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諸天封神錄 > 第一百零五章 風吼陣顯威
    “里面的人聽著,趕緊把寶物交出來,憑你們這些廢物,可守不住至寶!

    齊某心慈,免得你們因無福消受而喪命。

    但若是執迷不悟,就休怪齊某大開殺戒了!”

    齊姓修士穩穩地立在空中,聲若洪鐘,這番警告讓整座城池都聽到了。

    謝府之中,謝安正苦苦等候京都的回信。

    姜尚府邸出現的那些異象他雖然也吃驚不已,但卻不敢妄動。

    畢竟在姜尚入主隆興府時,姜尚麾下的力量著實讓他忌憚。

    沒想到他們這些大小家族老老實實,不敢妄動,卻有姓齊的修士來找姜尚麻煩。

    “哼,好大的口氣!”

    董天君冷哼一聲,風吼陣徹底出現在齊姓修士周圍,將他困在了陣中。

    “想以陣法困住我齊越?哈哈,簡直癡心妄想!”

    “無法無天”齊越齊大魔頭?謝安有些吃驚,有些疑惑不解,不過想到齊越正在找姜尚麻煩,又有些快意。

    這齊越說來也是隆興府的傳奇人物,成名在三百年前。

    當初齊越只是隆興府府城內一小家族族長的私生子,族中下人雖不把他當回事,好歹還不敢欺負他,但他那些同族兄弟,卻對他極不友善,讓他飽受欺辱。

    后來也不知為何,他親生母親被正室杖斃,就連他也被齊家趕了出來。

    然而數十年后,齊越卻修得一身本領,刀槍不入,法寶難傷,殺性驚人,親手覆滅了齊家。

    當時隆興府一位儒修聽到他的惡名,想除掉這種六親不認的魔頭。

    結果不敵他一身庚金神通,被生生活剮。

    從此以后,齊越上了儒家黑名單。

    偏偏齊越也有本事,在儒家弟子的追殺下,修為反倒越來越高,最終讓他達到了煉虛合道境界,自號“無法無天”。

    在齊越進入煉虛合道后,儒家對他的追殺不了了之。

    然而齊越被追殺得久了,眼看儒家不找他麻煩了,他反倒不能平息心底怒氣,突襲了儒家的一處書院,盡屠其中的儒家弟子。

    傳言這件事惹得儒家動了真火,最終由幾位大儒聯手,用浩然正氣將他的寶體消磨,徹底化作飛灰。

    之后“無法無天”齊越的名頭漸漸消失在歲月里,被絕大多數人遺忘。

    要不是謝府對這些事跡有記載,謝安年輕時又偏愛讀這些地方志,恐怕還想不起“無法無天”齊越的名字。

    謝安從謝府中走了出來,然后躍到了一處離姜尚府邸不遠的房頂,幸災樂禍地準備看戲。

    然而謝安望過去,卻發現姜尚府邸上空灰蒙蒙一片,看不真切。

    那董天君布置好了風吼陣,騎著神鹿進入陣心位置,開始操縱起風吼陣來。

    風吼陣威力非同凡響,在封神之戰時更是名聲在外。

    雖然于此世人而言,這風吼陣乃是第一次現世,但位于風吼陣中的齊越,卻也不敢小覷了這大陣。

    盡管齊越對自己的庚金神體極為自信,認為自己寶軀刀槍不入,法寶難傷,但陷入這大陣之中,卻讓他心頭浮現出了危機感。

    這危機感比當初圍攻他的那幾位儒家大儒要弱上幾分,卻也足以讓他感覺到棘手。

    若是他一個不慎,很可能栽在這里。

    聽聞這隆興府府尹身邊多能人異士,也怪他自己太過自負,仗著自己的庚金神體,直接沖了進來。

    他連姜尚府邸異象到底是怎么產生的都不知道,只憑著猜測就來強行索寶,如今陷入這大陣之中,進退維谷,面色有些難看。

    “風吼陣中兵刃窩,

    暗藏玄妙布天羅。

    傷人哪怕神仙體,

    消盡筋骨血肉多。”

    董天君的聲音在這座風吼陣中四處飄蕩,清晰地傳入到齊越耳中。

    “藏頭露尾算什么本事,你若有本事,就撤了這陣法,我們真刀真槍地拼上一場!

    到時候我若輸了,任你們處置;你若輸了,就把寶物乖乖奉上!”

    齊越暗自戒備,體內的庚金遍布周身,讓他看起來如一尊金甲神將。

    “道友請了!貧道這風吼陣非比等閑,你且小心,否則化為齏粉,怨不得旁人!”

    董天君隱身在風吼陣陣心,在催動風吼陣罡風與三昧真火之前,還好意提醒了齊越一聲。

    “在這里!”

    齊越聽到董天君的話后,雙目神光一湛,以拳為兵,鋒利的庚金之氣帶著斬滅一切的意韻,朝風吼陣的某處打將過去。

    風起!

    先天之氣化作的罡風吹過,無孔不入,無物不蝕。

    齊越分明感覺到這股罡風刮過,他身上的庚金之氣在被無聲無息地消磨。

    以致于他要用庚金之氣護住己身,要花費比平常多出三倍的法力。

    不過只要他庚金神體不出問題,這些于他都是小事。

    不過在風吼陣中尋不到破解方法,他心中暗自估算,若是待的時間長了,這里又沒有恢復法力的空間,他有可能會法力耗盡而死。

    擺在他面前的,要么就是擊殺了風吼陣陣主董天君,要么就是尋得風吼陣破綻,然后強行闖出去。

    火涌!

    正在此時,風吼陣中突然多出一道烈火。

    這烈火一出,齊越雙目瞳孔緊縮!

    “三昧真火!”

    齊越與外面那姓呂的修士有幾分交情,對這道家的真火算得上熟悉。

    五行之中,相生相克。

    恰好他這庚金神體,就會被三昧真火所克。

    故而看到三昧真火后,齊越對這大陣的忌憚更濃了。

    三昧真火一出,火借風勢,風助火威,眨眼間這風吼陣就化作三昧真火火海,將齊越全方位地籠罩在三昧真火之中,不斷灼燒起來。

    不同于先天罡風那種全面的風蝕,三昧真火的威力從外相上來看,要霸道得多!

    原本齊越仗著那庚金神體,還有余暇思考破陣之事。

    現在被三昧真火不斷灼燒,齊越已經不再想破陣,而是在考慮要不要求饒。

    百萬刀芒現!

    在齊越一邊抵御三昧真火焚燒一邊思考得失時,風吼陣的火海之中,突兀地出現了百萬刀芒。

    這密密麻麻的刀芒在整個風吼陣中來回穿梭,讓齊越頭皮發麻。

    “還請道友收了陣法,齊某認輸,任憑處置!”

    一眨眼功夫,齊越身上已經被這刀芒擦過成千上萬次。

    與先天罡風和三昧真火不同,這些刀芒也是金氣所化,居然在擦著他肉身而過時,掠奪著他體內的庚金之氣。

    齊越心中大懼,在風吼陣威力初顯時,立刻出聲,想要投降。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