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諸天封神錄 > 第一百零六章 縮地成寸
    聽到齊越的求饒聲,這風吼陣中不斷輪轉的百萬刀芒停了下來,遙指著齊越,不再攻擊。

    顯然董天君在猶豫,到底放不放這齊越一條生路。

    “你若真心投降,便不要抵抗,待貧道拿了你后,聽憑聞道友他們發落。

    到時候他們若是接納,你自然性命無憂。”

    董天君隨意舞動衣袖,那風吼陣中的三昧真火與先天罡風就再度分離,似乎剛才那焚燒一切的姿態都是幻覺。

    “封!”

    董天君掐動印決,化天地靈氣為符,朝著齊越打了過去。

    這道符箓乃截教秘傳,用來封印一位煉虛合道修士的修為,易如反掌。

    “疾!”

    待到董天君施法打出符箓時,齊越驟然翻臉,不知從何處喚出一套金光短劍。

    這批金光短劍速度極快,劍刃之上遍布鋒銳之氣,此番突襲,顯然是想陰死董天君。

    “呦呦!”

    董天君座下神鹿輕聲鳴叫,一道仙光自這神鹿腳下騰起,將它自身和董天君一起護在仙光之內。

    “找死!”

    齊越的那套金光劍勝在足夠鋒銳,而且成套配置。

    若是換成劍仙來用,這套金光劍的威力說不定能翻十倍不止。

    在齊越手中,卻淪為了偷襲的法寶。

    關鍵是這金光劍被那仙光所阻,沒有讓董天君受到半點損傷。

    但齊越這般態度,卻讓董天君出奇憤怒。

    先天罡風再度出現,而且被董天君全力催動,讓齊越面色蒼白不已。

    此刻齊越心頭懊悔不已,他剛才本就被風吼陣震懾住了,結果看到董天君老實可欺,又臨時變了卦。

    沒想到這次臨時變卦,徹底惹怒了董天君這老實人。

    先天罡風起,三昧真火生,百萬刀芒現,三者合一,足以逆凡斬仙!

    “道友,剛才是齊某鬼迷心竅,還望道友仁德,再給齊某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齊越被三昧真火燒得狼狽不堪,不過他的庚金神體也確實不凡,此番求饒的聲音聽起來依舊中氣十足。

    然而董天君的怒火正盛,哪還會再給他機會!

    那百萬刀芒來回穿梭,帶走了齊越體內不少庚金之氣。

    在董天君的操縱下,這百萬刀芒逐漸合成了一柄仿佛可以割破蒼穹的刀型法寶。

    那齊越的庚金神體本就被三昧真火燒得有變軟的趨勢,結果這把巨刃出現后,化作一道流光,將齊越一刀兩斷!

    刀氣殘存,阻止著齊越庚金神體的愈合。

    而庚金神體被破,不再是無漏之身。

    不消片刻,齊越就被三昧真火生生燒成了灰燼。

    先天罡風刮過,齊越徹底消散在天地之間。

    哪怕滅掉了齊越,董天君的面色依舊陰沉。

    “董道友,你這剛一現世,就搶貧道的出手機會,端的不為人子!”

    天絕陣主秦天君笑著說道,卻沒問董天君交手結果,顯然對董天君的風吼陣頗為自信。

    “早知道剛才就讓秦道兄去交手了,那等品性低劣的人,殺了他都怒氣難消,簡直臟了我的風吼陣!”

    董天君回到大廳內,沉著臉說道。

    “兵不厭詐,董道友以后還是多留個心眼為妙。”

    風吼陣中充斥著先天罡風與三昧真火,哪怕聞仲這等仙道修士都輕易窺探不得。

    因此風吼陣中到底是個什么交戰場景,聞仲并不知曉。

    然而聽到董天君的話后,聞仲立刻了然。

    這金鰲島十天君中,除了落魂陣陣主姚天君要放得下臉面一點,其他幾位都是自持身份的修士。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恐怕董天君就當了回君子,被小人惡心了一回,以致于滅了對方還不解恨。

    “其他事以后再說,快來與我等一道見過主公!”

    地烈陣陣主趙江不由分說,拉著董天君就走向姜尚。

    聞仲見狀,連忙跟了上去。

    “此人何德何能,居然能讓你們稱他一聲主公?”

    董天君本就余怒未消,此番又聽到莫名其妙多出一位主公,心頭怒火直接遷移到了姜尚身上。

    “姜某德性淺薄,讓董天君見笑了。”

    面對董天君的不屑,姜尚臉上的笑容并未變過,仿佛看不懂那鄙夷的目光一般。

    “董道友,你我能于此世復生,皆賴主公之力,救命之恩不得不報!

    而且主公乃天定的封神榜之主,手持打神鞭,管理諸神,是應有之義。

    聞道友、鄧辛張陶、龐劉茍畢、吉立余慶等諸位道友皆奉其為主,我們雷部諸神向來同進同退,難道你今日復生,就要背棄我們不成?”

    秦完皺著眉頭,有些嚴厲地對董天君說道。

    “秦道友,我又沒說不認主公?”

    董天君有些委屈,然后掉過頭來,不情不愿地對姜尚說道:“參見主公。”

    “董天君客氣,以后姜某還得靠天君多多扶持才是!”

    姜尚心頭高興不已,這秦完秦天君的話,說得他心花怒放。

    不錯,他姜尚就是天生的封神榜之主,管理諸神,是應有之義!

    至于董天君那不甘不愿的神情,自然被他忽略了。

    不論如何,聞仲這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都已經臣服于他,而金鰲島十天君之首的秦天君也認他為主,董天君這種重義之輩,等閑是不會叛他的。

    “呂道友,齊道友就這么死了?”

    隆興府府城外,那座山丘之上,另一位留下來觀望的修士難以置信地問起呂姓修士來。

    “齊道友仗著庚金神體無堅不摧又刀槍不入的特性,橫行無忌。

    豈不聞瓦罐不離井邊破,將軍難免陣前亡!

    他的這種性格,就決定了遲早會發生這種事。

    哪怕他兩百多年前躲過了那場大儒追殺的死劫,也躲不過這次的劫難。

    林道友,修行即修心!

    唯有斬斷擾亂心緒的雜念,才能使得心性純一,如若赤子,上可體天心,下可煉己身。

    從而得天仙之悟,成神仙之體。

    今日你我當以齊道友為戒,警醒己身才是!”

    那呂姓修士開口對著林姓修士勸說起來。

    “停!你我所修之法不同,別用你們那套修行理論來影響我的道途!”

    林姓修士頗為嫌棄地捂住耳朵,急忙叫停,然后才說道。

    “罷了!”

    呂姓修士搖了搖頭,朝隆興府府城走去。

    “誒,你干什么去?”

    林姓修士連忙問道。

    “我去拜訪隆興府府尹,順便為齊道友收尸!”

    呂姓修士一步跨出,仿佛山河盡皆縮短一般,眨眼間就出現在了府城城門處。

    神通——縮地成寸!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