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網游小說 > 車神代言人 > 047 不配玩命(求推薦)
    港島公主道全長只有四公里,加上紅磡海底隧道的距離,不過也就是六公里距離,張一飛很快行駛到了紅磡海底隧道的前段紅磡繞道。

    這段道路很像是內地進出高速的匝道,有著一個相對比較大的彎度。恰恰是因為彎度的存在,所以一般車輛到這里時候都會減速,導致車輛通過效率降低,這算是跑公主道非常要注意的一個地段了。

    張一飛看到了前方車輛變多,開始輕點剎車減緩了速度,從最高接近220k/h的極速,降低到了現在的150k/h。但這個速度依然非常的夸張,周圍那些普通家用車,都搖下了車窗看著張一飛的300zx疾馳而過,要知道哪怕就是經常看到賽車的公主道,這種速度的飆車也很少見。

    進入到紅磡繞道之前,林少差不多被張一飛給甩開接近三十米了,短短幾分鐘時間被甩開三十米,這要是一般街頭對決,估計就松油門表示認輸,因為雙方的差距實在很明顯,沒有跑下去的必要。

    這也算是街頭賽車的一個常見現象,那就是隨時遇到都能跑,也可以隨時結束比賽,慢者服輸,沒什么好掙扎的。只是林少認真來說,也就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年少輕狂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就是不服輸,特別是這么多人見證的情況下,

    所以林少這個時候車速沒有降低,他在張一飛降低到150k/h的時候,依然保持著差不多180k/h的速度。而且隨著彎度的加大,跟尾翼帶來的空氣下壓力降低,林少在左右變道超車的時候,輪胎已經開始出現了打滑的“滋滋”聲音。

    這種情況代表著輪胎已經在失去抓地力的邊緣了,也幸虧林少開的是一輛法拉利超跑,有著足夠低趴的車身姿態,否則就他這樣大幅度切方向盤變道,換別的車早就翻了。

    “林少打算跟你玩命了。”

    副駕駛的謝天成開口提醒了一句,因為他從后視鏡看到了后車法拉利正在接近,要知道這條街道謝天成經常跑,對于這種車流量情況下,車輛極速應該多少心里有數。

    張一飛150k/h的速度,基本上已經算是接近極限了,要是換做自己來開,估計也就是這個速度。這并不是說張一飛不夠強,而是第一次跑一條不熟悉的賽道,能跟謝天成這種地頭蛇差不多速度,已經算是非常夸張了。

    “玩命,他還不夠格。”

    張一飛很是冷漠的回了一句,然后直接一腳油門下去,日產300zx瞬間提速,剛剛降到150的時速表,再次快速的攀升。

    見到張一飛這個舉動,副駕駛的謝天成都下意識的抓住了扶手,他本以為自己提醒會讓張一飛警慎,結果沒有想到這家伙更加瘋狂起來了,一場普通的街頭賽車而已,他真打算跟對方一起玩命?

    張一飛并不是想玩命,或者說就算是玩命,也不是林少這種層次的對手能跟他玩的。他之所以這么做,就是不想給林少任何追上自己的錯覺。因為越是讓林少的距離拉近,這家伙心里面那種勝負就更強烈,認為自己只要再快一點就能超越。

    這也是人的一種比較心理,你永遠只會嫉妒比自己強不了多少的人,一旦拉開的質的差距,嫉妒心理也就減弱許多,甚至轉向崇拜。就好比鄰居比自己有錢可能眼紅,但是有錢到馬云這個層次了,估計沒幾個人會為自己追不上馬云而痛苦。

    他就是要徹底的碾壓林少,讓對方因為差距過大而放棄,而不是繼續做出危險駕駛舉動。怎么說他車上還坐著盧寧靜,哪怕不看僧面看佛面,張一飛也不想因為自己這一場賽車,讓盧叔的女兒出現什么意外,到時候很多事情就難以解釋清楚了。

    看著日產300zx再次加速,精準的找到了幾輛車的縫隙,劃了一個弧線開始切彎,后車的林少張大了嘴巴,簡直有點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

    “叼你老母啊,這大陸仔還敢加速過彎,真不怕死嗎!”

    林少用著一種絕望的語氣說出了這么一句,180k/h已經是他玩命的極限了,如果再快就不是玩命,而是送命了。但是前面這輛日產300zx,明顯速度已經超過了180k/h,這種速度下過紅磡繞道,他來港島跑了這半年多,從來都沒有車手敢這么做。

    以他從小職業培訓的見識來看,能在這種速度下還能精準找到切彎路線,并且完美規避了其他車輛,只有參加澳島格蘭披治賽車的那些職業選手,才擁有這個實力。

    但問題是叼你老母的,張一飛這個大陸仔只是個高三學生啊,自己八歲就開始接觸卡丁車,后面更是有著頂級私教培訓,哪怕只是玩樂性質并沒有苦練,也絕對不是一般同齡人能達到的水準,大陸仔能有自己這條件?

    這個問題林少想不明白,但求生還是戰勝了他的賭氣心態,在過彎的時候他終于踩下剎車開始減速,只用著120k/h的速度,進入了紅磡海底隧道。

    透過后視鏡,張一飛看著后面法拉利開始減速,最終越來越遠消失在視野中,就代表著林少已經主動認輸,比賽結束了。

    “贏了,我就說那小子玩命不夠格吧,還是怕死啊。”

    張一飛也輕點剎車開始減速,同時嘴角說出一句玩笑話。

    聽到這句話,旁邊的謝天成簡直有點哭笑不得,剛才有那么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坐在了師父鈴木利男的車上。張一飛最后那瘋狂的加速,謝天成有一瞬間都瞄到碼表上的指針,直逼200的數字大關。就在他的印象中,港島街頭車手還沒有誰敢用這個速度,過午夜十二點的紅磡繞道。

    如果實在要挑戰一把極限,至少也要等到凌晨兩點,這樣車流量大為降低,難度系數就要減低很多了。

    “你到底跟盧寧平學了幾年,該不會從小就接觸職業培訓了吧?”

    謝天成那天在七星山上,也是見到過盧寧平的,跟之前沈東一樣,他也是猜測張一飛車技是跟盧寧平學的。現在來看張一飛已經有著職業水準了,這絕對不可能靠著野路子練出來的。

    “就我這天資聰慧還需要從小培訓?開玩笑,七星山車神名號可不是浪得虛名!”

    車技怎么來的,可謂是張一飛最大的秘密,所以他不想在這個問題上面糾纏,謊言總是多說多錯,所以他開始瞎扯淡了。

    對于張一飛這種滿嘴跑火車的行為,謝天成也算是見識過幾次習慣了,所以只能無奈一笑,心里面卻認定了這就是跟盧寧平有關系。

    。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