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諸天封神錄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完善體系
    送走這位北冥觀的道人,姜尚將孟還真、高子正和徐子靜叫進了書房。

    “這三波留下的使者中,孤得到了朝廷繡衣署的效忠。

    江南一地的繡衣署,被直接劃歸于孤,聽孤調遣。

    而倪克陽那邊想與孤結盟,但考慮到倪克陽頹勢已顯,天神教逐漸式微,因此孤拒絕了。

    另外道門的那位使節,屬于北冥觀中人。

    因為聞先生和黃先鋒他們皆是道門中人,所以孤不得不做一些妥協。

    因此孤欲在當初商討好的官制中,增添一個道宮體系。

    這道宮管轄捉妖拿怪,驅鬼除穢,鎮宅辟邪,科儀納俗,祈雨求風,丹符祛病之事,品階與官制同級,自有升遷體系。

    恰好這些之前也不涉及到我們討論的官制,只是將民間黎庶習俗規范化,然后將道門納入了官制體系之中。

    好處自然不少,至少我們將以前那些不受約束的道門修士納入到了我們的監管之下。

    而且層級分明后,恐怕道門的目光就是在如何保住自己的品級同時,向上爬一品。

    如此一來,也算去除了一大隱患,免得上躥下跳地扶龍庭。”

    姜尚侃侃而談。

    不過聽到姜尚的話,徐子靜他們卻紛紛皺起眉頭,沉思起來。

    “怎么?難道孤這步棋走錯了?”

    看到手下三位核心智囊都這副表情,姜尚心頭咯噔一下,有了不祥的預感。

    “主公這道宮體系不失為一種妙法,不過關于這種東西,涉及到的是方方面面的事,不是主公考慮的這么簡單。”

    徐子靜斟酌了一下,然后對姜尚說道。

    “比如,道宮該如何監管?”

    徐子靜盯著姜尚,問出一個問題。

    也不待姜尚回答,徐子靜就繼續說道:“讓普通的官吏來監管么?

    以隆興府為例,假若隆興府府尹治政之術無雙,但修為不強呢?

    此時府城級別的道宮宮主施法控制了隆興府府尹,欺上瞞下,無法無天,那該怎么處置?

    不交給官吏,由道宮自治,則久而久之,道宮不復朝廷所控,升遷出自上宮,則若主公后裔暗弱,可能導致道宮凌駕于皇權至上。

    故此等隱患,主公不可不察也。

    此僅一例,尚需斟酌手段控制,何況其他問題。”

    徐子靜說完之后,姜尚頓感無言。

    他想的是如何將道宮納于治下,然后為他所用,鞏固自己的統治。

    而徐子靜他們從制度本身出發,考慮的是萬世一體,能讓這道宮體系完全融入到朝廷治下,形成牽制。

    不能說誰對誰錯,只是一種初創制度,多多少少都要歷經時間的考驗,然后再不斷磨合。

    “是孤想當然了。

    還請三位先生多費些心力,與孤一同完善這道宮體系。

    然后在三月之后,于孤封地施行新的制度。”

    姜尚嘆了一口氣,對著徐子靜他們說道。

    “主公此法確實很妙,施行此法,利大于弊。

    主公立下大體框架,我們三個查漏補缺,應該能避免剛才子靜的問題。”

    高子正笑著圓場,然后繼續說道:“當然,這道宮制度究竟如何,還得看道門那邊具體是什么態度。

    另外,高某冒昧問一句主公,倘若我們與道門起了沖突,聞先生他們會助哪邊?”

    “我們若是與道門起了沖突,聞先生他們應該會站在我們這邊,不過到時候很可能出工不出力。”

    姜尚手指輕輕敲擊著書桌,有些不確定地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在道宮體系中多設職位,讓道宮宮主無法一家獨大。

    如此相互鉗制,則無憂其亂。

    對了,還可以規定,道宮宮主必須異地擔任,不得有在門派當地擔任道宮宮主之職。

    何況還可讓聞先生他們監督這道宮秩序,另設道宮執法隊伍,歸于聞先生他們調遣。

    一可降低當地門派借道宮宮主之位以權謀私,二可降低當地門派對道宮的影響與滲透,三可分化聞先生他們,讓聞先生他們與現有道門出現鴻溝。

    還有一些其他方式,臣暫時沒想到,容我們下去后細細思索,必不至于讓道宮為患。”

    高子正短短時間內,就提出了好幾條有效的建議,讓姜尚聽得連連點頭。

    “很好,那就辛苦三位先生,多替孤完善這個計劃。

    到時候一旦頒布,原則上大體內容就不得變更,只能微調其中關系。

    直至此法于世間難行,再度更易不遲。

    孤曾經在一孤本中讀過一句話——秦雖舊邦,其命維新(這方世界沒周朝,所以用秦)。

    世間無一朝不變之成法,時移世易,則法亦當有變。”

    姜尚笑著說道。

    “主公英明!”

    高子正對著姜尚說道,這句話半是真心半是恭維。

    待孟還真他們三個出去以后,姜尚又繼續處理了一些政務,方才離開署衙,回去繼續修煉那上清神雷。

    轉眼之間,距離姜尚的封侯大典,已經過了一個月。

    “主公,老夫與金鰲島十位道友去北冥觀看看,若主公這邊有事,立刻捏碎這枚符箓,老夫即刻趕回。”

    聞仲對姜尚請辭,同時帶著金鰲島十天君一道,去北冥觀。

    而羅宣則留下來保護姜尚,免得出現意外。

    “有聞先生過去看著也好,希望聞先生能在北冥觀一舉折服那些道門中人,這樣以后我們更方便管理。”

    姜尚對著聞仲說道。

    “主公放心,不會讓事情超出我們掌控的。”

    聞仲對姜尚鄭重地說道。

    沒過多久,黃天化也騎著玉麒麟走了過來。

    “師叔,闡教目前就只你我兩人,這北冥觀一行,不知師叔可有交待?”

    黃天化喚姜尚師叔的時候,就是只想與姜尚論私人關系。

    “師侄盡力而為便是,傳播闡教理念,埋下種子即可,不必爭一時之得失。”

    姜尚笑著鼓勵道。

    沒辦法,他對闡教的感情又不深,也只能用這種套話來勉勵勉勵黃天化了。

    “多謝師叔開導,師侄告退!”

    黃天化騎在玉麒麟上,騰空而去,方向自然是北冥觀。

    目送黃天化離去后,姜尚就將這件事放在了一邊,繼續處理著封地內的事。

    如今東河路雖說都被劃歸在他名下,但真正被他納入治下的,目前只有三府。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