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網游小說 > 車神代言人 > 454 火藥味十足(超長章)
    維修站區域,正在進行著最后的賽前準備時候,賽道上的大熒幕,卻出現了幾名車手賽前采訪的畫面。

    馬來西亞站,張一飛也經歷過一次賽前采訪,當時跟法拉利車隊的舒馬赫、凱輪車隊的庫特哈德,以及英美車隊的維倫紐夫,最后再加上一個馬來本土車手熊龍,五個人一起接受的賽前采訪。

    本來按照張一飛在馬來西亞大獎賽的雨戰表現,以及《體育畫報》帶來的驚人熱度,他是有資格入選巴西站賽前采訪的。

    不過考慮到巴西觀眾對于張一飛的敵意,以及黑幫的死亡威脅,最終普羅斯特車隊還是選擇了低調,拒絕了這次賽前采訪。

    所以這次接受賽前采訪的車手,換成了法拉利車隊的巴里切羅、喬丹車隊的弗倫岑、美洲虎車隊的布爾提、以及今年的賽道新人,來自南美哥倫比亞的蒙托亞!

    采訪車手中,有兩名是巴西本土車手,以及美洲印地冠軍蒙托亞,最后再加上了一個馬來西亞站表現不錯的弗倫岑。可以說f1組織,充分考慮到了什么叫做因地制宜。

    當這幾個人的畫面出現在賽道轉播大熒幕上的時候,全場可謂是響起了雷鳴一般的歡呼聲音,桑巴鼓也是敲的震天響。哪怕就是在維修站區域,都能感受到看臺上的狂熱。

    “巴里切羅,拿下巴西分站冠軍,讓世界看到我們巴西車手的實力!”

    “布爾提、巴里切羅加油,你們永遠都是巴西的驕傲!”

    “蒙托亞,這一站證明自己,不要忘記你是美洲的世界冠軍!”

    “塞納精神永遠不死,巴西人會再出現一名f1王者!”

    各種加油聲音此起彼伏,不得不說奔放的巴西車迷,很適合體育賽事的氣氛。

    同時看臺這時候也晨給了一片綠色的海洋,幾乎所有人都在揮舞著巴西國旗。畢竟從94年塞納身亡之后,巴西就沒有再出現一位世界級的車手,往年登頂英特拉格斯賽道的,也不再是巴西人。

    曾經站上過高峰,那種跌落下來的感覺是很難受的,巴里切羅在法拉利車隊的強勢表現,給巴西車迷帶來了希望。

    哪怕他在舒馬赫之下,哪怕只是二號車手“兼職”僚機,但是誰又敢說二號車手永遠都不可能成為世界總冠軍?

    后世2016賽季,梅賽德斯奔馳車隊的二號車手,31歲的德國老將尼科·羅斯博格,就力壓了可謂是如日中天的漢密爾頓,拿下了當年的f1世界總冠軍頭銜。

    雖然奔馳車隊宣稱,車隊不會采用一號、二號車手排位,來區別對待漢密爾頓跟羅斯伯格,兩個人將公平競爭。

    但實際上所有人都知道,f1圍場里面不成文的規矩,上個賽季拿到世界冠軍的車手,就默認為車隊的一號車手。

    而且羅斯伯格,戰勝的是漢密爾頓。說句不夸張的話,后世如果誰有機會超越舒馬赫的七冠王成就,這個人非漢密爾頓莫屬,更能體現出奪冠的不容易。

    所以這個世界上沒什么事情是絕對的,這個世界除了張一飛外,沒有人擁有看穿歷史的上帝視角。巴里切羅目前的實力跟表現,在世人眼中就有著成為世界冠軍的可能性,巴西觀眾自然是期望看到這一天的到來!

    當四名賽前采訪車手依次入座之后,首先提問的是一名很看起很激動的巴西記者。

    “你好,巴里切羅,我是sbt電視臺記者。作為一名巴西記者,我跟現場數萬名觀眾一樣,希望看到你能在英特拉格斯賽道奪冠。所以我們都想知道,你現在的狀態如何,有多大信心能成為繼塞納之后,又一名登頂英特拉格斯賽道的巴西車手?”

    巴里切羅算是一名f1老將了,從1993年就參加大獎賽。

    不過那時候的巴里切羅,就跟現在賽道上的布爾提、馬奎斯一樣,輸于默默無聞的小角色,所有的聚光燈都照射在巴西車手塞納身上。

    后面的幾年,巴里切羅從喬丹車隊輾轉到斯圖爾特車隊,成績也很一般,一個分站冠軍都沒有拿到。

    但是進入法拉利車隊之后,就是巴里切羅的轉折點,他基本上每站賽事都能名列前茅,并且拿到了職業生涯第一個分站冠軍,開始進入到一流車手的行列。

    所以這個時候的巴里切羅,既有著豐富的賽事經驗,又展現出來強悍的實力跟前景,他有著很強大的信心。

    “我的狀態非常好,已經做好了在英特拉格斯賽道奪冠的準備!”

    對于這一戰賽事,巴里切羅確實準備了很久,沒有一名f1車手,不想做到衣錦還鄉的榮耀。

    如果未來東海大獎賽張一飛能參賽的話,哪怕就是玩命,他也會想在中國的土地上,拿下輸于自己的分站冠軍,此刻巴里切羅的想法是一樣的。

    “賽前《體育畫報》發布了一篇專訪,里面內容有關于中國新人飛,對于馬來西亞站賽后沖突的回應,他依然堅信自己能戰勝任何對手。那么請問,你做好應對飛的挑戰了嗎?”

    聽到這個問題,巴里切羅臉上流露出不屑的笑容。

    “他還不配成為我的對手。”

    這句話說出來,別說是看臺上的數萬巴西觀眾,就連賽前采訪間的巴西記者,都忍不住開始鼓掌,這才是目前巴西最強車手的底氣!

    “巴里切羅,英特拉格斯賽道上你最大的對手,可能就是來自同一車隊的對手舒馬赫,到時候你將怎么處理隊內競爭?”

    “公平競爭。”

    巴里切羅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多說,因為法拉利車隊可是很強勢的,舒馬赫也不是好惹的家伙,放狠話有閃到舌頭的幾率。

    看到巴里切羅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多說,于是一名記者把話筒對準了蒙托亞。

    “蒙托亞先生,我是巴西國家電視臺的記者,馬來西亞大獎賽上面,你再一次敗給了中國新人飛,你覺得自己還有戰勝他的實力嗎?”

    當這個問題出來,蒙托亞的一張臉都綠了,連續兩站輸給了張一飛,已經成為他心中揮之不去的恥辱,這個記者簡直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我有戰勝任何人的實力,特別是在美洲賽道上!”

    蒙托亞咬牙切齒的回了一句,他在美洲卡特錦標賽跟印度500賽車上,是絕對的王者車手。

    結果現在就連戰勝一名f1新人,都要遭受記者的質疑,這簡直就是一種裸的羞辱。

    “沒錯,別忘了蒙托亞是印地冠軍!”

    人群中也響起了一聲高呼,他是蒙托亞的支持者,記者的這種提問,簡直就是看不起印地世界冠軍!

    但是這名記者絲毫沒有給蒙托亞面子,依然開口問道“飛好像在采訪中也說過不會畏懼任何對手,并且他用自己的戰績,正在一步步的履行著這句話,蒙托亞先生,你覺得自己能做到嗎?”

    老外記者唯恐天下不亂的特性開始發揮,既然張一飛沒有出現在賽前采訪,就拿蒙托亞來開刀也不錯。

    “你這是什么意思,覺得我做不到嗎?”

    果然蒙托亞被激怒了,這名記者擺明就是在挑釁自己!

    “能不能做到不是靠說的,而是賽道上的戰績,很抱歉,你現在的成績不如飛。”

    “新賽季不過才兩站而已,你憑什么就斷定我做不到,英特拉格斯賽道就是我證明自己的地方!”

    說到激動的時候,蒙托亞甚至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本身就是強悍、狂野的性格,隱忍不是他的強項。

    蒙托亞的憤怒,也是點燃賽道上哥倫比亞的支持者,要知道相比較遙遠的澳洲跟馬來西亞,哥倫比亞跟巴西要近多了。今天賽道上面,也有著接近萬人的哥倫比亞車迷。

    而且要知道這只是第一場練習賽,如果正賽滿員的話,可能這個人數還要翻倍。

    “,哪來的沙比記者,巴西大獎賽都沒有開跑,就斷定蒙托亞會輸了?”

    “讓這個巴西記者閉嘴,蒙托亞絕對不是沒有實力的車手,印地冠軍的榮耀不容玷污!”

    “我相信蒙托亞會跑出好成績,加油吧!”

    “哥倫比亞的驕傲,英特拉格斯賽道將成為你第一個分站冠軍頭銜!”

    各種謾罵記者跟支持蒙托亞的聲音響起,不得不說之前卡特錦標賽跟印地冠軍的成績,讓蒙托亞的鐵粉真的很多,他們始終相信,f1不過是蒙托亞暫時的低谷,他終究會站在那最高的領獎臺。

    看到蒙托亞情緒有點失控,f1工作人員開始進行控場,把提問話筒交給了另外的記者,開始對剩余兩名車手進行采訪。

    不過相比較巴里切羅跟蒙托亞,剩下兩個人就是今天賽前發布會的配襯,沒什么話題熱度,也少了一些火藥味,只是用來緩和場面的。

    ……

    另外一邊的普羅斯特維修站,隨著練習賽時間的逐漸到來,js53賽車的初步調校,也已經進入到了尾聲。

    上一站馬來西亞大獎賽,張一飛是用備用賽車完賽的。雖然調校什么的都是統一標準,但在細微手感上,跟自己常開的賽車,還是有著一些區別。

    這就好比很多人開自己車習慣了,哪怕就是換了一輛同型號的車,各項參數都一模一樣,依然會感到有點不適應。

    民用車這點細微區別,基本上無傷大雅,開個一兩天就慢慢習慣了。但是對于f1賽事來說,任何手感上的不適應,都將直接影響到最終的比賽成績。

    如果不是老天爺幫忙下了一場大雨,剛好能讓張一飛發揮出自己雨戰的優勢,可能最終結果將會完全不同。

    經過了半個月時間的維修,張一飛的13號賽車已經完全修復,更換了全新的前懸架跟碳纖維外殼,就連之前那臺“縫縫補補”,隨時可能掉鏈子的標致發動機也換了,可以說現在的13號賽車,已經煥然一新。

    科塞爾跟張一飛站在賽車旁邊,向他闡述練習賽應該要注意到的重點。

    “已經跑過兩站比賽,我相信練習賽中對于賽道屬性的評估流程,你已經很清楚了。所以我干脆說重點,這一次練習賽你主要反饋的方向,就是賽道走線對于輪胎的磨損情況。”

    “我明白。”

    張一飛點了點頭回應道。

    科塞爾給的賽前資料里面,除了走線數據之外,還有很詳細的英特拉格斯賽道介紹。

    其中路面粗糙這種賽道特性,那更是需要了解的重點。同時張一飛還注意到,英特拉格斯賽道的平均停站次數,高達406次!

    這個數值是相當高的,要知道哪怕就是以三停為主的賽道,平均停站次數也不一定能達到3次。畢竟有些車隊或者車手,會選擇劍走偏鋒。

    比如說上一站的張一飛,就直接選擇了一停戰術,依靠剩下來的進站換胎時間,以及賭賽道上會出動安全車壓車,來挽回自己輪胎上的劣勢,最后靠著超軟胎跟輕載油一舉逆襲!

    當然,雪邦賽道最后的結果,并沒有按照策略組的劇本來寫。

    不過如此高的平均停戰次數,除了表明賽道粗糙,對于輪胎磨損比較大外。還證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英特拉格斯賽道的事故率相當高,否則單靠著進站換胎,無論如何也很難平均高達4次之多。

    “沒問題的話,就做好發車準備吧。”

    “嗯。”

    就在張一飛準備坐進賽車座艙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朝著科塞爾問道。

    “科塞爾,賽車初步調校的懸架方案是什么,偏軟還是偏硬?”

    “硬懸架,中下壓力調校。”

    “為什么?”

    張一飛追問了一句,當初在開賽車模擬器的時候,阿萊西給出的建議,就是硬懸架方案。

    好像他跟科塞爾兩個,都沒有什么猶豫的樣子,理論上不應該是各有優勢,很難抉擇嗎?

    聽到張一飛這個問題,科塞爾盯著張一飛看了幾秒,仿佛有點意外他會問出如此弱智的問題。

    “js53賽車本來就慢了,還按照保守方案調校,你是準備跟在別人屁股后面吃灰嗎?”

    “呃……”

    科塞爾如此直白的說法,讓張一飛簡直無言以對,還好老板普羅斯特沒在這里,不然聽到得多尷尬啊……

    “但是英特拉格斯賽道路面顛簸,軟懸架能更好的減震,減少車手壓力同樣能提升速度。”

    這也是張一飛之前自己決斷時候,感到有些棘手的地方,他想聽聽科塞爾的理由是什么。

    “前年舒馬赫在賽道上撞斷腿了,他都重返賽道,最終以4分的優勢,幫助法拉利車隊,拿到了車隊總冠軍頭銜。”

    “現在不過是一條顛簸的賽道,能比得上舒馬赫重返賽道所承受的身體壓力?”

    “不用說了,有多硬就來多硬,我年輕經得起顛簸!”

    張一飛滿臉黑線的回了一句。

    當初阿萊西給出這個建議的時候,張一飛心里面還各種推測,背后是不是有些什么別的因素,或者隱藏著特殊戰術?

    現在來看,臥槽!阿萊西跟科塞爾就是一個意思,那就是自己現在身體年輕,經歷起賽道顛簸,沒有什么特別因素,就是你小子硬扛住過去就完事了!

    早知道這么簡單粗暴,還需要策略組抉擇個屁,張一飛他自己也知道硬抗啊!

    。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