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玄幻小說 > 天啟王座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通神
    傍晚,垂鷹菀。

    腰纏雙劍的紫衣少女背著劍盒走了進來,盒子里至少裝了七八把劍,都是關雎這些天都在臨安城的劍鋪里搜刮而來的,胤皇在得知關長夜做了楚瞬召的劍術老師之后,更是想將這個劍術高人留在臨安城里。他對內務府大臣說關先生要用金銀不超萬兩不需上報朕,特地讓人送了一塊玉牌給關長夜,憑借這塊玉牌他可以隨意去內務府領錢并且隨意出行皇宮。

    深知老爹脾性的關雎二話不說將令牌拿走,給他十兩銀子他能給你欠三十兩出來,萬一賭性一犯,指不定將皇宮里的錢都輸到賭館里。可這丫頭也沒好到哪里,關雎自幼喜歡名劍,難得兜里有那么多錢,自然不能浪費了。

    她瞇眼看見那白衣少年蹲在池子邊喂魚,眼中無悲無喜,幾片落葉落在他后背上也渾然不知,看起來已經在這里蹲了很久,一尾紅鯉帶著水花高高躍起,楚瞬召繼而撒下魚食,池里頓時水花四濺。

    “喂!像個呆子那樣坐在這里干嘛?不練劍了嗎?”關雎一手拍著他肩上,將楚瞬召嚇個不輕,他望著面前這個元氣滿滿的少女,疲憊的眼中難得有一絲笑意:“關雎……這些天沒怎么見到你。”

    “本女俠是你可以隨便見到的嗎?這臨安城可比江越有意思多了,滿大街都是好吃的,你看我都找到些什么寶貝的!”關雎一彈劍盒上的暗扣,七八把名劍出現在楚瞬召面前,少年輕輕撫摸那些劍:“這些劍都很不錯,關雎你買那么多的劍干什么?”

    “練劍啊!我告訴你啊!最上乘的劍道便是先閱天下名劍再練劍招,你體內的氣運越比我強盛不知多少倍,可揮出的劍招始終不如我爹亦是我風流寫意,跟你的閱歷有很大關系。”少女一語道破天機。

    “原來是這樣啊……”她輕聲道。

    “對了,你院子里的那些女孩呢?平時見她們總是聚在一起打鬧,今日怎么沒了個影?”

    楚瞬召那雙原本有些陰柔的紫瞳忽然暗淡了下去,他為了去救蘇幼奴,將阻擋他的幾個少女用掌打暈后,五花大綁丟在自己屋子里,事實證明她們阻止自己是正確的,蘇衛胤是沖著他體內的王息才來的,若非最后關長夜來了,自己早已是一縷游魂了,以至于她們現在都故意躲著自己。

    “蘇衛胤的事情,你知道嗎?”楚瞬召忽然問。

    關雎呆了一下,嘆了口氣,她本想刻意去避開這個話題的,可既然楚瞬召問到了,她也不好意思去回避了。

    “知道!哪有能怎么樣,你哥哥打算殺了他,將這個西臨最后的皇子滅在臨安城里,我能怎么辦,拿著兩柄劍去救

    他嗎?這算什么?”

    “你救不了他的,明日中午他便會死在處刑臺前,在此之前會經過一系列審判,不過都是走走儀式而已,他最后還是要死的。我哥哥姐姐,蜀越女帝,金帳國大君主,加上無數的士兵弓弩手在場,確保不會有人敢來救他走,所有人都將會目睹西臨皇子的隕落之日!”

    “怎么可以這樣……”

    “我并不想他死,蘇衛胤他現在名義上還是是西臨的繼承人,處刑那一日必然會有很多西臨人來看,哥哥他這樣做無疑是斷絕了所有西臨人的念想,之后必然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我本想和他好好談談,可我現在連出這個院子的機會都沒有。”他的眼睛瞄向垂鷹菀的屋頂,關雎這時才發現屋頂之上有衛士在巡邏,目光不時望向身下的少年少年,手中的連射弓弩泛著青光,令她膽寒。

    不僅僅是屋頂,假如關雎走到垂鷹菀的后門,會發現連垂鷹菀的后面都有成排的白甲武士封住了所有可能出去的小徑,楚瞬召讓石榴和竹子去陪蘇幼奴,自己一人蹲在這里投食,整個院子此時沒了往日的生機,死氣沉沉。

    “我擔心的不只是皇子的生命,還有西臨劍庫的事情,所有人都在傳蘇衛胤取得了西臨劍庫的鑰匙,這些天在城市里發生的械斗觸目驚心,”少女在他身邊坐下,踢開精致的牛皮長靴,赤足坐在池子邊,不時用腳尖去攪動池子里的水。

    “喂喂喂!把鞋子穿好,你這樣會把池子里的魚熏死的。”楚瞬召面對這賞心悅目的場景無感,關雎白了他一眼,繼續說:“西臨劍庫的鑰匙……現在在你身上嗎?”

    “鑰匙碎了,被我斬碎了。”

    “什么!”關雎吃了一驚。

    “是的,那晚無與你們皇子對決時,不小心將他手腕上捆著的鑰匙斬碎了,很奇怪的事情,鑰匙被我斬碎后,里面飄出了很奇怪的文字,鉆進了我的體內!”他擼起袖子,露出小臂,關雎滿臉好奇地看著他的手臂:“你的皮膚居然比我的還好,你小時候是不是經常偷你姐姐的胭脂來涂!”

    “我沒讓你看我的皮膚,集中注意看皮膚下的文字!”楚瞬召沒好氣道,他微微運氣,立馬有泛著紅光的文字從皮膚底下鉆出,浮現至表面,關雎戳了一下:“疼嗎?”

    “有點燙。”

    關雎直直地看著他的眼睛:“燙是自然的,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劍庫鑰匙里刻有咒印,你們胤國術士的力量來源于奇門之術,用的是天下通用文字,可寫下這種咒印的人并不是什么奇門術士,而是屬于巫優!”

    “巫優?”

    “是的,巫優,這是一種很罕見的職業,你聽說過除了王息之外,還有一種原本王息珍貴的息種,名為仙人之息嗎?”

    “我知道仙人之息。”大神官之前告訴過他。

    “練習巫優之術的人,在某種程度上體內之息有些類似術士的自然之息,但與術士之息不同,巫優可以無限逼近仙人之息,他們可以通過自身之息去演繹神佛,無限接近神佛的力量,以息通神!”

    “通神!那么厲害!”

    “對,西臨國之前還是有不少巫優的,每一年的燈會上都能看到他們的表演,可自從我和父親離開西臨,再到后來回去江越,一路上就沒有見到任何一個巫優了,或許被你們胤軍殺完了,你想知道文字里的內容怕是沒有機會了,可我敢肯定的是鑰匙里的禁咒已經來到你體內,你現在變成了會走的劍庫鑰匙了。”

    楚瞬召苦笑道:“行走的劍庫鑰匙,那我豈不是很危險。”

    “豈止危險,這件事若是傳了出去,每個人都想得到你皮膚下的禁咒,為此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我還是得警告你,西臨劍庫就像一種疾病,每個被劍庫吸引的人都會為之瘋狂,這就是為何我爹不愿意你們去摻和劍庫一事的原因。”

    “你和你爹都是好人啊,關雎,可西臨劍庫最終還是會被打開,無論是誰。你說的對,我已經陷進去沒辦法走出來了,所以我要完成這件事情,可你不一樣,你該是自由的。”楚瞬召忽然抬起頭,俊逸的臉龐露出了孩子般的神情,像是很多事情一瞬間出現在他臉上。

    “西臨國已經滅了……我不知道我和我爹能在臨安城待多久,我也不知道我們可以去哪里?就像游魂一樣從一個牢籠鉆了出去,最后又來到另一個牢籠,別想那么多了,能過一天算是一天吧。”

    她安慰著自己,她此時說過的話,似乎很久之前蘇念妤也對自己說過。

    “這樣也好啊,至少我們可以去不同的地方,見識不同的風景,若不是發生這一切的故事,我也沒辦法遇見你了對不對?”

    “遇見我算不上是什么好事啊。”

    楚瞬召自嘲著,肩膀放在少女邊上,她卻像觸電般跳了起來:“喂!你是在勾引我嗎?你就不怕我告訴你的未婚妻,還有念妤姐聽!你怕不怕!”

    楚瞬召愣了一下,不知所措。

    夕陽下的少女忽然對他伸出了大拇指:“算你有勇氣,敢靠著本女俠的肩膀上,你是第一人!”

    少年撓了撓頭,哈哈大笑。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