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網游小說 > 車神代言人 > 259 沒有壓力
    銀石賽道的大門,沒有之前馬尼庫爾賽道那種現代化的感覺,相反透露出來一種歷史沉淀。

    因為銀石賽道本身就是從一條軍用機場跑道改造而來的,所以它的很多賽道設施,都是為了軍事目的而建立。

    當然,經歷了這么多年之后,很多軍事設施早就已經被改的面目全非,除了大門跟跑道雛形外,已經很難發現當年機場跑道的影子了。

    今天并不是什么賽道公眾開放日,但銀石賽道的游客并不少,至少在大門處,張一飛就看到很多人正在合影留念。

    主要原因是英國聚集了太多的f1車隊,并且銀石賽道還有一個著名的組織,英文簡稱是brdc,翻譯成叫做英國賽車手俱樂部,很多知名f1車手都是該俱樂部成員。

    比如大家熟悉的路易斯·漢密爾頓簡森·巴頓“獅王”尼格爾·曼塞爾等等。

    所以這吸引了很多f1的車迷跟車手粉絲過來,希望能參觀了一下車手俱樂部,見證那些傳奇車手的歷史。還有就是過來銀石賽道碰碰運氣,說不定就能遇到自己的偶像車手。

    張一飛自然沒有時間去參觀什么車手俱樂部,他第一時間來到了自己的p房,想要看看雷諾賽車的檢修怎么了。

    p房里面,山本右京幾個人正站在賽車旁邊,額頭上面布滿了汗珠,見到張一飛一行人過來,轉身點頭打了個招呼。

    “右京,賽車檢修怎么樣了?”

    “基本完成,主要還是靠阿虎跟陳志,他們兩個人跟隨豐田技術團隊學的很快。”

    山本右京夸贊了一句阿虎跟志哥,因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賽車檢修,都是靠著他們兩個人完成。

    雖然山本右京是柏林工業大學的賽車工程畢業,但是主修方向不同,他專攻的是數據分析,這種機械維修實在不是他擅長的點。這次過來帶隊賽后檢測,更多是一種趕鴨子上架。

    這一點科塞爾也是如此,他擅長的是空氣動力學跟車體設計,發動機跟變速箱這類機械部分,同樣不在科塞爾的范圍之內,所以他能幫上的忙也很有限。

    所以這一次賽后檢修,基本上是靠著阿虎跟志哥兩個人獨立完成。要知道兩個多月前,他們兩個就連方程式都沒有接觸過,就這短短時間,已經可以獨當一面完成賽后檢修,完全值得這一句稱贊!

    “阿虎志哥,干得漂亮。”

    張一飛也是稱贊了一句,他們兩個人完成了整個豐田技術團隊的事情,已經很不錯了。

    同時這一幕更堅定了張一飛內心的想法,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一定要讓阿虎跟志哥進入到f1車隊。

    就如同自己要進入f1圍場,才能跟這個世界最強的那一批車手同臺競技一樣。

    作為地球上科技含量最高的賽事,汽車工業皇冠上的明珠,阿虎和志哥只有進入到f1技術團隊,才能學習到這個世界上最專業的機械維修。

    現在阿虎跟志哥兩個人,已經展露出來這方面的驚人天賦,就更不能被放棄了。

    “飛哥,小場面啦。”

    阿虎滿頭大汗的學著張一飛的口頭禪回了一句,能感受出來他內心里面也是挺自豪的。

    張一飛聽到后,朝著阿虎豎了下大拇指,然后回頭看向科塞爾說道“科塞爾,現在開始調校賽車的空氣動力套件吧。”

    術業有專攻,方程式賽車空氣動力套件的調校上,科塞爾是絕對的專家級,所以這還得讓他動手。

    科塞爾走到賽車面前,掃視了一眼朝著阿虎點了點頭回道“賽后檢修完成的不錯,不過下次最好把基本兩個字去掉,我要的是絕對完成。”

    賽道上面,科賽額一如既往的嚴肅,因為他見證了太多的賽道事故,至少任何細微的失誤,都會導致嚴重的后果,甚至是危及到車手的生命安全。

    所以他寧愿這種時候做“惡人”,也不愿意放松自己的標準跟要求,哪怕阿虎跟志哥只是純粹的新人,今天第一次獨立檢修賽車。

    “我知道了。”

    阿虎畏畏縮縮的回了一句,他還是有點怕這個嚴肅的德國老頭。

    “右京,采用中等偏下的空氣動力調教,搭配正常軟胎,同時準備好一套雨胎備用。”

    “好的。”

    山本右京點了點頭,然后立馬招呼著阿虎跟陳志兩個人,按照科塞爾的指示進行空氣套件調校。

    不過張一飛有點不明白,按理說這種夏季準備的都是干地胎,哪怕科塞爾想要跟馬尼庫爾賽道一樣,實驗不同輪胎的速度跟匹配度,也應該選擇硬胎或者超軟胎,雨胎是什么情況?

    “科塞爾,為什么要準備一套雨胎?”

    還沒有等科塞爾回答,何紫菱就幫助解答道“因為英國天氣多變,很容易出現突然的降雨,所以準備一套雨胎有備無患。”

    聽到這個,張一飛突然想起來自己上學時候,地理課還專門拿倫敦的天氣講過溫帶海洋性氣候特點,全年溫和潮濕有雨。

    沒想到現在忘的差不多了,看來還真是吃了文化的虧。

    “導師,調校好了,中等偏下的下壓力。”

    “嗯。”

    科塞爾點了點頭,然后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時間,對著張一飛說道“時間差不多了,準備換賽車服試跑。”

    張一飛也沒有磨嘰,直接去到后臺把賽車服給換上,說實話這就是職業車手的麻煩之處,每次坐進賽車要準備的裝備實在太多。

    不到十分鐘,張一飛就換好全套裝備走了出來,看到科塞爾正蹲在賽車旁邊,用著非常精細的態度,微調著賽車的尾翼。

    這就是德國老頭的性格,不單單是對于別人嚴格。對自己更加的嚴謹,要把誤差降低到最小。

    “賽道資料都已經知道,銀石賽道起跑后第一段是連續快速彎,記住我之前說的,全油門過!”

    “放心,我不會松油門的。”

    有了上次的教訓之后,張一飛可以說是把銀石賽道數據給刻在了腦海里面,所以不需要科塞爾來提醒。

    “很好,讓我看到的速度。”

    “會看到的。”

    張一飛毫不示弱的回了一句,同樣的錯誤他不會犯兩次!

    坐進賽車,阿虎拿著點火器把引擎點燃,張一飛駕駛著雷諾賽車前往賽道。

    跟以往的賽道不同,銀石賽道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特點,那就是它的發車區域被安排在了一個彎道,導致排位賽靠后的車手,完全看不到出發的信號燈,只有注意前面車手的動靜見機行事。

    本來排位靠后就跟前面車手有很大差距,加上信號燈的影響,讓銀石賽道排位靠后的車手,劣勢還會進一步的擴大。

    正是因為逆襲難度增大,導致車手在排位賽的時候,就競爭的更加激烈,誰都不想處于后面發車,就連基本的信號燈都看不到。所以激烈的排位賽,也成為了銀石賽道的一個特色。

    這一次,張一飛第一圈并沒有選擇激進的駕駛,而是老老實實的暖胎熟悉賽道。

    相比較其他賽道,張一飛有著充足的時間記憶銀石賽道的數據。所以每一個彎道,在試跑的時候,都不斷的與記憶中的那些點開始重合,一種熟悉感覺油然而生。

    維修站里面,面對張一飛不緊不慢的暖胎圈,科塞爾并沒有像馬尼庫爾賽道那樣,直接下達指令要張一飛提速,而是就這么默默看著。

    反倒是旁邊的山本右京忍不住了,他開口問道“導師,這一站放棄激進風格了?”

    聽著山本右京這半詢問半調侃的語氣,科塞爾瞪了自己學生一眼,然后才緩緩說道“這一站飛沒有壓力,不需要冒險。”

    “雖然沒有跟普羅斯特那樣的車手協議壓力,但是這一站將關乎雷諾歐洲杯總冠軍的歸屬,應該還是有點壓力的吧?”

    “我說的壓力不是指成績,而是其他車手給不了飛太大的壓力,上一站他們不止是輸了比賽,就連那一股勝利的銳氣都輸了。”

    上一站比賽到后面的時候,除了迪克森還有冠軍之心外,其他車手早早就放棄了。甚至當迪克森沖出賽道,連第二名的競爭都如同一潭死水,這些車手就像是認命一般,覺得跑不過張一飛,于是就懶得跑了。

    賽道上面,技術占據著很大因素,但是當技術相差不大的時候,那一股對于冠軍的渴望,就將成為勝負關鍵點。

    一名車手,就連對冠軍都沒有期待,那還能指望他們跑出什么極限成績,給張一飛帶來威脅?

    所以這一站,只要張一飛正常發揮,哪怕一向以嚴厲著稱的科塞爾,都覺得比賽結果沒多大懸念。

    如果一定要說的話,那這一站更多是張一飛挑戰自己。

    賽道上面的張一飛,并不知道科塞爾跟山本右京的對話,不然他肯定覺得太陽從西邊出來了,科塞爾居然覺得沒必要冒險,真是罕見啊。

    正是因為張一飛不知道,所以第二圈一過線,張一飛直接一腳地板油踩到底,然后瘋狂升檔,用著全油門的速度,沖擊著銀石賽道的前半段。

    其實全油門遠遠不是想象的那么簡單,高速彎更考驗車手的駕駛技術,還有膽量的極限度。

    只不過張一飛在科塞爾這個壓力怪的逼迫下,已經快把彎道玩命給當作日常了,雷諾賽車的速度,在他的眼中已經變得慢了下來。

    這一點就像藤原拓海跑秋名山一樣,當他習慣了ae86的速度之后,就會覺得車越來越慢,張一飛現在同樣也是如此。

    。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