數,全員到齊。

    除了任課老師。

    這很奇怪,戲劇學院管的很嚴,不論是對學生,還是對老師。

    這老師開小差,少說得扣半個月工資,厲害大了。

    白珂摸了摸下巴,問答了到準備溜之大吉的哥們,“嘿,今晚上的輪值老師是誰?”

    “假大空啊!”

    那哥們抬眉毛答道。說罷自己愣了,邁開的腳收了回來,“賈主任的課啊,那老妖怪最喜歡記仇,我去,謝謝你提醒我。”

    白珂沉默的接受了謝意,走到人群最角落。

    又過了二十分鐘。

    女班長道“同學們,今晚上自由練習,不要曠課,我們再堅持一節小課就行了。”她很為難的擠出了一絲笑,但大家異常能理解她的苦衷。

    假大空居然一直沒來找他算賬。

    白珂煎熬一般的等過了下一節小課,縮脖子第一個出了教室。

    女班長追在他身后,遞出了一封畫了愛心的淺藍色信。

    這是白珂今天收到的第三封信了,中間去食堂的時候,有個男的也送了他一封,他以為是那男的幫女生帶,結果是那男的自己寫的。

    打開一看,說他的美掰彎了他的性向,應該對他負責。

    白珂想到假大空的報復,想到自己的悲催歌劇,以及這三封標榜信,一齊丟進了垃圾桶。

    “我呸!”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