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網游小說 > 車神代言人 > 202 另類過彎路線(第一章)
    “導師,這樣太危險了!”

    聽到科塞爾的指令,山本右京第一時間站出來反對,張一飛目前有優勢,哪怕馬薩有超車的想法,他從內側的過彎速度也不一定比張一飛快。

    內側超車距離是要短,但卻不是最快的切彎路線,如果馬薩是想要挑戰極限速度,跟外線一樣快的過彎,這種賽道環境之下,大概率不是挑戰極限,而是純粹找死!

    張一飛哪怕只是70kh過彎,馬薩從內線走急彎,能有60kh就頂天了。

    馬薩這種速度下,最多只會造成一點威脅,只要張一飛自己補出現什么操作失誤,是不可能在薩切斯彎出現彎道超車。

    所以完全沒有必要冒這種風險,這簡直是風險大于收益的事情!

    面對山本右京的反對,科塞爾完全沒有搭理,他的目光依然放在環形屏幕,上面顯示著各種賽車數據跟彎道畫面,他不打算更改自己的決定。

    看到科塞爾這種態度,山本右京張了張嘴想要再勸說,只是最終他還是沒有說出口。畢竟導師是比賽工程師,這要是一個真正的車隊,他掌控著絕對的比賽策略權利。

    要知道除了車手本人,比賽工程師就是賽道上面的二號人物,哪怕就是車隊大老板想要反對,也得等比賽結束之后再說。

    數據分析師自然也是如此,可以提意見,但不能挑戰比賽工程師的權威。

    更別說山本右京有著濃重的日本職場上下尊卑思維,更加不可能去質疑自己的導師了。

    而且這個時候時間上面也不允許,所有的戰術思考,對于賽道上面的時間來說只是短短幾秒而已,張一飛此刻已經來到了薩切斯發夾彎。

    耳麥聽著科塞爾的指令,說實話張一飛內心里面都有點虛,進入林蔭賽道的時候,因為路面積水他都感覺到車身有點“發飄”,這是明顯的輪胎抓地力不足的跡象。

    只不過積水只在賽道的小范圍路面,賽車經過積水地段之后,就立刻恢復了抓地力,所以才沒有導致失控。

    但這些的前提都是跑直線,彎道上面還要加上賽車的慣性,以及速度降下來之后,空氣套件帶來的下壓力減弱,幾乎起不到什么作用,完全要靠輪胎本身的抓地力。

    這種情況下,還玩更高速度的挑戰過彎,無疑風險要比正常賽道狀態下,提高了數倍不止。

    說實話,張一飛覺得自己是一個激進風格的賭徒,但前提是在自己贏面較小的情況下,只有靠著冒險去賭翻盤。

    現在自己占據著很大優勢,完全沒有必要去做這種冒險的事情,科塞爾這個德國老頭,是不是太過于激進了一點?

    比賽工程師能賽道策略跟戰術建議,但是最終是否決定執行,還是要看車手自己的選擇。就如同f1車手沒有傳統意義上的教練一下,比賽工程師同樣沒有教練那種絕對權利。

    選擇權交到了張一飛手中,他不理解科塞爾的決定,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過彎。

    但不知道為什么,科塞爾這段時間的指導,讓張一飛覺得這個德國老頭更像是自己的“導師”,而不是單純的比賽工程師或者教練身份。

    后者是工作關系,前者更像是師生關系,而對于中國人來說,天地君親師,師生關系的重要性遠大于職業關系。

    沒有過多的猶豫,張一飛放輕了自己踩下剎車的力道,進入薩切斯發夾彎的速度保持在80kh。

    這種情況下,正常過彎路線,滿足不了80kh的抓地力極限,更別說現在輪胎上面有水,抓地力更是進一步下降。

    所以科塞爾才會說出來,借助賽道的路肩,來擴展過彎弧線角度,避免速度帶來的巨大慣例,讓賽車直接失控沖出跑道。

    沖上左邊路肩,瞬間張一飛就感覺到車身抖動了一下,因為右前輪剛好壓過賽道最外側的一點積水,出現了空轉的現象。

    這一幕被鏡頭捕捉了下來,讓維修站看著大熒幕的團隊成員,都揪緊了心。這要是因為失控沖出賽道,哪怕人沒什么事情,時間上面的損失也很難追上來。

    如果再出現什么熄火的情況,那更是直接完蛋,fia規則賽車熄火后,車手能在10秒內重新發動,那么還可以繼續比賽,否則只能按照dnf(未完成)退賽或者未滿圈數完賽處理。

    問題是所有方程式賽車為了減輕重量,都沒有點火系統,只有維修站才有點火器。除非是運氣爆棚進出站的時候熄火,還有繼續比賽的可能性,不然10秒鐘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重新點火的。

    不過擔心的事情并沒有發生,張一飛的賽車只是顫動了兩下,并沒有失控或者沖出賽道。硬是頂著80kh的速度,過了這個堪稱是180度的回頭彎,讓現場很多觀眾都情不自禁的鼓掌。

    “漂亮!”

    山本右京心里面吶喊了一句,這里除了科塞爾外,只有他最清楚張一飛這種速度下過彎的難度。

    可以說這是實力跟運氣的雙重挑戰,但是張一飛成功了,這是初級方程式里面,最頂尖車手才有的實力!

    張一飛過彎成功,緊隨其后的就是馬薩,他選擇了一條跟張一飛完全不同的路線,直接從內線過彎。

    這種過彎方式,幾乎就跟平常馬路上汽車調頭的感覺差不多,不過薩切斯沒有馬路那么窄跟夸張,只是接近于一個u形。

    但是無論如何,從最內側的過彎路線,速度上是不可能比外側的張一飛快。因為內側相當于沒有切線,某種意義上算是硬開過來,哪怕方程式輪胎抓地力驚人也做不到。

    這就相當于一般的汽車,以70~80kh的驚人速度原地調頭,想想看是多么的夸張。

    別說是70~80kh,哪怕就是減半,一些重心高的車,猛打這一把方向盤都有直接側翻的風險。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馬薩不可能超越張一飛速度時候,他并不是想象中的那種常規過彎,而是選擇跟張一飛一樣,直接騎上了路肩,甚至是更外面的瀝青緩沖區,用著一種堪稱“抄近道”的方式,開過了這個薩切斯彎!

    “臥槽尼瑪,薩切斯發夾彎還有這種過彎路線?”

    “oh  od,馬薩真不愧是最強的車手,居然給他找到這條過彎路線。”

    “這算不算是作弊,他壓線了啊!”

    “f1從緩沖區開進來都可以,哪有什么壓線的說法?”

    “沒錯,只能說馬薩跟飛一樣的敢拼命,他這種過彎方式要是失控,可比飛沖出賽道嚴重的多!”

    一般情況下,賽道路肩外面就是瀝青或者砂石緩沖區,這種緩沖區的路面質量,是遠遠比不上f1賽道的,而且還有可能存在一些雜物。

    除了這些風險外,還有就是緩沖區跟賽道可能存在高低差,讓賽車輪胎短暫懸空完全喪失抓地力。高速行駛狀態下,任何抓地力的損失都會導致賽車失控。

    所以幾乎不可能有車手,主動把車開進緩沖區,這簡直跟自尋死路沒區別。

    但這條路線,是馬薩車隊通過觀看比賽錄像,以及賽道實地測量所發現的殺手锏。

    走這條線有高風險,同樣有著高收益,只要能做到相同速度,就相當于多了一條超車路線,殺對手一個出其不意。

    不過正常概率下,這條過彎路線的風險,是遠大于收益的。半個輪胎越過路肩,相當于主動放棄四分之一抓地力。

    出現任何一丁點操作失誤,或者緩沖區有個什么雜物碾到了,失控沖出賽道都算是好的,嚴重的話賽車會直接翻滾,這就威脅到生命安全。

    馬薩之前排位賽爭奪桿位的時候,都沒有選擇用這一招“殺手锏”,現在他已經感受到張一飛帶來的壓力,更震驚于對手的實力,所以想要孤注一擲。

    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這種“殺手锏”,都沒有在這個彎道超越張一飛,甚至還有著被拉開的趨勢,這對于馬薩的信心打擊看成是致命的!

    “車隊,剛才飛的過彎速度是多少!”

    通過薩切斯發夾彎后,馬薩有點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他第一時間向車隊詢問張一飛的過彎速度。

    “過彎最快速度接近80kh。”

    80kh?

    聽到這個速度的時候,馬薩瞬間都感覺到有種神情恍惚不敢相信。

    自己這招“殺手锏”,應對的極限過彎速度,就是65到70kh,因為正常薩切斯發夾彎的極限過彎速度,就是70kh。

    如果對方車手稍微保守一點,用65kh過彎,那么馬薩這一招用出來就能穩吃對方,直接彎道超車。

    哪怕對手是70kh,馬薩過彎之后也能做到跟對方平行,接下來就是靠自己的實力來搶線,雙方再一次回到同一水平線上面。

    某種意義上來說,只要回到同一水平線,就已經是馬薩的勝利,因為他過彎之前都是落后的。

    今天林蔭賽道積水情況,讓馬薩跟車隊策略組都斷定,張一飛能做到的極限,就是70kh過彎速度,或者更低。

    只要馬薩沒有失誤,加上運氣足夠好,就能在這個彎道追上之前桿位的落后。

    至于更快的過彎速度,馬薩跟車隊策略組都排除了,因為只要是個擁有正常邏輯的車手,都不會玩命開!

    只是很可惜,他們遇到了一位不按常理出牌的對手,或者說他們遇到了一位沒有正常邏輯的比賽工程師。

    這個中國車手,不但沒有想象中的減速,他嗎的居然還加速了!

    。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