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修真小說 > 武俠之神級捕快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器量 (為其實不逍遙加更)
    “剛剛你說被一個瘋子傷到,是巨鯊幫的前幫主石堂吧,他的武功如何?”

    收斂心緒,項央忽而側過臉龐問道,眼中帶著興趣,蔣伯齡的武功很厲害,如果不是受傷,具體勝負仍未可知。

    如意天魔,連環八式的確無比可怕,三萬多刀,蔣伯齡絕不可能盡數接下。

    然而,他項央也不可能從第一刀一直砍到三萬多刀,這也是為何剛剛他認為自己還未修成此刀的原因。

    他的體魄,技藝,真氣操縱,對此門刀法細微的理解,等等方面,還有太多能加強的地方。

    “很強很強,他的出手很平凡,沒有什么驚天動地的強大招數,然而每一招,每一式都恰到好處,外加他修為無比精深,三十招后我被他打出內傷。”

    蔣伯齡眼中也露出一絲異色,沒有恐懼,反而帶著絲絲狂熱,他并非那種心胸狹隘,容不得比自己強的人,相反,他會從更強者身上吸取自己所沒有的特質。

    “而且我感覺得到,他的體內還有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如果釋放出來,一招足以秒殺我。

    我懷疑他已經破入先天,或者說半步先天,只是因為什么原因,境界并不圓滿,所以精神出現了問題。”

    項央點頭,這和他預測的一樣,石堂此人年歲不小,天資也非庸人,早已經是后天中的頂尖,絕對有底蘊沖擊先天。

    當然,先天后天,一步之遙,就是天地之差,這一關并沒有那么好過。

    “五枚月牙白玉,我查到的,只有姚飛花手中那一枚,不過還有一枚,在石堂的手上,交手時我看到了。

    盡管此人瘋瘋癲癲,但想要從他手上奪走那一枚玉佩,以你現在的武功只怕還不成。”

    蔣伯齡忽然又說道,粗豪的臉上帶著笑容和好奇,項央,你會如何做呢?

    “武功不是萬能的,強取不成,可以合作,只要他不是瘋的太厲害,應該還有的談,就像你我之間。

    而且如果真的集齊五枚月牙白玉,開啟了先天強者的傳承,我會給你拓印一份,算作今日你成全我的回禮。”

    左手并指緩緩摩擦碧璽刀,感受著刀鋒之利,項央微微一笑道。

    話中內容則讓蔣伯齡大吃一驚,面露不敢置信,隨即瞪大眼睛懷疑道,

    “先天武道無比珍貴,放到江湖上,簡直能掀起一場大仇殺,你舍得嗎?”

    江湖上凡有志在武道路上做出一番成就的人,無不對一門強大的武學心向往之,甚至為此出賣底線,殺戮重重也在所不惜。

    就像九陰真經,一出世就掀起重重波濤,最后由五絕在華山之巔論武,中神通技壓群雄,奪得此經書。

    甚至往后再數十年二十年,此門武功引起的紛爭依然不曾斷絕,五絕之一的歐陽鋒為此甚至瘋癲,可見一門高深武道的珍貴與魅力。

    蔣伯齡捫心自問,如果自己得到如此神功傳承,必然會獨吞,絕不容許他人染指,誰碰誰就要死,這才是常態。

    就算放到項央一身所學上,先天武道也是無比珍貴,能排在前列,就這么送出去,值得嗎?

    項央微微一笑,對他而言,元淮一的武道雖然珍貴,卻不是獨一無二,況且蔣伯齡如此配合,將月牙白玉送出,他投桃報李也是順應心意之舉。

    總有人把武功,神兵,等等看的十分重要,以為單靠一門武功或者神兵就能稱王稱霸,實則大謬。

    就拿他現在學習的如意天魔刀法來說,歷代修行者絕不少,然而真正練到巔峰的寥寥無幾,能夠將之化作神刀斬的更是只丁鵬一人。

    就像那句話說的,有些人縱使神刀在手,仍無法成為刀中之神,而丁鵬縱然手持木刀,刀神之名依然實至名歸。

    武功從來就是死的,而人才是活的。

    一門武功,不同的人修煉,總歸會有不同的威力,不同的表現,武功賦予人強大的力量,人賦予武功獨特的秉性。

    他曾經遇到過靈溪宗的吳宗明和他的師弟師妹,修煉一樣的根基武學,一樣的武功,前者武功高強,后者江湖三流,這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元淮一的武道厲害歸厲害,但對于項央而言,參考借鑒大于改換門庭修煉,既然如此,算不得獨一無二的根基武學,多一兩個人參悟又有何妨?

    自己該得到的,還是會得到,如果一味抱著我練不成,別人也休想練成的想法,終其一生成就也就那樣。

    項央曾經在四象門狂風快劍傳人封無涯的臉上刺下心胸狹窄四個字,那是對他武德器量的鄙視,他自己卻絕不希望成為那樣的人。

    而且不論蔣伯齡水賊身份,單單以今日接觸過的表現來看,項央很愿意和他結一個善緣。

    “沒有什么值不值得的,如果蔣家主能從那門武道上有所收獲,甚至修成先天,項某將不勝歡喜,因為又將多一個同道中人。

    況且神功并非輕授,最根本的原因還是蔣家主手持一枚月牙白玉,應得之物罷了。”

    項央彈指刀鳴,眉眼細長如遠山,笑意掛在嘴角,雖然還是先前的模樣,但在蔣伯齡眼中,身軀已經無限高大,讓人嘆為觀止,心內震撼。

    也許項央的武功還遠不及石堂那般厲害,然而他的心胸,器量,猶有過之,這樣的年輕人,天生就該成為一個攪動風云的蓋世豪杰。

    他也明白了,項央的人生也許有這樣那樣的奇遇,但能有今時今日的成就,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他這個人。

    因為遍數他見過的這么多高手,名宿,從沒有一個如項央這般帶給他如此大的震撼。

    “如果我成就先天,那么就會成為他的同道中人。

    這說明他的內心無比的堅定,他自信能破入先天。

    的確,以他現在的表現,他都做不到的話,天下就沒人能夠做到了。”

    “哈哈,好,那就多謝項兄弟了,希望有朝一日咱們還能再戰上一場,讓我看看那門刀法的極致該是什么樣子。”

    蔣伯齡第一次稱呼項央為項兄弟,而不是項捕快。

    如果真有那么一戰,應該也是在先天之后了。
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