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諸天封神錄 > 第五十二章 問話
    “這種可能性雖大,但我們不能不設想他們傾巢而出的應對方案。”

    黃飛虎雖覺得姜尚說得在理,不過萬事皆有變數,若不以最壞的結果打算,到時候更會后悔莫及。

    “既然如此,不如將那道人再提審一遍,順道也讓天化他們一并聽聽。

    畢竟人多力量大,更何況集眾人之智,查漏補缺,總比我們獨自猜測要好些。”

    姜尚想了想,對著黃飛虎說道。

    “也罷,既然丞相有興趣再審一次,那就押他上來。”

    黃飛虎自無不可,因此開口喚了帳外親兵,讓其入內,傳其命令。

    須臾,黃天化寒著一張臉走了進來,對著姜尚拱了拱手,算是行了一禮,然后裝作沒看到黃飛虎,徑直選了個位置坐下。

    隨后聘他們也把營務交給了副手,迅速來到帥帳之中。

    “黃將軍,不知有何要事?”

    聘三人向來以他為首,當聘問完之后,三雙眼睛齊刷刷地看著黃飛虎。

    “天化在交戰時抓到一位道士,從他口中得到了一些消息,需要大家一起商討商討。

    丞相回來后,有意再審一次那道士,你們旁聽一下,看著給出一些建議。”

    黃飛虎話音剛落,就有兩個親兵押解著那道士走進帥帳。

    “將軍,俘虜帶到。”

    那兩親兵松開押解道人的雙手,朝黃飛虎行了一禮。

    “之前攻擊貴軍,多有得罪,不知諸位將軍要怎樣才能放我走?”

    那道人此刻蓬頭垢面,一身法力被黃天化徹底封禁,但眉宇間依舊有一股傲然之氣。

    “只要你認真回答我們的疑問,這些都好商量!”

    姜尚神情淡然地看著那道人,微笑著說道。

    那道人聞言,下意識地看向黃飛虎。

    “軍師有問,你回答便是。”

    黃飛虎說完之后,那道人果然松了一口氣,然后看向姜尚,等待姜尚發問。

    “不知道友道號及名姓?”

    姜尚不疾不徐地問道。

    “貧道青冥道人,俗姓游,單名玨。”

    那道人不假思索地回道。

    “道長師從何派?”

    姜尚繼續以剛才的語速問道。

    “慶安府游龍山北河劍派。”

    那道人回答得依舊從容。

    “我聽黃將軍所言,你是北河劍派當代行走?”

    “對!”

    “不知你為何會助倪克陽這反賊?”

    姜尚不信這道人看不出倪克陽只是為王先驅的人物,注定會敗亡的存在。

    “因為……我們北河劍派看好倪克陽奪取天下。”

    那道人稍作停頓,繼續說道。

    “哦,不知倪克陽有什么優勢被你們看中,我等洗耳恭聽!”

    姜尚對道人的回答不置可否,他至少有五成把握,這道人說謊了!

    “你們以為倪克陽是為王先驅?但你們不知道他背后到底有什么力量在支持!”

    那道人有些嘲弄地說道。

    “愿聞其詳!”

    姜尚與黃飛虎互看了一眼,然后微瞇著眼,若有若無地笑道。

    “哼,要說就說,你若再廢話,小爺直接廢了你!”

    黃天化一拍案幾,然后瞪著道人喝道。

    那道人看到黃天化發怒,瞳孔緊縮,顯然之前被黃天化擒拿,在他心中留下了陰影。

    “倪克陽得到了天神教的傳承,有那群被逐出神州的先天神靈庇佑,氣運磅礴,法力無邊,絕非這病入膏肓的大乾能敵。”

    道人談起天神教時,又懼又怕,畢竟那天神教可是由那些先天神靈一步步建立起來的。

    這次大乾王氣衰落,不足以鎮壓天下,所以那些先天神靈已經開始準備回歸這方世界了。

    甚至那些強大的先天神靈已經開始將自身的法力滲透回神州,引導著天下走向。

    “所以你們游龍山北河劍派徹底與倪克陽捆在一起,決定替那些先天神靈奔走了?”

    從青冥道人游玨的話里,姜尚聽出了緊迫感。

    現在封神榜本源微弱,在這仙道難成的世界里,他們還有爭奪天下的可能。

    但要是那些先天神靈回歸,那姜尚他們的實力恐怕并不占優。

    “只是我和兩位師叔加入而已,畢竟它們能不能回歸還不一定。

    我們之所以加入,也只是以防萬一罷了。”

    游玨苦笑一聲,顯然他也知道局勢。

    “以你估計,若是那些先神靈回歸,最少需要多長時間?”

    姜尚沉吟片刻,盯著游玨問道。

    “短則三年,長則十年。”

    游玨預估了一個數值,然后開口說道。

    三年!

    姜尚心頭一緊,三年時間里,他能修復封神榜本源,召喚出實力在仙道境界的神祇么?

    “道友一手幻術神通高深莫測,不知有沒有為我們所用的可能?”

    看到姜尚沉默起來,黃飛虎接過話頭,對著游玨問道。

    “身負師命,恕難從之!”

    游玨笑得有些凄苦,他知道這個答案很可能會葬送掉自己的性命。

    不過有些事明知道必死,依舊要堅持走下去。

    “天下爭龍,除了你們北河劍派,還有哪些門派已經派出行走了?”

    姜尚回過神來,繼續問道。

    “隱世門派中,至少有一半開始行動了。剩下那些也在觀望之中,隨時可能出山。

    畢竟大爭之世來臨,不僅可以借從龍之功,獲得綿延萬載的氣運。

    同樣大爭之世降臨,機緣無數,說不定就有人能夠突破,以一己之力橫壓天下。

    當然,那些野心勃勃之輩也不甘寂寞。

    大爭之世降臨,這一潭死水的天下,終究要波瀾壯闊了。”

    游玨說得興起,干脆一撩道袍,雙腿盤膝,跌坐在地,侃侃而談。

    “最后一個問題,如果不是與我們正面遭遇,你們原本的計劃是什么?”

    姜尚對游玨的行為頗為欣賞,因此并未阻止,繼續問道。

    “那姓聶的頭目說三元縣物資豐富,打下來后,足夠讓我們再度擴充實力。

    而且他說那三元縣城城郊的伏牛山中,疑似有異寶出世。

    對于擴充實力,我沒什么興趣。

    但對異寶,誰又不心動?”

    游玨笑著說道,仿佛在講與他無關的事。

    “來人,先送青冥道友下去休息,好生相待!”

    姜尚問完話后,立刻喚人進來,將游玨帶了下去。

    “你們怎么看?”

    姜尚問道。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