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網游小說 > 車神代言人 > 303 你也配跟我跑?
    “f1車手!”

    “七星山車神!”

    “張一飛!”

    “飛仔!”

    各種各樣的呼聲響起,這群地下車手,用著狂熱的姿態跟張一飛打著招呼。

    要知道亞洲地區見到f1車手可不容易,也就日本舉辦過f1大獎賽,其他國家就連標準的f1賽道都沒有。

    更別說在這種地下賽車的聚會上,能近距離的接觸到一名現役f1車手,簡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更別說還是一名中國f1車手。

    既然現在有這個機會,自然地下車手都圍靠了過來,就如同“追星”一樣,想要近距離的看看張一飛。

    “大家好。”

    面對這種情況,張一飛也是有點生硬的回了一句,他剛才還在心里面嘲笑謝天成怕生,結果沒想到,報應馬上就來了,自己也遇到這種場面。

    說真的,這種場面張一飛也是第一次遇到,他也完全沒有當“明星”的覺悟跟經驗,只能尷尬的打聲招呼。

    張一飛的生澀,絲毫不影響這群賽車愛好者的熱情,當得到他的回應之后,歡呼聲音就變得更響亮了。

    這群地下車手的呼聲,傳播開來后,自然是吸引到更遠一些觀戰人群的目光。

    其中馬路對面,就有著同樣有著一群人,正用不解的目光打量著張一飛的方向,他們不知道對面在歡呼什么。

    恰巧的是,這群人里面還有幾個張一飛的“老熟人”,為首的就是當初在荃錦公路,遇到的地頭蛇,元朗車隊的隊長k哥。

    不過這次k哥身邊站著的,卻不是他的細佬爛仔明,而是跟張一飛跑過一場,但最終按在地上摩擦的澳島林少!

    林少當初混港島地下圈子的時候,因為是外來人的關系,其實并沒有完全的融入進去,后來荃錦公路賽車,林少認識了元朗車隊的一些人。而元朗車隊,同樣是被港島主流賽車圈子所排斥,認為他們都是一群鄉巴佬。

    正是基于這種“同病相憐”的現狀,林少反倒是很快就跟元朗車隊的人稱兄道弟,后面更是認識了隊長k哥。

    k哥自然是知道林少澳島富豪公子哥的背景,明白這小子人傻錢多,所以也主動示好,流露出親近的意思。

    一方想要尋求港島賽車圈子的接納認同,另一方刻意結交,很快雙方就打的火熱,林少更是加入了元朗車隊。

    當然,付出的代價就是,給了元朗車隊五百萬的運營基金,至于這筆錢到底運營到哪里去了,恐怕就只有k哥一人清楚。

    這次澳島舉辦格蘭披治大賽車,又有著地下賽車的盛會,林少作為東道主,自然是把元朗車隊的人請了過來好好招待。

    馬路對面人群開始聚集,自然也是吸引了林少好奇的目光,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當他聽到什么f1車手、七星山車神這些喊聲時候,心里面就已經有了一種預感。

    直到張一飛名字的歡呼聲傳了過來,算是證實了林少腦海中的預感。沒錯,就是那個大陸鄉下佬張一飛!

    瞬間林少的臉色就變得鐵青,可以說他最恨的人就是張一飛。畢竟別人跟張一飛賽車,最多就是輸場比賽,而勝敗乃兵家常事,地下賽車輸場比賽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壓根不算什么。

    但是林少卻不同,他不單單是輸了比賽,還輸了女人!

    本來盧寧靜,都已經被林少給視為囊中之物,只要再給點時間,就能拿下。

    結果沒想到,半路殺出個張一飛,不單單是奪走了盧寧靜,還狠狠的羞辱了自己一把。那場比賽后很長一段時間,林少都覺得別人在背后對自己指指點點,可以說張一飛已經成為了林少的陰影。

    林少心里面很難受,k哥也沒高興到哪里去,要知道他跟張一飛之前也是有著一段過節,只不過被孫明華跟銅鑼灣車隊的隊長趙俊給聯手壓了下來。

    所以他現在看到張一飛被人群給圍住歡呼的場面,心里面也是有著一絲不爽。不過他的城府就比林少深的多,至少臉上表情沒有明顯變化。

    “林少,你臉色不太好看啊。”

    k哥看到林少雙眼死死的盯著張一飛方向,于是淡淡說了一句。

    “哼!”

    林少冷哼了一聲,并沒有回話,因為他臉色不好的原因,說出來簡直就是恥辱。如果可以的話,林少愿意永遠都沒人知道。

    “大陸仔現在風光了,你看多少人圍著他,恐怕他這一刻心里面很得意吧。”

    聽到k哥這句話,林少咬牙切齒起來,人生最痛苦的事情,無非就是看著自己的仇人飛黃騰達。

    張一飛現在就是如此,從一個當初港島很多車手都看不起的大陸仔,一躍成為中國首位f1車手,并且還成為了很多人的偶像。

    就現在這個架勢來看,張一飛已經成為今晚東望洋賽道絕對的主角。

    看到林少緊咬牙關的樣子,k哥明白拱火的差不多了,于是開口說道“林少,想不想出這口氣?”

    聽到這句話,算是正中林少的下懷,他反問了一句“怎么出這口氣,難道叫人收拾他一段?”

    “當然不行。”

    k哥搖了搖頭回道“當初他還是那個大陸仔的時候,可以隨時找人收拾他一段。但今時不同往日,他可是這屆格蘭披治大賽車最火熱的車手,受到了媒體跟澳島當局的關注。”

    “如果只是簡單找人收拾他一段,絕對會被追查到底,到時候我們反倒是因小失大。”

    “那你說能怎么做?”

    林少有點不耐煩的回了一句,張一飛的出現完全影響到他的情緒,此刻林少最想做的時期,就是讓張一飛消失在自己眼前。

    “趁這個機會,找人跟他在東望洋賽道跑一場,他不是被媒體吹噓成中國最強車手嗎?只要張一飛輸了,不但會顏面盡失,而且我還會聯絡媒體把這個消息捅出去,到時候我不信他還能做到比賽穩定發揮。”

    “看著他從被吹捧的天堂,掉落到失敗者的地獄里面,這可比直接找人收拾他一頓,要過癮的多!”

    聽著k哥的描述,林少一下就興趣來了,這確實是一個報復的好辦法。

    但是很快,林少臉上的興奮表情消失,他用著恨恨的語氣說道“辦法是很好,但誰跑的過那小子呢?”

    張一飛的強悍實力,同樣在林少的心里面留下了心理陰影,加上橫掃歐洲雷諾方程式的戰績,他真的想不出來,還有誰可能穩贏他。

    聽到林少這句話,k哥把手指向了不遠處一名棕發碧眼的老外,然后才開口說道。

    “他叫安組利,意大利車手,前年東望洋大賽的亞軍,對于這條賽道可謂是無比熟悉。去年回到歐洲參與了歐洲房車錦標賽,拿到了總成績第五。”

    “可能在方程式賽車上面,很難找到人打敗大陸仔,但是在房車賽上面,特別是東望洋賽道,我不信張一飛能跑的過安組利!”

    k哥好歹也是組建了一支車隊,對于賽車的一些基本常識還是了解的。

    地下賽車里面的山道賽,東道主都擁有著很大的優勢,原因就是因為對于山道彎道的了解。

    東望洋賽道雖然號稱是街道賽場地,但其實有著差不多一半的地形,就跟山道差不多,因為賽道本身就是環繞著東望洋山修建的。

    哪怕東望洋山只是一座幾百米高的小山坡,同樣有著山道的特點,安組利這方面的優勢太大了!

    “聽著實力好像不錯,但問題這個鬼佬算是職業車手,他為什么要幫我們跑?”

    “因為他是盤口車手,只要錢給到位就行了。”

    “你怎么知道的?”

    林少很是驚訝,因為所謂的盤口車手,其實就是給外圍博彩公司跑假賽,達到操控大盤的目的。

    只不過這種身份,一般都是無比隱蔽,絕對不會讓外界知曉。

    “這就是秘密了,林少,現在就看你愿不愿意出這筆錢。”

    所謂的秘密,其實就是k哥跟博彩公司有關系,甚至是聯絡跟提供一些盤口車手。

    比如說當初的灣仔車神周云輝,以職業車手身份去當槍,就有著k哥的聯絡功勞。

    只不過周云輝守住了底線,雖然當槍手跑比賽,但卻沒有參與盤口跑假賽。而這個意大利車手安組利就不同,他是徹底跟博彩公司一起操盤的假賽車手。

    只要錢給到位,安組利可以去跑一切的賽事。

    沒有絲毫的猶豫,林少就一口答應下來“沒問題,只要能贏張一飛!”

    “那好,我這就過去聯絡安組利。”

    就在k哥準備過去的時候,林少叫住了他,問了另外一句“那要是他跑不過張一飛呢?”

    聽到這個問題,只見k哥臉上神秘的一笑回道“只要你愿意加錢,哪怕就是安組利輸了,但大陸仔也絕對贏不了。”

    林少雖然人傻錢多,但也絕對沒有到白癡的地步,他瞬間就明白了k哥要表達的東西。

    于是點了點頭回道“錢不是問題!”

    得到了林少的保證,k哥走過去跟安組利交談了幾句,兩個人很快就握手達成合作。

    這就是錢到位了,一切都好說的完美體現。更何況k哥曾經跟安組利之間有過合作,所以算的上是老相識了。

    馬路對面的張一飛,依然還是被這群地下車手給圍住,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從哪里弄來紙筆,準備讓張一飛簽個名。

    對于這種舉動,張一飛簡直是哭笑不得,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獲得明星待遇,會在格蘭披治大賽車的環境下。

    只是張一飛實在不怎么習慣明星那一套,就在他腦海中想辦法脫身的時候,人群中突然讓開了一條道,幾張熟悉的臉龐出現在張一飛面前。

    “林少,k哥?”

    看著這幾個人,張一飛臉上也是寫滿意外,說實話他還真沒預料到,會在這種地方見到幾位“熟人”。

    不過看著對方這面露不善,來勢洶洶的樣子,估計也不是跟自己敘舊。難道說對方想要趁著這個機會,對自己展開什么報復?

    不管有沒有這個可能性,張一飛這個時候都繃緊了身上的肌肉,做出了干架的準備。別的先不管,張一飛有把握自己一拳,能首先把林少給放倒!

    “張一飛,好久不見。”

    林少咬牙切齒的說了一句,他看到張一飛站在面前,心中的那一股怒火就壓制不住。

    “有話就說。”

    張一飛同樣冷漠回了一句,他可不會對林少客氣,本身就看不慣這種廢物公子哥,兩個人也沒什么交集,憑什么要委屈自己假客氣?

    “很好,你還是那么囂張。”

    林少此刻怒極反笑,對于張一飛這種囂張態度,他也不是第一次見到,可以說都習慣了。

    “張一飛,聽說你現在成為f1車手了,剛好我們也想見識一下f1車手的實力。今天有沒有膽量跟我們在東望洋賽道跑一場,讓我看看你現在到底有多厲害。”

    “不跑。”

    張一飛簡單回絕兩個字,這年頭真是什么阿貓阿狗都敢找上門挑戰f1車手,真是把自己給當根蔥了?

    “這是沒種怕了嗎?”

    “怕?”

    張一飛冷笑一聲,然后向前跨了一句,直接頂到林少的面前,用著居高臨下的姿態說道。

    “就你們也配跟我跑?”

    當初在港島的時候,林少就比張一飛矮了半個頭,經歷過這一年的職業訓練之后,張一飛現在身體不知道比那時候要強壯多少,并且身高也增加了不少,接近一米八。

    更重要一點,就是張一飛身上的那種氣勢,遠遠不是高中生跑街頭賽車能比的。

    雷諾方程式三連冠,最年輕的f1車手等等頭銜,無形中讓張一飛的氣勢暴增。可能王霸之氣這種東西有點虛,但是冠軍帶來的那種勝利者底氣,完全性的壓倒了眼前的林少。

    面對張一飛凌厲的目光,跟逼過來的那種壓倒性氣勢,讓林少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他的這個動作,瞬間就讓現場響起了一片噓聲,確實如同張一飛所說的,就這種也配成為f1車手的對手?

    。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