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網游小說 > 車神代言人 > 第161章 紫菱到來第三章 )
    張一飛很簡單粗暴的說出了“十成”這個形容詞,沒有解釋,沒有謙虛!

    聽到張一飛這句話,唐尼心中流露出一種不以為然,雖然這名中國車手給他的感覺不同,但說一定能登上領獎臺,那簡直是開玩笑,

    “說實話,我欣賞你這種自信的態度,但是很多時候自信并不能改變結果。”

    “那就明天拭目以待。”

    張一飛也變得強硬起來,歐美人的質疑太普遍,眼前這名記者還算不錯,至少保持了一名體育記者的基本素養。雖然話里有話,但好歹沒有公開冷嘲熱諷。

    想想后世,中國運動員在國際上有什么成績或者突破,這些歐美媒體第一反應就是質疑是不是作弊吃藥等等,甚至很多都是點名道姓,早就已經屢見不鮮。

    還好賽車沒有辦法質疑這些,所以他們只能從實力上來懷疑。

    這個世界體育精神是沒有國度的,但運動員卻是有國籍的。

    采訪結束,武田純子也是看出來張一飛有點不爽,她走了過來安慰道“一飛君,之前來到歐洲的日本車手,也是遭受到很多質疑,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聽到這話,張一飛無所謂道“這點質疑還不配讓我放在心上,小場面。”

    阿虎雖然聽不懂他們說的什么,但是也感受到張一飛表情變化,于是也湊了過來說道“飛哥,那個老外記者是不是說了什么,這要是在國內,就給他一扳手!”

    看著阿虎這聽不懂,還瞎逼生氣的樣子,張一飛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小子文明一點好不好,我這是賽車不是修車,還給一扳手……”

    “又不是說你,我作為一名修車工,隨身攜帶一個扳手也很合理啊。”

    張一飛聽到后直接在阿虎腦袋上敲了一下“合理個大頭鬼,看來你就是閑著,快點檢修賽車,明天還要跑。”

    “還有,這個年頭沒文化是不行的,晚上你跟志哥的英語老師就要來了,給你半年時間,無論你用什么方式,必須要達到口語交流水平。”

    阿虎別的都不怕,一聽到英語跟半年這樣的字眼,他就變成一張哭喪臉了,文化方面實在不是他的強項。

    志哥表情也沒好到哪里去,不過他好歹也是大哥,要起個帶頭作用,只能硬撐著了。

    比賽結束,接下來的事情就是賽后檢修,因為明天還有正賽要比,這才是蒙扎站的正餐。

    張一飛換下了賽車服,不得不說夏天比賽真是一種折磨,座艙溫度最高可以逼近80度。加上為了安全跟防火,賽車服跟頭盔基本上是把身體全封閉包裹,一場比賽下來簡直跟蒸桑拿差不多。

    這下張一飛也算是理解,為什么一場方程式賽事接近兩個小時,車手們脫水都高達幾公斤。自己這不過半個小時的比賽時間,估計脫水都要用公斤這個單位來計算了。

    換好衣服后,張一飛并沒有留在p房一起調試賽車,而是一個人先回到酒店,準備洗個澡什么的再去機場,因為晚上何紫菱就要過來,他要去接機。

    先不說同學關系跟對何浪的承諾,就單說一個小女生千里迢迢來到意大利米蘭,幫自己團隊培訓英語,還不收錢!

    這份情誼就已經很重了,如果不是因為明天正賽,團隊要賽后檢修,否則所有人都會過來接機。

    等到張一飛來到機場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路上張一飛腦海里面在考慮,自己是不是應該在米蘭租輛車什么的,否則這出行實在是不方便。

    不說每次打車費用,哪怕就是想用坐公交之內的,這個年代也不像后世,有手機地圖什么輔助,還要買一張紙質旅游地圖,然后再詢問路人坐哪一路,到哪一站等等。

    習慣了后世的便捷,張一飛很多時候去到陌生地方出行,都覺得挺蛋疼的。

    來到接機口,人還是挺多的,張一飛想著要不要弄個牌子什么的,這樣顯眼一點。不過想想,又不是不認識,不至于搞這一套,就老實呆在人堆里面等待著。

    等待的時間比想象中要長,加上飛機晚點了半個小時,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才看到登機口有人流出現。

    大概幾分鐘后,何紫菱出現在張一飛的視線中,跟在學校里面素面朝天穿著校服的樣子不同。今天何紫菱的臉上化著淡妝,穿著一條白色的碎花邊連衣裙,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清新跟典雅,很合適她的氣質。

    見到這一幕的時候,張一飛突然想起一首老歌,叫做《白衣飄飄的年代》。何紫菱此刻就像是從電影畫卷里面走出來一樣,哪怕張一飛兩輩子見識過太多美女,都有點被何紫菱今天的妝容震撼到了,真是鄰家有女初長成。

    “張一飛。”

    何紫菱看到張一飛站在人群里面呆呆的看著自己,首先喊了一句。

    這倒是把張一飛從幻想之中叫醒了,趕緊收起了自己那副豬哥樣子,不然可就丟人了。

    “一路辛苦了,很感謝你的到來。”

    張一飛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能比較客套的問好。

    雖然兩個人是同學,但說實話在班上并不熟,拋開高三上半年有限的交流,可能高一高二兩個人對話不超過五句,屬于那種畢業幾年后,可能連名字都叫不出來的某某某。

    “你別搞的這么正式好吧,如果要感謝的話,還是感謝我哥吧,不是他極力推薦,我可不會一個人來到米蘭。”

    相比較起來,何紫菱明顯要放松一些,還笑著跟張一飛開玩笑。

    “看來你哥對我印象不錯,這從側面表明我這個人踏實可靠年輕有為!”

    “想太多,他只是覺得你車技不錯罷了。”

    “這同樣是個優點。”

    畢竟幾年同學情誼在這里,幾句話之后陌生感就消除很多,張一飛從何紫菱手中結果行李箱,兩個人一起往著機場外打車區域走去。

    坐上出租車,前往團隊下榻的酒店,何紫菱這個時候好奇的問道“你不是正在參加什么雷諾方程式嗎,現在跑的怎么樣了?”

    “今天剛跑完排位賽,拿到第四順位,明天就是正賽。”

    “排位賽第四,很厲害啊。”

    “你也懂賽車?”

    張一飛好奇反問了一句,這個年代很多男生就連方程式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別說女生。

    “我哥是職業車手,從小我就去英國看他練習,慢慢也懂了賽車方面的東西。”

    “他說目前國內最難跑的就是方程式,你是第一個站在歐洲賽場的中國車手,所以他才會這么支持你。”

    很多時候,只有同為車手,才知道背后的艱難,國內相比較拉力房車,方程式就如同一片沙漠一般荒涼。

    而張一飛,就是這片沙漠中唯一的幼苗,

    。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