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網游小說 > 車神代言人 > 452 賽前熱度暴漲
    《體育畫報》的報道,出刊速度快的驚人,就在采訪結束的第二天,就已經在美洲地區發行。

    他們所選取的封面照片,不是張一飛在f1組織的宣傳照,而是馬來西亞大獎賽結束后,張一飛在雨中飛奔沖向賽后采訪區的一幕。

    而這一幕,也成為了馬來西亞大獎賽的一個經典瞬間,甚至不出意外的話,也將成為f1歷史性的畫面。

    同時《體育畫報》的封面語,用大大的黑體標注出來一句話。

    “挑戰舒馬赫的中國新人”

    《體育畫報》采訪組,放棄了最初營造張一飛跟巴里切羅沖突的想法,轉而抓住了采訪中張一飛那句不會畏懼任何對手做文章,直接把矛頭對準了目前f1賽道上的最強者舒馬赫。

    毫無疑問,這樣的指向性報道,帶來的熱度跟話題討論度是驚人的,搭配著巴西大獎賽馬上就要開賽,整個美洲地區《體育畫報》單天銷量,就超過了五百萬份,一度導致脫銷。

    要知道這已經是時代華納公司,預測到賽前熱度加刊后的數量了,正常情況下《體育畫報》訂閱戶只有三百萬人左右,單日印刷五百萬份綽綽有余。

    不得不說,中國小子的熱度,超乎了很多歐美群眾的想象。哪怕這里面有“碰瓷”舒馬赫的因素,但如果張一飛真那么不堪的話,碰瓷也是沒有效果的,畢竟大象不會為螻蟻的挑釁而停下腳步。

    同時這也說明了另外一個現象,那就是歐美國家的車迷,雖然很多并不支持張一飛,甚至還帶著傳統的優越感去看待中國車手。

    但是張一飛用自己的戰績,讓關注度飛速的提升,無論支持也好,嘲諷也罷,絕大多數人心里面都忍不住好奇,這名中國新人的上限到底在哪里,他又能在f1圍場里面,掀起什么風浪。

    可能現在的張一飛,在歐美世界里面,用后世的話語來形容,那就是“黑紅”吧。

    既然是黑紅,那么《體育畫報》的封面語跟內容報道出來后,就更是引發了堪稱對張一飛一邊倒的輕視跟嘲諷。無數美洲地區的觀眾跟車迷,通過各種平臺發出自己的聲音,一時間可謂是是群情激憤。

    “中國佬也配挑戰舒馬赫?體育畫報是腦子進水了嗎,采訪這種菜鳥,并且還讓他當封面人物?”

    “果然是沒見過世面的亞洲車手,拿了一個分站季軍,還真把自己當總冠軍看了,他們到底知道分站季軍有多廉價嗎?”

    “挑戰舒馬赫是我今年聽到的最大笑話,中國新人也配?”

    “上一站這中國佬好像還挑釁過巴里切羅,這一站是巴西的英特拉格斯賽道,想想巴西貧民窟的那些人,中國佬怕是不想活著走出賽道了。”

    當這些輿論鋪天蓋地一般的襲來,包括張一飛在內的普羅斯特所有成員,都有點驚呆了!

    說實話,這種賽前爆炸一般的輿論熱度,是所有人都沒有想象過的。畢竟張一飛是一名中國車手,然后從歐洲方程式起步,職業生涯跟美洲是沒多大聯系的。

    加上美洲也有著自己的一套方程式體系,那就是印地系列賽車。理論上除了塞納、舒馬赫這種絕對巔峰的f1車手,才能在美洲打響自己的名號,其他人的知名度都差了不止一籌,更別說f1賽道的亞洲新人了。

    結果萬萬沒想到,《體育畫報》的采訪,引發了這種輿論上的爆炸,讓張一飛也成為了美洲地區,目前最為火熱的賽車運動員。

    只不過這種火熱,正面影響不多,負面效果倒是特別突出,甚至當地的一些巴西黑幫,都放言要幫巴里切羅教訓這個狂妄的中國小子。

    這種消息,也讓之前為張一飛火熱而感到興奮的普羅斯特車隊,轉變成為了一種擔憂,熱度好像是熱過頭,頗有一種引火燒身的感覺。

    普羅斯特車隊維修站的休息室,車隊主要成員都集聚在這里,桌子上面擺放著十幾份報紙,幾乎內容都是關于張一飛的。

    這要是正常情況下,普羅斯特估計要笑開花,這種熱門車手只有三巨頭車隊能打造出來,影響力轉化的贊助收益,普羅斯特車隊可能一兩年都不用考慮財政預算問題。

    但是這一次,普羅斯特臉上的表情很嚴肅,主要還是巴西這個地方實在是太亂了。其他地方車迷嘲諷最多就是打打嘴炮,而南美洲地區的黑幫,那可真會動手的!

    “《體育畫報》的報道結果,有點出乎我們之前的預料,現在外界對于飛的攻擊聲音很大,甚至有些巴西黑幫還發出了死亡威脅。”

    “無論這種威脅是真是假,我們都不能掉以輕心,必須保證飛在英特拉格斯賽道的絕對安全。”

    領隊亨利首先說出了這次商討的基調,那就是嘲諷什么的都不用在意,張一飛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對于普羅斯特車隊來說,張一飛就是車隊的未來跟希望。

    聽到亨利的警告,車隊成員都陷入了思索中,阿虎首先沉不住氣開口說道“這段時間我24小時跟著飛哥,誰要對他不利,得先經過我這一關!”

    “巴西黑幫不是打架斗毆,你沒有保鏢經驗,靠24小時跟著效果不大。”

    亨利向阿虎解釋了一句,要知道南美這塊地方體育暗殺,九十年代可謂是“風靡一時”。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哥倫比亞足球暗殺,二十多年暗殺了三十多名足球運動員,其中就連哥倫比亞國家隊的隊長,踢完世界杯之后,都遭遇到不滿的哥倫比亞賭球集團槍殺。

    聽到這話,阿虎也沉默了,隨著國外見識越多,他逐漸沒有了當初的莽撞。這里不是中國那種安定的社會環境,巴西很多貧民窟,可是有著“上帝之城”的綽號,寓意就連上帝都遺棄的地方。

    毒品、軍火的走私跟泛濫,很多時候真不是靠著赤手空拳,就能保護得了。

    看著局勢朝著緊張方向發展,普羅斯特這時候開口說道“飛的安全是很重要,但是現在也沒必要這么緊張,當初我收到巴西的死亡威脅可不少,現在不也好好的站在這里嗎?”

    普羅斯特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甚至帶著微笑,作為老板他必須站出來安撫大家的情緒。

    普羅斯特倒是所言非虛,當年他聯合f1法國主席,黑掉塞納總冠軍頭銜的時候,那死亡威脅不知道比現在嚴重多少。

    不過威脅歸威脅,f1賽車畢竟科技含量太高,各種賭博集團想要操控,可沒有其他體育運動那么簡單。

    沒有直接的利益沖突,所謂的不滿跟威脅,就沒有足夠的動力。而隨著塞納跟普羅斯特和解,當年的那些死亡威脅也就不了了之。

    張一飛不過就是跟巴里切羅賽后放了兩句狠話,這放在f1圍場里面,是再常見不過的事情。如果不是現在身處巴西圣保羅,可能誰都不會把這種事情放在心上。

    “普羅斯特說的沒錯,任何地方都有狂熱的車迷,但只有利益才是沖突的根源。飛這段時間注意一些就好,沒必要搞的草木皆兵,影響到明天比賽的狀況。”

    科塞爾站了出來說一句,他也是當年塞納跟普羅斯特沖突的親歷者,自然知道這些往事。

    威脅是存在,但是對于一名職業車手來說,絕對不能因為這種威脅,就應該自己競技狀態。

    任何一名車手的職業生涯中,都會經歷各式各樣的外界壓力,而能不能扛住這種壓力,就是職業成績的分水嶺。

    普羅斯特也是點了點頭贊同道“明天就是練習賽時間,我們不能因為這件事情,影響到飛的比賽狀態。”

    說完后,普羅斯特看著張一飛說道“飛,你也不用太擔心,我會跟迪尼茲聯系,巴西大獎賽期間,雇傭一批專業保鏢,來保證你的安全,安心比賽就行了。”

    “我有這么膽小嗎?”

    張一飛忍不住笑著說了一句,看著車隊成員嚴肅的氣氛,感覺馬上就有槍手要殺過來似的,現在不過就是傳言的威脅而已,車隊成員搞的比自己還要緊張。

    說實話,其實回答《體育畫報》專訪問題的時候,張一飛就已經預測到會引起一番熱議,就如同之前在歐洲接受媒體采訪一樣。

    只是不過這次熱度,確實有點超乎張一飛想象,他都沒發覺原來在美洲地區,有這么多人關注自己。至于巴西人覺得他挑釁了巴里切羅,發出的警告跟威脅,那更是在預料之外。

    其實張一飛所不知道的是,他在跟巴里切羅放狠話前,就已經在美洲地區,“得罪”了哥倫比亞巨星蒙托亞的支持者。

    要知道蒙托亞在哥倫比亞,就相當于塞納在巴西的地位,張一飛賽道上各種花式“羞辱”印地冠軍,早就已經讓哥倫比亞的車迷不滿,同時也奠定了他在美洲知名度的基礎,體育畫報》的專訪,不過是導火索而已。

    一位車壇新人的崛起,必然要挑戰舊秩序,更別說張一飛還是來自亞洲的車手,不服他的人更多。

    種種因素加起來,就有了美洲的這次爆發,張一飛也用著不走尋常路的方式,讓自己成為了一位“世界知名”的車手,開啟了全球黑紅之路。

    。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