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網游小說 > 車神代言人 > 091 元朗車隊(求推薦)
    港島這座城市,其實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移民城市都不過分,絕大多數港島人都是近百年來到這里的。

    但港島依然有著一批原住民,這些人大多數是在新界跟元朗地區,甚至在21世紀,這里還保持著“鄉賢”制度,哪怕就是黑社會,都跟港島其他地方不怎么相容。

    所以港島其他地方認為元朗是“鄉下人”,同樣的這些原住民,認為其他移民是外地佬或者北佬。并且因為宗族氛圍等原因,一般情況下還真是惹不起。

    張一飛也不是那種愣頭青,什么時候改進退都是知道的,只不過這小子實在有點太不要臉,賽車輸了要低調點賴賬就算了,居然比贏得還要囂張。

    “再問你一句,是不是輸不起?”

    張一飛語氣冷漠的又說了一句,沒有打算咽下這口氣。

    看到張一飛不給臺階,爛仔明也是有點上頭,但他終究還是不敢坦然承認自己輸不起。

    沒規矩不成方圓,哪怕就是地下賽車,也是有著一套自己的規矩,賽車輸了其實沒關系,因為輸贏在地下賽車里面太正常了。但輸了還不認賬,這就是地下車手最鄙視的行為之一,一旦傳出去,爛仔明的口碑就真全爛了。

    所以他才想用自己的身份,來壓迫張一飛主動放棄賭約,結果沒想到對方不給這個面子。

    “小子,別得寸進尺,”

    整條荃錦公路十來公里,要真是蛙跳一路,起碼得在床上躺半個月才能恢復,爛仔明當然輸不起。

    看到張一飛還要堅持,齙牙全也有點著急了,繼續勸說道“飛哥,算了,元朗車隊不好惹,而且他們還有殺手牌,玩明的玩陰的,都很難玩過他們。”

    “什么殺手牌?”

    張一飛隨口反問了一句,玩陰的他還可能有點虛,玩明的張一飛還真不怕誰。

    “灣仔車神,他現在是元朗車隊的人。”

    灣仔車神?張一飛沒聽說過這人,同樣他也不在乎對方有什么灣仔車神,自己還是七星山車神呢,這種地區性私自封的車神名號真的不值錢。

    “沒關系,就叫灣仔車神來找我好了。”

    張一飛淡淡一笑,然后繼續看著爛仔明說道“最后問一遍,是不是輸不起?”

    這時候張一飛已經不打算跟對方廢話了,輸不起很簡單,打一頓就老實了。

    管他在元朗有多大勢力,只要現在他是一個人,張一飛就有信心把爛仔明給按在地上摩擦。更重要一點,現在都99年了,社會主義的鐵拳下在還跟自己玩什么港島b社會這套?

    爛仔明雙眼死死的盯著張一飛,他完全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十幾歲的小子,居然自己硬是沒嚇住,而且從來沒有流露過任何強撐著的痕跡。

    認輸還是賴賬,這兩個想法在爛仔明腦海里面不斷徘徊著,如果今天是張一飛一個人的話,那么答案就很明顯,但今天還有其他幾個港島車手在場,這事情要是傳出去,他爛仔明以后都沒臉混這個圈子,除非這輩子不出元朗賽車了。

    哪怕就是不服氣要事后報復,也只能玩陰的,明著賴賬算是壞規矩,大佬都不一定會幫自己。

    “好,夠狠小子,今天這筆賬我記下,有種下次繼續來荃錦公路。”

    說完爛仔明就轉身下蹲,準備蛙跳下山,當然,至于到底會不會下山就沒人知道了,反正張一飛沒興趣跟著走十來公里,以爛仔明的人品,能跳一公里都不錯了。

    “不用下次,過幾天我就會來荃錦公路。”

    張一飛毫不畏懼的回了一句,絲毫沒在意這個威脅。

    就這樣,看著爛仔明一跳一跳的走遠,齙牙全卻有點憂心忡忡的說道“飛哥,爛仔明這人很小心眼,今天丟了面子,肯定會找你報復的。”

    不管自己真的是不是對方偶像,這個齙牙全今晚上也算是幫自己許多,所以張一飛笑著拍了他肩膀說道“我不怕他報復,放心。”

    說完之后,張一飛就轉身上車,他還打算再跑一圈下山路,因為目前山道主流還是下山跑法。

    看著三菱evo的尾燈消失在視野之中,齙牙全用著崇拜的語氣感慨一聲“不愧是新人王,完全看不出那種十幾歲的嫩雀慌張,太沉穩淡定了!”

    “是啊,我剛才還以為他會怕了爛仔明,結果沒想到扛到底了。”

    “對了齙牙全,飛哥說他幾天后會再來,真的假的啊?”

    “應該是真的吧,我聽到風頭說天成哥要跟飛哥跑一場,他這么晚來到荃錦公路,應該地點就是這里了。”

    “那太好了,這幾天,我就天天晚上守在這里。”

    “我也是!”

    包括齙牙全在內,幾個新界的山道車手語氣中都充滿幸福,他們有機會能近距離看到粵省今年新人王的實力了。

    張一飛開著三菱evo下山,沒開出多遠就看到了路邊的爛仔明,這小子壓根就沒跳幾下,相反還點了根煙慢悠悠的站在路邊晃蕩。

    不過張一飛也沒有下車去挑釁,真把對方逼的狗急跳墻不講規矩,那張一飛還真沒什么好辦法,總不可能跟謝天成的比賽放鴿子吧。

    就這樣,張一飛一邊記錄著,一邊把荃錦公路又跑了一遍。跟街頭不同,山道的極限在張一飛可控范圍之內,而且不用太擔心影響到第三方路人,所以沒有街頭那么慎重。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周末,張一飛中午就接到了謝天成的電話,提醒他晚上去荃錦公路。

    對于晚上的這一場賽車,謝天成可以說等待已久,甚至隨著張一飛越來越知名,謝天成內心里面的戰斗也就越強。

    真正的高手,永遠都是期待著跟高手對決,而不是一味的虐菜。就好比張一飛對于垃圾級別的車手完全沒興趣,哪怕對方挑釁他也能忍,只有到了實在是忍無可忍的地步,他才會出手教訓。

    謝天成要跟張一飛跑一場的消息,也隨著時間擴散到整個港島地下圈子。跟上次港島地下賽車聚會不同,張一飛碾壓了林少,加上拿到了粵省新人王頭銜,已經讓他晉升到一流地下車手的層次。

    而且虛歲十七歲的年齡加上高中生的身份,更是可以產生無數的話題,讓人引好奇。

    所以周末晚上,有過五十臺跑車往著荃錦公路方向趕去,他們都想要見證一下今晚的盛況。

    不過今天的荃錦公路還出現了一位東道主,它就是元朗車隊,隊長k哥面色不善的停在大帽山路口,旁邊有著他細佬爛仔明,還有一位剃著平頭,身穿一件灰色夾克的男人。

    只是現場的主角并不是站在中心的k哥,基本上到場的車手,都是把目光放在了灰色夾克男人身上,眼神中有著崇拜、敬仰、羨慕,他就是港島地下賽車最強的男人——灣仔車神!

    。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