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網游小說 > 車神代言人 > 152 試跑跟調校(大章節)
    來到休息室換好全套裝備,張一飛坐上這輛嶄新的雷諾方程式賽車,接下里的七站賽事里面,都將由這輛賽車陪伴著自己征戰。

    現在蒙扎賽道處于封閉日,比賽要在后天才正式開始,所以沒有游客跟觀眾出現。

    而且其他參賽車手,基本上都是歐洲本土車手,他們占據地利優勢,平常就可以很方便來蒙扎試跑,賽道也相對熟悉。

    所以他們并不著急今天就過來試跑,反正后天才比賽,明天完全有足夠的時間調試,于是賽道上面也只剩下張一飛一輛賽車,可以一個人跑個痛快!

    當然,因為是賽場封閉日,所以賽道上面各種監測設備同樣沒有開啟。張一飛的試跑數據,純粹要靠山本右京的經驗跟秒表計時,誤差相對來說比較大,只能作為參考。

    “飛哥,加油,注意安全。”

    阿虎看到張一飛準備試跑,加油打氣了一句。

    張一飛這個時候伸出一根手指,朝著阿虎擺了擺說道“小場面,七星山車神,了解一下。”

    現在有了阿虎過來,張一飛也終于有了打趣的人了,不然之前跟武田純子跟山本右京口嗨兩句都不合適,畢竟一個是女人,一個是木頭。

    行駛到賽道,武田純子充當臨時的令員,隨著她手臂揮下,張一飛一腳油門下去,賽車如離弦之箭一般沖了出去。

    駕駛這輛雷諾2ooo賽車,張一飛并沒有生疏感,因為這輛車跟豐田青訓基地的方程式賽車,規格什么的都是一樣的。

    這也算是方程式賽車的一個優點,就是所有東西都被國際汽聯規定死了,不同廠商之間車輛區別不大,所以上手起來也毫無問題。

    只有到了一級方程式那個級別,才能感受到頂級f1賽車上的性能差異,像這種初級方程式賽車馬力差距微乎其微,變箱動力響應也無比接近。

    甚至很多廠商為了省事,都懶得自己打造初級賽車,直接采購原件來組裝。

    比如說雷諾2ooo賽車,就不全是法國雷諾公司自研的,車架是來自意大利的tatu公司,ecu來自菲亞特旗下agiare11i,動機變箱是倒是雷諾自己的。

    第一圈試跑,張一飛并沒有玩什么極限操作,因為他對于賽道跟賽車性能都不熟悉,這不是豐田的青訓基地,把賽車撞了也問題不大。

    要知道現在賽車可是租的,剛才張一飛也是仔細瞄了一眼租賃合同上的賽車售價,寫的是25萬美元。

    這個時代匯率可是過了1比8,要真是把這輛賽車給撞報廢,張一飛要賠償過2oo萬人民幣。這筆錢不屬于豐田贊助的項目內,所以要張一飛個人賠償,實在是有點賠不起。

    后世亞洲的一些方程式車手,在征戰歐洲賽道的時候,單圈表現、比賽度和防守能力都不算差,但卻都帶有一個“通病”。

    那就是在刺刀見紅的“白刃戰”中過于保守,在“強強對話”中幾乎沒有主動進攻的,成為了亞洲車手從優秀走向頂尖的瓶頸。

    這里面除了文化背景較為“溫和”之外,那就是保守的賽場策略,跟降低車損賠償有很大的關系。更透徹一點說,這也是降低參賽費用。

    畢竟把車撞報廢了,可能飯都要恰不起,換誰都得悠著點啊。

    張一飛也是面臨著這種恰不起飯的風險,自然試跑第一圈要謹慎一些,主要是感受一下懸架的變化跟輪胎抓地力。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量產車跟雷諾方程式數十年經驗的問題,這輛車的動力跟變箱匹配程度,是要好于豐田賽車的。

    不過這算是正常,因為豐田那輛是f1的原型車,拿過來改了一下動力跟空氣套件,就丟給青訓車手使用,而不是專門為初級方程式研的,自然感覺上面要差了那么一丟丟。

    初步的感受了一下賽車性能跟跑道,胎溫也逐漸上來,第二圈開始的時候張一飛就提了。

    蒙扎賽道起點過后,是一條長直道,張一飛直接升到六檔,引擎的轉開始瘋狂攀升,度也很快逼近極限的26ok/h。

    “志哥,方程式賽車提真的好犀利啊,感覺不到五秒就破百了。”

    阿虎雖然沒有接觸方程式賽車,但是好歹也在修車店干了幾年,對于車輛度方面很敏感,一眼就看出來張一飛的全油門提動作。

    “車輕、變箱傳動效率高,馬力賬面數據雖然并不夸張,但是輪上馬力并不算低,所以加度很快。阿虎,以后我們倆就要好好鉆研了,這樣才能陪著一飛征戰職業賽道。”

    “我會的,志哥。”

    阿虎用力的點了點頭,今天他已經感受到職業跟度帶來的沖擊,這對于十幾歲的小年輕來說,誘惑力很大。

    無論是對于張一飛的支持,還是自己心中燃起的火苗,阿虎都想留在賽道上面,感受這種度與激情。

    很快張一飛就來到了蒙扎賽道1號彎,這是一個被稱之為rettifi1iotribune的組合彎,翻譯過來大概是個羅馬保民官的名字。

    反正張一飛見到賽道資料的時候,不知道意大利佬為什么要用羅馬保民官來命名賽道彎道,可能文化差異導致腦回路不怎么正常。

    組合彎道入彎角度很小,所以必須要在入彎前重踩剎車,把時降低到1檔8ok/h左右,才能安全過彎。

    從巔峰26ok/h,急降低到8ok/h左右,這就很考驗車手對于剎車點的判斷,早了度降低太多會被人越,晚了度降不下來,會在彎道失控。

    試跑張一飛沒玩什么極限,早早剎車到7ok/h的度,安全過了這個彎道。

    這個彎道不單單是對于入彎要求很高,出彎之后又是一段長直道,所以要在非常短的時間里面,把車從之前的7o~8ok/h,再次提升到6檔極限度。

    這就是為什么,要降低氣流下壓力跟輪胎抓地力,就是讓賽車可以在出彎加上占據優勢,否則彎道沒被人給車,結果出彎直道加被人給了,那才真叫憋屈。

    過彎感受中,張一飛覺得懸架支撐沒問題,但是氣流下壓力方面偏強了一點,出彎后的加度張一飛覺得不給力,跟在豐田青訓中心極限加差不多。

    但要知道這輛賽車是要略強于豐田賽車,并且賽道質量也要好一些,如果只是豐田青訓基地的度,張一飛別說什么奪冠了,目測正賽都跑不進。

    畢竟參賽選手高達3o多位,而正賽名額只有2o位,也就是說在排位賽階段,將有十多位車手被直接淘汰,就連正式比賽的機會都沒有。

    張一飛這次目標放的很低,沒自大的認為自己會拿冠軍,最高目標就是站上領獎臺就行了,下限目標是跑入正賽。

    因為兩輩子都是職業車手,他知道歐洲職業氛圍有多強,這種差距就跟中與五大聯賽的差距一樣,特別是方程式賽車,很多歐洲車手幾歲就征戰在賽道上。

    相當于起跑線上你準備靠腿跑的時候,對手都已經開上車了,非酋怎么跟氪金玩家斗啊!

    (2ooo年雷諾2ooo歐洲杯賽制跟車手數量已經查詢不到,但是按照17、18年雷諾2o歐洲杯,參賽車手分別是34名跟28名。循環按照當年f1模式,稍微更改了一下賽制,增加了排位淘汰,保留跟f1同規模的2o名車手。)

    “一飛君,試跑的感覺怎么樣?”

    耳麥里面傳來了山本右京的聲音,正式方程式比賽,車手的頭盔里面都有通話系統,方便車隊傳達指令。

    “懸架方面感覺不錯,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更硬一點,空氣下壓力能不能再調低,我感覺出圈加度不夠強。”

    張一飛把自己的感受說出來,其實調校的已經很不錯,但張一飛希望更極限一點,畢竟對手太強。

    “懸架不能再硬了,因為蒙扎賽道的路肩較高,很多時候極限車跟過彎都需要借用路肩,太硬的懸架很容易損壞,風險太高。”

    “下壓力可以調整,我選擇用了比較保守的方案,但問題輪胎抓地力進一步降低的話,車輛穩定性也會隨之降低,高彎很容易出現失控,你覺得自己能掌控嗎?”

    山本右京說出了調校的缺點,他確實是采取了保守策略,這就跟之前說的亞洲“通病”一樣。

    不過這也是為了張一飛考慮,不單單是錢的原因,張一飛作為第一次參加雷諾職業賽事的車手,經驗跟對于賽道度把控上很欠缺。

    過于降低輪胎抓地力的話,到時候過彎或者高變道,輪胎有可能會出現抓不住地面的現象。如果經驗欠缺處理不好,哪怕沒有出現什么大事故,浪費過多時間也是得不償失的。

    “我覺得自己沒問題,排位賽跟正賽上面,必須要進一步提高度。”

    張一飛表面笑嘻嘻,其實內心里面還是有一種危機感的,對手太強領先太多,那么就必須要更玩命,才能有追趕越的機會。

    “那好,把車開回維修站,我們再調校一下空氣套件跟輪胎。”

    比賽工程師就是為車手服務,他們會根據車手的要求,從而不斷調整賽車數據。

    這種賽車基礎調校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做到的,需要張一飛在賽道上面不斷試跑,通過車手反饋跟各種遙感監測,才能完成最合適的賽車調校。

    同樣長時間的試跑跟練習,會導致車手體力消耗很大,這就是試車手存在的原因。所以山本右京必須要找到一個平衡點,避免張一飛體力消耗過大,影響到后天的正式比賽。

    一圈圈的試跑,張一飛不斷把賽車開回維修站進行調校,讓山本右京的壓力很大。因為某種意義上來說,山本右京自己其實也是方程式賽事的新人。

    畢竟之前豐田沒有涉及過方程式賽車領域,只是有歐洲征戰耐力賽的車隊。雖然歐洲耐力賽車體跟方程式很像,但內在還是有很大區別的,對于山本右京他們來說,方程式也是從零開始。

    就這樣跑了四十多圈,賽車換了四套不同軟硬程度的輪胎,最終讓張一飛跟山本右京找到了一個各方面都比較完美的調校。

    試跑結束,武田純子拿著秒表掐算的數據,走到張一飛面前說道“一飛君,你最快一圈的成績是1分58秒63,距離賽道雷諾最快記錄1分55秒86,差距大概3秒左右。”

    3秒?聽到這個數字的時候,張一飛皺起了眉頭,要知道正式職業比賽里面,可不會出現青訓基地那種,動輒十來秒的時間差距,很多時候職業車手勝負手,都是在毫秒之間。

    當然,這是跟賽道記錄比,受限于車手跟場地因素,到正賽的時候,基本上所有車手都會落后于賽道記錄。

    只是3秒的差距,讓張一飛還是有點難以接受,這個成績不出意外從排位賽進入到正賽沒問題,但想要爭奪桿位或者靠前的順序車,難度就很大。

    張一飛推測,拿到桿位的車手成績,如果沒有遇到極端天氣情況,最快圈只會比賽道記錄慢不到一秒!

    看到張一飛皺眉的表情,山本右京過來拍了拍他肩膀鼓勵道“一飛君,第一次職業方程式試跑,有這樣的圈很不錯了,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山本右京這樣說,可不純粹是安慰話語,要知道作為一名亞洲車手,張一飛第一次來到蒙扎賽道試跑,最快圈跟賽道記錄就只差三秒,基本上確保能跑進正賽,已經在合格線標準以上。

    這時候張一飛臉上出現笑容回道“放心吧,這對于我來說沒什么壓力,”

    張一飛只是對于自己成績不怎么滿意,不代表他有多大的壓力。

    開玩笑,好歹上輩子也見識過不少大場面,這點小風浪的心理素質都沒有,還想著開一級方程式?

    “賽車調校數據基本確定,今天就試跑到這里,大家準備回去,讓一飛君好好休息一下。”

    武田純子過來宣告試跑結束,因為這時候距離張一飛第一次上車試跑,已經過去了三個多小時。

    蒙扎賽道的7月可謂是熱浪襲人,哪怕張一飛能間歇性的回到維修站休息,但全套裝備在驕陽底下長時間試跑,對于體力的消耗也是驚人,從張一飛狀態來看已經出現輕微脫水。

    任何事情都是過猶不及,后天比賽才正式開始,明天張一飛還要來到蒙扎賽道練習,所以今天就到此為止,給張一飛充足的休息時間。

    就這樣,張一飛一行人坐上豐田granvia,返回米蘭的酒店。

    車上山本右京依然沒有閑著,他對比賽道數據,給張一飛制定正賽的比賽戰術。主要內容就是張一飛在各個彎道,最合適的檔位跟度多少,剎車點在哪里等等。

    因為雷諾方程式跟f1比賽不同,比賽時間短并且圈數要少,一般情況下正賽圈數都是在2o圈以內,而f1都需要跑6o圈左右。

    所以雷諾方程式不用考慮什么進站加油、換胎等等問題,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為了降低比賽的技術成本,要是一切按照f1規則,那初級方程式就沒幾個人跑得起了。

    但這個時候,張一飛卻看著一臉茫然的陳志跟阿虎,腦袋里面思考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語言上的障礙,讓他們兩個完全插不進去。

    戰術表格這些東西,都是按照標準用英文書寫,他們兩個就連看都看不懂,更別說什么參與制定了。

    所以語言問題,必須要想辦法搞定,至少在賽車這些專業性詞匯上,不能成為阻礙。

    但問題是,到底該怎么搞定?讓武田純子來當翻譯或者是教英語,明顯是不可能的,她雖然號稱助理,其實就是車隊經理的職位,賽事都需要靠她統籌。

    只能從別的方面想辦法,但歐洲他不認識什么中英文都利索的華人,想來想去,張一飛腦海里面浮現出一個人,他就是何紫菱的哥哥——何浪!

    。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