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網游小說 > 車神代言人 > 402 厘米級挑戰(第三章)
    就如同武田純子所想的那樣,哪怕張一飛已經把剎車給踩的輪胎抱死了,速度還是沒有辦法快速降下來。

    而且雨天濕滑路面下踩死剎車,整輛賽車都出現了劇烈的擺動,讓人看的觸目驚心,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失控。

    “臥槽,感覺張一飛這下玩大了,真有可能沖出賽道。”

    “穩住啊張一飛,你可是咱們中國新一代車王!”

    “不會就這么失控打滑輸了吧,這樣那群馬來巫族,就該吹熊龍是亞洲第一車手了。”

    “現在已經不是吹誰是第一車手的問題,車手飛還是太激進了!”

    看臺上的張一飛支持者,很多人臉上都已經流露出無比緊張的神色。

    哪怕他們不是什么專業車手,也懂得這種情況下,張一飛的賽車操控難度有多大,甚至已經讓自己處于危險的境地之中。

    如果說熊龍是馬來西亞方程式賽車的希望,那么現在的張一飛,都已經跳過希望的階段。

    澳大利亞大獎賽的成績,讓世人看到了這名中國車手的實力,加上各種熱度的催發,張一飛已經朝著新星的方向進發。

    就如同大多數人,不會拿他跟熊龍、馬奎斯比較,而是把張一飛放在跟基米雙子星地位,把張一飛放在了跟蒙托亞爭奪今年超級新人的位置。

    其實人們的潛意識里面,已經沒有再把張一飛當作菜鳥小角色看待。

    要是因為今天這場練習賽的“賭氣”,就導致什么嚴重的后果發生,是不是有點得不償失?

    可以說所有人都無比的緊張,相反賽道上的張一飛,此刻內心里面冷靜無比!

    就在賽車快要失控的時候,他直接松開了剎車,然后控制住之前因為輪胎鎖死,幾乎不起作用的轉向系統。甚至為了保持賽車的抓地力,張一飛還在這種情況下輕點油門,利用動力來提升賽車穩定性。

    這一系列操作描述起來很復雜,而且張一飛手腳配合可以說是快的眼花繚亂,但無論如何,之前眼看著就要失控的賽車穩住了,并且速度降低了下來。

    不過哪怕就是如此,張一飛的入彎速度還是快了,到時候進入彎心在慣性的推動下,依然有著極高的側滑風險。而張一飛就連輪胎抱死都踩出來了,他已經無法再用剎車來制動。

    事實上,張一飛也確實沒考慮完全靠剎車制動,他此刻已經把發動機檔位給降到了一檔。但是因為車速的關系,發動機強拉轉速依然接近萬轉,同時張一飛腳上不斷的點剎補油,利用動力來維持賽車的抓地力跟穩定性。

    極端情況下,在彎道攝像機面前,已經能清晰的看到張一飛車輪在飛速空轉。這代表著雨天濕地,輪胎的抓地力還是不足。

    之前熊龍過這個彎道的時候,靠著路肩才穩住了車型,張一飛他還能有什么辦法穩住,靠賽道砂石緩沖區嗎?

    砂石緩沖區沖進去只要手腳夠快掛上空檔,是有開出來的機會,但哪怕不算浪費的時間,萬一要是雨天的泥濘讓輪胎陷住了,還要等車隊成員或者賽道工作人員來解救。

    到時候就不止跟熊龍這不到兩秒的差距了,這個差距目測提升十倍都不止。

    而且今天的熊龍,車速已經快到正式車手的中游水準,要是落后幾十秒,哪怕就是放在正賽中,張一飛都不一定能追回來,更別說這種很快就要進站調校的練習賽了。

    更重要一點,就是張一飛這種瘋狂加速追趕,不是每次都能好運的救回來,再來一次失誤,他就穩輸!

    說實話,這種時刻就連普羅斯特車隊維修站,他們看著環形屏幕上轉播的畫面,都不知道張一飛該如何過這個彎。

    這倒不是說沒人能做到,比如說讓舒馬赫來,或者是讓十年來的普羅斯特來,靠著極強的個人實力能過彎。但是放在張一飛身上,他不過就是第一次跑雨中賽道的新人,沒這個本事。

    “科塞爾,你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看到屏幕上顯示的張一飛入彎速度,普羅斯特開口說了一句。

    這一次科塞爾沒有反駁,說實話他內心里面都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過于激進了一點。

    可能揭幕戰張一飛的表現,也讓自己的心態發生了變化,潛意識里面想要讓他成為下一個塞納。

    畢竟車神塞納,就是靠著新人階段的雨戰,打出了自己的名號。

    但是很可惜,塞納只有一個,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塞納。這么多年過去了,f1來來去去有過很多新人,再也沒誰能靠著新人階段的雨戰,來一戰成名!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盯著屏幕,只見張一飛并沒有選擇常規過彎路線,而是按照極限過彎的方式騎上了路肩。

    但問題是,這個時候的路肩非常濕滑,必須要無比精準的保證輪胎跟路肩的中心點完全重疊,否則都會上滑或者下滑。

    這種時候彎心軌跡的變化,不會再給張一飛任何挽救的機會。這次過彎的極限標準是厘米級的,而且不是什么字典厚度的十厘米左右,只有一厘米!

    此刻的張一飛,就如同當年的塞納,面對那塊動了一厘米的阻攔板一樣。他必須保持無比精準的走線,才能順利的過彎,否則就是沖出賽道。

    車輪騎上路肩,整個彎道的畫面,都在張一飛的視線中不斷倒退。他的腦海中,只剩下那條極限的過彎路線,雙手瘋狂的微調著方向盤,讓車輪完美的保持在路肩上面。

    沒有打滑、賽車也沒有沖出賽道,當經過apex點,張一飛一腳油門下去發動機轟鳴再次響起的時候,維修站里面出現了一片歡呼聲音。

    這不是為了勝利而歡呼,而是為了張一飛那超乎所有人想象的車技而震撼!

    這里面都是職業車隊成員,可能車技上遠遠不是f1車手的水平,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不知道剛才張一飛操控的難度。

    張一飛從開始的“鐘擺”救車,到后來極其精準的路肩過彎,都已經脫離了一名新人車手應該有的水平。這不只是技術上的因素,還有心態跟經驗!

    “飛是怎么做到的?”

    科塞爾在內心里面反問了一句,對于他來說,極限過彎這種技術上的操控還能理解,畢竟很多車手在面對危機的時候,會做出一些神來之筆的操控。

    但是入彎前急剎車,賽車處于“鐘擺”狀態下,張一飛不斷的靠著點殺、補油等等細膩操控,硬是把賽車給救回來了,這絕對不是什么新人能做到的,而是需要豐富的經驗。

    這種經驗,很難在日常中獲得,而張一飛可以肯定是一名純粹的新人,他沒有駕駛f1賽車接觸過雨中賽道。

    其實科塞爾想的沒錯,張一飛確實沒有駕駛過f1賽車,跑過專業的雨中f1賽道。

    但是他駕駛著拉力賽車,挑戰過泥濘、挑戰過雪地、甚至是挑戰過沙漠!

    這種極端路況下的救車舉動,可以說是一名拉力賽車手的基本操控。可能在速度上遠遠比不上剛才超過200k/h,但是救車的原理是一樣的,都是靠著點剎跟反打方向盤救回來。

    不過說實話,這種救車除了高超駕駛技術外,運氣的成份也是極大。只能說張一飛是幸運的,他創造了一次新人奇跡!

    “塞納……”

    普羅斯特嘴中喃喃的說了一句,如果說這里面誰對于塞納的雨戰印象最深,毫無疑問就是普羅斯特,畢竟他曾經是塞納在賽道上的直接對手!

    很多人都知道新人階段的兩次雨戰,成就了“雨中塞納”的名號。但是同樣很多人不知道,塞納真正的雨戰巔峰,是在93年的多寧頓公園賽道。

    那一戰塞納只用了一圈的賽程,從第五超到了第一,連秒了四名對手!

    就這一圈速度,他比對手平均快了4秒!如果說對手是什么阿貓阿狗也就算了,問題是當時他超越了4名對手中,有三人的名字分別是舒馬赫、達蒙·希爾、以及普羅斯特。

    而且要知道,當年他的邁凱輪賽車絕對速度,是不如威廉姆斯跟貝納通賽車的。不然他也不用在94年,為了追求更好的賽車性能,從邁凱輪車隊轉會到威廉姆斯車隊了。

    一圈秒三位頂級世界冠軍的實力,放在后世簡直是不敢想象的畫面,結果塞納做到了,他是當之無愧的“雨神”。

    所以剛才張一飛的極限操作,可能跟塞納比起來還差了許多,但普羅斯特不知道問什么,依稀好像看到了那個青年塞納的影子。

    同樣的天才駕駛,同樣的激進挑戰!

    這個彎道過去,靠著堪稱極限的速度,讓張一飛直接追平了熊龍之前的差距,直接吃上了對方的尾流。

    看著后視鏡里面已經死死咬住自己的藍色普羅斯特賽車,熊龍簡直感覺自己后面跟了一個藍色幽靈!他實在是想不通,張一飛到底怎么做到沒有失控,還能追上自己的。

    可以說這一刻,熊龍之前的自信都被擊碎了,張一飛用自己的驚人駕駛,讓這一場挑釁變得沒有懸念。

    。

    。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